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中時電子報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懷念明釗 編輯部製作
明釗是淡江大學盲生資源中心的系統工程師,也是重度肢障者,更有堅忍不拔的
精神和克服困難的毅力,堪稱身心障礙界的楷模。明釗走後,認識他的老師和同
事心痛不已,都希望為他做點什麼,我們僅以此單元表達對明釗無限的懷念,希
望他的好永遠存在我們心中。


●狂野的生命
文/彭淑青(曾與明釗就觀點和專業問題的探討上,有深入互動的同事)

日月金刀(「明釗」兩個字拆開來,就是「日月金刀」。同事間,私下有人這麼稱
呼他)有點冷底,有幾件事情和他做了比較多的接觸。

第一件事,是就讀研一時要做報告,我找了一個「很有自我意識的、不尋常的普
通人」作為報告的主角。其中為了幾張要登在上面的照片,我們有了一些討論。
我說,「班上會有一堆人看這個報告喔,你要我把照片放在上面嗎?」

「無所謂啊!」他說,認識他的人總知道他有那個一號表情,要笑不笑的。

「那,要不要打個馬賽克?」我秉持著要「保護個案」的倫理持續地問。

最後我們做成一個決議,那就是放個可愛討喜的蔬果去替代,結果這張相片讓班
上的同學笑了很久,覺得這個主角真是可愛,而他自己仍是冷冷地說「很好啊!」
(圖1)

圖1:做成南瓜形馬賽克的照片

圖1:做成南瓜形馬賽克的照片

還有一次,因為「日月金刀」要到一個機構去上課,但是因為沒有無障礙坡道,
他的輪椅上不去。聘僱方很急,「日月金刀」卻很平靜,但為了配合聘僱單位,
還是很合作地去接受無障礙坡道製作的現場評估。評估期間,審查老師與房東、
雇主討論許久,「日月金刀」與父親、母親站在另一邊;他說,最好的方法就是
「換人」,他對於該無障礙環境能否改善,就像對這個世界的態度一樣:「能調整
當然非常好,但是不想抱持期望。」他說,「這個環境就是這樣」。
所以,「日月金刀」是很冷底的人。

要製作無障礙網頁的時候,我去向他請益,叫他師父。他傾囊相受,關於如何把
別人家的網路一口氣抓下來,如何檢核無障礙的步驟、以及案例該怎麼寫,他是
鉅細靡遺的。我們兩在不同地點工作,需用MSN作為通訊,需要他協助的時候,
他就會在那裡,叫一聲「彭姐」,然後stand by;明明是我Call他,但我這邊忙
的時候他也不催你;一段時間後猛不其然丟個訊息給他,他又立即回應,我覺得
他仍在那裡stand by。

他真是很冷底啊,但為何又那麼地讓我感覺心裡頭溫暖呢。

如果你去看他的桌面(一拖拉庫同事學弟抓出來的娃娃),和他的部落格,就會
發現他的熱情與澎派,其實是非常豐潤的。在他的生活裡,和家人之間的聯繫相
當緊密,例如他的母親,謝媽媽。上工時,他們會一起出現、一起進餐…..總之,
旁人眼中,明釗是難以與家人分割的一個個體。但如果沒和他在網路上交過手的
人,則不會看到他的、真正的「個體」。

和時下的年輕人相同,使用網路是生活中與他人交流的一大部分,他也在網路中
呈現他「自己」的那一面。他那麼熱情又那麼抑阨自己,他覺得自己很ㄍㄧㄥ但
情感欲宣洩而不止,參與他的部落格,他寫的頻率雖不是很高,但每每看完,會
覺得有一種想要掙開束縛的張力,後來我把那感覺形容成「被黏在蜘蛛網上」,
總認為十分貼切。
所以,在我認識的明釗身上,是對這個環境呈現冷底、但自己的內在卻衝動不已
的人。就像他為自己切割了名字似的,日月金刀,活生生把自己丟到了武俠之中。
他領著一把劍,但不常出刀,然後他眼神冷竣地告訴你:「我的劍只是回應這個
世界的工具罷。」但實則他到底是多麼地熱情、以及多麼地冷淡的呢?

一個叫做石世明的心理師曾經形容一般人對生命的態度過份狂野,因為大口吃
飯、大口喝酒、追求刺激,把健康的身體與生理機能當成理所當然、視而不見。
這些剛好對於「日月金刀」是有限制的,但是他對自己想要突破的慾念,也像一
個大口吃飯、大口喝酒的人,我因此把他稱做是「過份狂野的生命」,還覺得這
形容用得真是道地。



●淡江校園,失去美麗的畫面
文/呂筱薇(明釗入院後,最常到醫院探望的同事兼好友,與明釗一家人的感
情最好)


四月十四號,下午兩點半。榮總16樓37床病房……

笑鬧聲從電視裡流洩而出,房裡與之呼應的是規律的儀器聲響及沈重的呼吸聲。
謝爸爸沈默地坐在桌前吃著早已過了時間的午餐,謝媽媽則是坐在床頭,一手拉
著原先是用橡膠皮帶固定在明釗頭上的氧氣罩,另一手輕撫著明釗的臉頰,在明
釗的耳邊跟他說話……

一個星期前醫生發現明釗血液中的含氧量不足,所以開始給予人工氧氣以維持血
液中含氧濃度的正常,不過由於連續幾天下來固定氧氣罩的橡膠皮帶一直緊緊地
勒住明釗的前額,造成血液流通不順暢,所以在明釗的額頭及鼻梁上毫不留情地
留下了大片的淤青。謝媽媽由於不忍心,所以跟家人以輪流的方式用雙手代替橡
膠皮帶,幫著明釗將維持生命穩定的氧氣罩穩當地固定在臉上……如同最初給予
明釗新生生命時的那種呵護與堅定。

明釗是在三月二十一日因為胸腔疼痛造成呼吸不順暢而住進榮總。最初覺得待疼
痛症狀解除即可返家,所以並沒有太驚動身邊的朋友、同事。這段期間我探望過
明釗幾次,他的精神狀況一如往昔,只有在看到護士拿著抽血的器具出現時才會
變得非常的不安(因為明釗抽血時只有大腿內側的大動脈血管可以順利的出血,
而那個部位的取血是非常非常疼痛的)。

這段期間打電話給明釗,電話接通時還是可以聽見他神清氣爽地說聲:「你好!」
家人怕他無聊還帶著電腦到醫院去播放電影幫明釗解悶(其實是想要讓他上網跟
大家聊天,不過後因病房沒有網路而作罷)。謝爸謝媽全天候在醫院陪伴,晚上
的時候兩人一個頭朝床頭、另一個頭朝床尾的睡在一張小小單人床上,陪著明釗。

只是沒有想到四月份開始明釗的身體狀況急轉直下,預定離院的日子變的遙遙無
期。明釗完全沒有食慾,身體日漸孱弱。有一天明釗對謝媽說:「這一關可能過
不了了。」謝媽媽知道明釗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是最清楚的,雖然感到不捨與傷痛,
但謝媽媽的心中開始有了準備。

謝爸爸將原先住在雙人病房的明釗轉到了空間較大、光線充足的單人病房;謝媽
媽每天幫明釗唱提祈福,希冀如果真的明釗會離開,那麼希望是沒有苦痛、沒有
掛礙。哥哥明勳與弟弟沿松每天下班之後一定會到醫院陪伴在明釗的身邊。並將
這近三十年來全家人從小到大共同出遊的照片拿到醫院陪著明釗一起回憶。

我翻閱著明釗家人的生活照,照片中的謝媽媽美麗年輕,穿著碎花小洋裝,望著
懷中的明釗笑得開懷。「這應當是明釗四歲的時候吧!」謝媽媽戴起老花眼鏡看
了照片對我說。照片中的明釗有著圓圓的臉蛋,垂涎地望著桌上的一盤烤雞翅露
出欣喜的笑容。還有一張照片是讓我印象深刻的。四歲的明釗坐在娃娃推車上,
後頭站著都比他高出半個身軀的哥哥跟弟弟,兄弟倆一人握住娃娃車一端的把
手,防止娃娃車在地上滑動。我知道,早在明釗四歲,或者更早以前,他的家人
就一直一直在他的身邊保護著他、陪伴著他了,即便是謝爸爸也是,雖然他沒有
出現在這些照片裡面,但那是因為他是那個為家人掌鏡留下回憶,並在背後默默
守護家人的人。

這一天,四月十四,在醫院,是最後一次聽到明釗喊我的名字。脫掉氧氣罩的明
釗,神智顯得格外清醒,他的聲音清楚卻沙啞。六天前的凌晨明釗病危,在那個
時刻他也是以這樣的聲音請哥哥弟弟要好好的孝順父母,並對家人說:「我真的
好愛你們。」

四月十六日凌晨一點半,在床上輾轉難眠的我突然聽到手機鈴聲響起,是謝媽
媽。我的心裡感到一陣恐懼,接起了電話。謝媽媽平靜地說:「明釗已經準備好
了……」明釗在睡夢中生命跡象逐漸轉弱,家人陪伴在明釗的身邊、徹夜為他唱
提祝禱。一直到早上七點鐘,明釗沒有再醒過來。在所有人的不捨與祝福中,沈
沈地睡去,不再痛苦,沒有掛礙。

現在的明釗長眠在古坑華山的「慈恩堂」,那裡青山翠巒環繞景致十分宜人。百
年之後,謝爸爸謝媽媽也會在這裡,繼續陪伴在明釗的身邊。

雖然明釗的生命只有短短的二十八年,但他卻過的比任何人都要來的精彩。一生
熱愛家人、熱愛朋友的明釗,留給大家的是他永遠積極正向的生命觀。雖然在淡
江再也看不到明釗坐著輪椅與謝媽媽在校園中散步,但是我們知道,這一個美麗
的畫面,以及明釗家人所凝聚出來的那份愛與堅定,永遠永遠讓我們難忘。

圖:明釗母子的輪椅親情,是淡江校園動人的圖畫,左為謝爸爸。
「慈恩堂」臨行,謝媽媽對明釗說:「你好好休息吧!」這是一個母親對摯愛的
孩子最深最深的祝福。而我也要祝福明釗,還有我所喜愛的明釗家人,永遠平安
喜樂、康健圓滿。

希冀,天上有人間,讓明釗可以聽見大家對他的祝福與想念;希冀,日月有更迭,
讓大家可以知道明釗的陪伴永遠隨行如影、如影隨行。



●他不是一般人,比一般人更堅強
文/蕭瑞祥(明釗研究所教授,影響他深遠的人生導師)

謝明釗是我指導的碩士研究生。記得三年多前,當謝媽媽帶明釗來研究室找我,
要請我指導他完成碩士學位時,我向明釗表示:「我當您是一般生,我也當是在
帶一般的研究生對待您,沒有特別待遇的」。話雖如此,對於指導身障生,尤其
像明釗這般肌肉萎縮症的身障生,我是一點經驗也沒有,心中還是會擔心不知如
何因應。不過在明釗堅定的態度,並一再表達願意以一般生身份接受指導下,雖
然心中尚有些疑慮,最後還是同意給彼此一次學習的機會。直到最近明釗過逝,
我到明釗家致意,與謝媽媽聊起明釗碩士班求學過程,才突然想起明釗在研究所
就讀期間,我竟然交付給他三個專案研究助理與及一年的實習課助教的工作,事
實上工作量比起我指導的一般研究生還要多,我真的把他當作是一般生磨練,就
沒聽他有過任何的抱怨。原則上,明釗是希望被當作是一般生的!


圖:明釗的大學生活既充實又精采
明釗士求學過程讓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執行專案期間需要用圖形表達一
個概念,明釗一開始用文字敘述方式表達,我很「直接」地打電話給他說:「你
為什麼不用圖形表達」?明釗回答:「我的電腦裡沒有繪圖工具軟體」。我就更直
接地告訴明釗:「怎麼可能?你沒有用過VISIO嗎?系辦有,你可以去借」。記
得當時明釗有點為難的答應了。天啊!我真的當他是一般生要求。當夜,突然一
想不對,明釗的手如何能「握」著滑鼠畫圖,他連打字都需要含著筷子敲打鍵盤,
我的要求真是太過份了,正盤算隔天一早要打個電話告訴他,繪圖的工作事我親
自處理較能符合客戶的要求。讓我萬分驚訝,甚至無法想像的是,當我打電話給
他時,明釗興奮地告訴我:「老師,我畫好了!我已經e-mail給您了」。當時對我
來說,真的非常慚愧,因為不得不承認我不一定做得到。明釗的堅強與學習態度,
是不輸給一般生的。

有一次在執行另一專案時,需要打電話到各個縣市政府訪談,對一般生可能是件
簡單的事,一邊撥電話、講電話;一邊錄音、紀錄,但是對明釗而言,就不是那
麼容易了。不過,這一次也是一樣,當我交代他這項工作時,明釗毫不猶豫地答
應,而且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完成電話訪談,交出連客戶都非常佩服的訪談紀
錄。明釗不是一般人,他比一般人更堅強更努力!

明釗知道我對他畢業時的期望與要求,希望他能將論文發表。雖然來不及在明釗
生前讓他知道,不過現在借這個機會告訴他:「您的論文已收錄在《2006淡江、
南開大學會計及管理學術研討會》論文集中,恭喜您,也辛苦您了」!

每當看到明釗坐著輪椅在校園中出現時,常開明釗玩笑:「不要飆車飆得太快」!
現在他在另一個我不懂的世界,若是有機會開車,同樣一句話:「不要飆車飆得
太快」!祝平安喜樂!



●側寫謝媽媽
文/顏淑女(曾在淡江大學服務,對明釗及謝媽媽協助特別多,是一個非常關
心身心障礙的好教官)

媒體不乏報導明釗克服重度殘障,完成學業的奮鬥事蹟,然而此時此刻想抒發內
心感受的對象卻是謝媽媽,幾度想說「謝媽媽,您卸下擔子了」,但是這句話卻
何其沉重,同是身為母親的我竟也不忍開口。

認識明釗,不如說是從認識紅色廂型車開始。服務淡江的最後一年,常見到一輛
紅色廂型車停在文館旁的停車場,記得我曾多次悄悄觀察駕車的中年婦人熟練的
從將行動不便坐在輪椅內的年輕人從車內推出,緩緩的推著他進商管大樓。進一
步交談則應該是我好奇的想知道就讀的科系開始吧(直覺認定不是我所屬的統計
系),印象中我是沒和明釗交談過,倒是樂觀健談的謝媽媽從「資管系」三個字
開啟與我的聯結,我甚至曾玩笑著對謝媽媽說「大一幾乎天天有課,天天看到你
及紅色廂型車,乾脆你也在淡江修課吧!」

後來多次在盲生資源中心看到他及謝媽媽的身影,他們漸漸也出現在協會的活
動,但因為工作在身,彼此來去匆匆,僅止於短言寒喧,直至去年在淡江城區部
辦理「日本在視障者重建服務的應用座談會」,謝媽媽母愛的光輝更進一步烙印
在我的心中。用餐時刻,謝媽媽耐心的餵食明釗用餐,細心的擦拭明釗嘴邊溢出
的湯汁、撿拾偶爾掉落的米粒,由動作可見謝媽媽的純熟,同時不見絲毫的埋怨
與不耐。這個畫面讓我動容許久,想起曾為了小孩不慎打落的湯汁而大發雷霆,
更曾因嘮叨著收拾家務而被小孩在學校聯絡簿向老師告狀為「最會嘮叨的母
親」,同樣為人母,謝謝媽更讓我學到「無私無求的付出」為何!

雖然慟明釗的離去,但對於在完成學業甚至掛心的國外報告後離開人世,甚至連
後事也都能在母親節前完成,我安慰謝媽媽:「孝順的明釗選了最佳的時機離
開」,縱有萬不捨,但仍要說「明釗,一路好走!」



●一個有魔力的同事
文/江敏雲(盲生資源中心同事,明釗生前的好朋友)

這是一段精采絕倫的人生,也是一個再溫柔不過的故事了!

一個讓母親讚不絕口的兒子。

一個擁有上百位網友、一個讓人願意全心全意地吐露心事的朋友。

…這就是他,我所認識的謝明釗。

閉上眼回憶明釗,有著一雙愛笑眼睛的他總能冷靜的分析一切;他的幽默讓我放
心地在他面前暢所欲言,當我情緒激動在他面前氣急敗壞的罵人,話不多的他,
只是用亮晶晶的眼睛看著我,嘴角微微一笑地說了句:乖,別生氣!往往,就這
麼終結了我的怒火、平息了我的不安。他,就是有這種特殊的魔力!

不能跑不能跳是只是身體的限制,明釗的心卻是無限自由,他規劃人生、釋放情
感;他做到的比我們所能做的多太多了。如果思想和心有翅膀,他鐵定比我們飛
得高、飛得遠。因為飛太高、飛太快,所以他先飛去另一個世界,以一種我們不
知道的方式,愉快的旅行;只是,在病床上依舊燦爛的笑容,讓我們對他多麼不
捨。

一句對家人的「我愛你們」,是故事的結局!被祝福圍繞的明釗在夢中沈沈睡去,
雖然萬般不捨、雖然到現在我們仍自私的想把他留在身邊,但是明釗為今生已然
劃下了美好的句點。喜歡旅行的他,現在在天堂長了翅膀,就可以輕而易舉的環
遊世界了。今後的路程,我相信一定就如同所有童話故事的結局般,…從此過著
幸福快樂的日子…

最後就在這美好的結局中,讓我借席慕容的一首〈渡口〉,送明釗踏上另一段未
知的旅程吧!

讓我與你握別
再輕輕抽出我的手
知道思念從此生根
浮雲白日 山川莊嚴溫柔

讓我與你握別
再輕輕抽出我的手
華年從此停頓
熱淚在心中匯成河流

是那樣萬般無奈的凝視
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
就把祝福別在襟上吧
而明日
明日又隔天涯



●我的思念我的愁 文/洪千惠(明釗的鄰座兼好友)

載滿乘客的火車從台北啟程。一路上,我聽歌、看報、吃零食、睡覺,迷迷糊糊
中,車廂裡的旅客上站、下站,來來去去,不曾停過。列車直向前駛,人也愈來
愈少,直至終點站,只剩寥寥幾人

小時候,住在隔壁的好玩伴搬到台北。從此,玩扮家家酒,我一人分飾多角,少
了樂趣;再長大點,疼愛我的外婆找外公享受2人世界。回鄉下老家,看不到佇
立門口滿臉皺紋的笑容跟我揮手。每當過年,期待收到厚厚紅包的喜悅,不見了;
成年時,身邊的朋友也享樂去。曾經,我們每天見面,抬頭就看見,感覺在身邊。
現在,前面空蕩蕩,心裡缺了份安全感

原來,從小我就一直被強迫學會接受「失落」與「失去」。這些年來,我還是學
不會平淡看待,因為,這滋味……真的不好受!

明釗走後,我的思念多,愁緒也多。



●認識一個人的時間有多長呢? 文/蔡洪玥(與明釗相識短暫,感受卻深刻的新
同事)

認識一個人的時間能有多長呢?而你又有多少時間可以和他深入交往?不到兩
個月,這是我認識明釗的時間。短到讓我措手不及、不知所措,卻也長到足夠讓
我忘不了他。

盲生資源中心事務多,同事們總是很忙。剛來的我,常常不在狀況中,也不知道
大家在忙些什麼。原本初到新環境就會有的焦慮,在這種情況下常常更加深了。
那天辦公室又擠滿了一群人。我敲明釗,問他知不知道前面那麼多人是要做什
麼?他一直鼓勵我可以到前面一起聽,聽了就知道了。我覺得這樣會很奇怪,但
他卻直說不會。雖然最後我終究屁股還是留在位置上,不過卻對他樂觀主動的想
法,印象深刻。

有時候與外界溝通,覺得自己答覆得並不好,掛完電話問他的意見時,他也總是
能建議一個更好的答覆方式。身為菜鳥的我,常常受到他的鼓勵。而我也總以為
就算辦公室的人都跑光了,他還是會一直在位置上,伴著我在那空曠的辦公室。

明釗過去說的話,現在回想起來,有些還頗耐人尋味的。例如他媽媽推他到門口
出吹風,他說,「吹風很舒服呀!」我真該搬張椅子坐在他旁邊一起吹著風;他
也說,「有機會,中午吃完飯可以一起去走走!」我真該立刻就一起去;下班後
他常慫恿大家,「一起走啦!一起走啦!」我真該包包背了就走……很想再聽到
他很故意地喊我一聲「學姊」,然後在我高興地回他「嗨~學弟」時,他吐槽地說,
「你怎麼這麼高興?這樣是你吃虧耶!」

如果可以,真希望自己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去認識他。「要珍惜」,如果沒記錯,這
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在線上時,他所用的暱稱……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