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短篇小說 第二名 阿雪

文/歐拓   

阿雪在台灣工作三年期滿,回到北越,已經一年多了。爸爸怕她沒地方住,分了兩千平方米的土地給她,用台灣帶回來的工錢,她蓋了一間一百平方米的兩層樓房,把寄居在弟弟家的女兒接回來,重新建立了自己的家。   

安福是阿雪在台灣時的雇主,她照顧的病人。臥床坐輪椅幾年,在阿雪的照顧之下,安福拼命復健,終於能重新站起來行走。對阿雪懷著感恩之心,在雙腳走得比較平穩,醫生判斷可做長途旅行時,就堅持一定要來阿雪的故鄉看看。   

「想不到你回到家,有那麼大的房子住。」安福說。   

「鄉下的簡陋房子,照老家的樣式蓋的,設備沒法跟台灣的房子比。」「老家在哪裡?」「在這個坊的那一頭,土地跟房子都比這裡大   

多了。爸爸跟弟弟住在那裡,有時間我們過去看看她們。」   

「以越南的制度,怎麼能有那麼多土地?」   

「我爸退休前是個軍官,越戰時沒打死,當政府有土地釋出,有優先認購的福利。多年來,陸陸續續的買了不少土地,現在年紀大,都分給我們子女了。」   

十二年級畢業後,德國有工廠來越南招募女工。阿雪由於當時父親軍階不低,她讀的是軍事幼校,成分很好,所以被選上了。在那個年代,越南人能出國是件非常不容易的大事,有機會去外國賺錢,許多人都羨慕得很。   

「德國給妳們甚麼工作?」安福好奇的問。   

「在柏林,車衣服,工資很好。雖然都關在工廠堶情A甚麼都得集體行動,但是能賺那麼多錢,心裡還是很高興。」阿雪顯得有些得意。   

「不覺得不自由嗎?」   

「在小當兵學校讀書時,也是這麼過的,沒問題。」   

「幹嘛不留在那堙H」   

「做了一年多,後來東、西德統一,打掉柏林圍牆,工作被東德人取代了。」阿雪又說:「有些一起去的同事,趁機偷跑了,前兩年衣錦還鄉,很風光。」阿雪也想過偷跑,但軍職的爸爸怕會被政府列入黑名單,叫我不要跑。現在回想起來,有點可惜。   

阿雪認識以前的老公時,還是個醫學院學生。阿雪愛上他,資助他全部的學費。熬到他畢業,兩個人馬上結婚,很快的,陸續生下兩個女兒。老公回到家鄉的醫院工作,阿雪則開了一間小西藥房。鄉下農民比較窮困,捨不得去看醫生,有病便請阿雪配藥,打針。賺的利潤,加上在德國賺的積蓄,阿雪買了幾塊土地,生活過得不錯。   

料想不到,大女兒七歲那年,發了場高燒。家裡的老人家不懂,沒有立即送醫,等阿雪下班回來,已經燒壞腦子,跑遍所有醫院,醫生都判定半個身子已經失去知覺,束手無策。   

阿雪說:「那時,我很急,想盡一切可能,醫好她。後來有醫生建議送她去星加坡,那裡的醫學進步,設備好,醫好的機會比較大。」   

「星加坡很貴的。」安福說。「只要醫得好,花多少錢我都願意。」「後來去了嗎?」「我賣掉了土地、房子,帶著阿銀去星加坡治療了半年。結果,花光了錢,也沒有醫好。我一回來,老公看我沒錢了,就不顧我們母女,迫不及待的要跟我離婚。」   

阿雪到現在還是無法釋懷,「後來我才知道,半年不在,他在外面已經另有女人。我想專心照顧好女兒,只好答應了。」   

去父親家的路,兩邊都是稻田,崎嶇不平,下雨時,摩托車輪胎壓陷泥土,形成一道道的凹痕。沒有路燈,伸手不見五指,安福一腳高,一腳低的走著,阿雪一手打著手電筒,一手牽著他,深怕這個遠客會跌倒。人還沒到,狗吠聲已經遠遠傳來。   

深深的鞠了個躬,安福遞上帶來的呢帽當見面禮,透過阿雪翻譯說:「感謝您,讓您女兒來台灣照顧我,恢復了我的健康。」   

老人家沒見過外國人,又受到那麼正式的鞠躬禮,笑得合不攏嘴。安福問:「您精神飽滿,身體一定很好,今年幾歲了?」   

蒼蒼白髮,臉龐滿刻皺紋,身軀瘦削,赤著雙腳。穿著沒有徽幟的軍服,解甲歸田後的模樣。   

「八十多了,鄉下人跑來跑去,還算健康。」   

北越活過八十歲以上的很少,老人家對壽命長短有點好奇,問:「台灣有人活到一百歲嗎?」「有,有的國家還有人活過一百二十歲呢。跟他們比,您還很年輕!」安福答。冀望也有這麼長命的機會,老人家對這個答案,滿意的笑著。   

「您真厲害,土地那麼大片,整個坊都是您的親戚家人,警察都不敢進來找麻煩。進來亂的話,怕被您們抓起來打。」安福奉承的說。   

阿雪的父親非常喜歡安福送的帽子,兩年後,臨終時,還頻頻交代:「這是外國人送的,一定要跟我埋在一起。」   

弟弟也是個職業軍人,在中越邊境戰爭的一次戰役中,踩到了地雷,炸斷了右腿。手術鋸掉半條腿,才保住一條命,裝上義肢後,外觀看不出來,但路走多摩擦到的話,會發炎紅腫。阿雪的父親非常珍惜這個差點失去的獨子,對他特別疼愛,透過關係,把他調到離家不遠的軍部,做些輕鬆的文職工作。沒看到弟弟,阿雪問:「弟弟不在?」「軍部派他出差到中國邊境去了,一個星期才能回來。」父親答。「跑那麼遠?」「他現在管人事,去找以前中越戰爭時,犧牲戰士的屍骨,希望能帶回給他們家鄉的親人。」「在人事部門還要到山區叢林去?」阿雪關心的問。「是啊,不過,掌管辦理人事升遷,常常有人送禮來,也不錯。」   

阿雪的家鄉是個省會,有好幾所大學,堪稱是個大學城。與她家相鄰的大學,雖然經費往往需要外國機構的捐助,然而,國家規劃普及教育政策,正在擴充校地來蓋新教室,廣收學生。比較靠近大學校地的居民的土地、房屋,都逐漸被學校徵收取用。沒徵收到的,就利用手頭的土地,廣蓋簡陋的房間,租給學生當宿舍。阿雪的家還沒被徵收到,不免也蓋了幾十個房間,給學生住,成為她的重要收入。「我屋前的空地,還可以蓋幾個房間,等明年再蓋。」阿雪說。「等到明年?現在不可以蓋嗎?」安福認為蓋多收租多。「現在錢不夠,必須靠每個月收學生的租金,存起來,明年才夠錢蓋。」   

屋前廣場最前面的大門邊,阿雪蓋了間小雜貨鋪。周圍租房的學生,都來這裡買些食品、點心,不必跑遠路到遙遠的大馬路去買。傍晚學生踢完足球回來,擠來這裡喝飲料,吵雜的喧嘩聲,散佈出活潑的生命力。阿雪每到這個時刻,總是笑呵呵的忙得不亦樂乎。   

小雜貨舖前,她擺了個菜攤,每天早上四點多,起身到市中心的大市場去批些青菜水果回來賣,儼然一個小市場。除了學生,附近的住戶,也都成為她的主顧。這些蠅頭小利,正好夠她應付日常開支。安福對阿雪能安穩的生活,感到相當欣慰的說:「你現在的生活過得不錯,真替你高興。」   

「目前是還好,但是,上個月政府來丈量土地,大學下一步擴充時,我們是徵收的目標。」阿雪擔憂的說。   

「甚麼時候會徵收?」「不知道,說是很快。可是,現在政府沒錢,照往例,等到有錢,可能是十年以後了。」「那真是無法掌握。」「到時候,政府會照例給我們一百平方米的地,跟一點補償費,給我們蓋房子。」   

其實,阿雪很想住在台灣。在越南,許多粗活都要自己做。在台灣時養白的姣好臉孔,給太陽曬得又黑又花,老化得很快。每天從早到晚,大大小小的事都要她來打理。曾經,她不只一次的請安福幫她找對象,希望嫁個台灣老公。試了幾次,對方都嫌她不夠年輕,年紀大的,越南政府又規定嫁台灣人,年齡差距不能超過十五年,所以一直沒有成功。   

這裡的環境,很像安福小時候的農村生活。前庭龍眼樹的遮蔭,池塘中游水的鴨子,晨啼的公雞,夜吠的黃狗,後院的豬圈,都勾起他童年的回憶。有時候,看到忙碌中的阿雪,腦海往往會浮起母親年輕時的影像。然而,簽證到期了,安福終還是得踏上了歸途。   

河內機場,安福辦好登機報到手續,阿雪殷殷叮嚀:「老闆,回台灣不要忘記,繼續幫我找個老公。」   

他點點頭,邁步走向出境海關檢查處。阿雪望著他跛著腳的背影,一直到看不見了,才轉身拿起手機,撥給停在外頭等著的麵包車司機,想盡快趕回家。臥病的女兒還等著她回去幫她洗澡,租房的學生,也等著買她雜貨舖的菜呢。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