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大專社會組 佳作

飛輪少年維修日誌2011年1月3日

文/魏益群

因右大腿不明原因劇痛,上個月28日深夜在親友的建議下以救護車急奔,現住在全台灣最好的維修廠進場調查維修中。

目前大小疼痛不斷,常常半夜發作沒法好睡,有時止痛劑也無法起作用,即使睡著也會痛醒,雖然跟我之前有過的極痛比起來算小巫見大巫。以前最痛那次打任何止痛針都無效,直到嗎啡下去才昏睡過去。

在MRI室檢查發現一件趣事,我覺得製造者應該是電子舞曲的愛好者。檢查時的聲響,身體會不由自主的想要開始擺動,閉上眼睛會有置身舞廳的錯覺,要是醫生當DJ,護士當辣妹,來點炫目燈光,在這開夜店也是OK滴……

感謝教會的弟兄聖夫借我筆電,讓我可以在這上網看電影日子不會太無聊,打算每天看一部小叮噹劇場版!

也謝謝大家每天的關心鼓勵、探望與禱告,昨天湧進許多教會弟兄姊妹讓我很感動,雖無法去教會,但看到大家讓我覺得就像在教會裡跟大家聊天。也幸好我住的是健保單人房旁邊沒鄰居,不然可能會被投訴探訪人太多笑聲太大之類的。

謝謝小麻雀的歌聲總是那麼動聽,撫慰人心──讓我有音樂會般的享受!

感謝戴傳道跟慧娟姊,戴傳道知道我沒人看顧,趕緊找了教會的姊妹慧娟姊來照顧我一切大小事,不但幫了我很大的忙,也讓我家人的負擔減輕不少。每次進場維修總是感受到大家暖暖的愛,謝謝你們,有你們真好!

飛輪少年於維修廠留

飛輪少年維修日誌2011年1月6日

大概是昨晚沒睡好(在這晚上都沒睡好過),今天異常疲累,任何事都沒精神,一直昏睡,中午的乾拌麵也只吃了幾口就不想吃了,大概是太便宜了,再次證明一分錢一分貨!下午病友郭大姐跟教會姊妹偉華姊來探訪,送了很多好吃的東西和餅乾巧克力,但我實在沒胃口,一口也不想吃。這簡直不是我,這就像把蛋糕放在我媽面前她卻沒有反應是一樣的。

郭大姐跟偉華姊都很好奇的問我怎會住在兒童醫院而不是成人病房,我想這也是大家的疑問,待我向各位看官解釋一下––原因很簡單因我截肢後的身高不滿110cm。外貌天生娃娃臉,說是國高中生也沒人會懷疑。兒童醫院規定是18歲(含)以下符合入院資格,所以,我住在這是理所當然名正言順的。

大家回去後,晚餐喝了幾口豆漿就去洗澡了,洗完澡應該是很舒服的,不知為何整個人覺得越來越難過,說不出到底哪裡不對,還以為是水喝太多肚子太撐有點想吐。一直不舒服到晚上11點,我的病情就爆發,開始上吐下瀉,吐的拉的都是深紫色的血,吐了四次,累積起來將近半臉盆。前天就有深紫色的便便,上網查了原因,大多是胃出血或吃的藥物才會有,護士小姐解釋我吐的和拉的是血,表示腸胃有內出血。之後值班醫生就過來做了抽血檢查,發現血紅素指數過低,隨後就輸了一袋血。我不太喜歡輸血,每次都會讓我冷到全身發顫,真佩服那些把身體埋在冰塊裡依舊面不改色的人。這樣的劇情拍成連續劇應該蠻戲劇化的吧——主角吐了一灘大為震驚的說:這暗紅的顏色難道是……昨天的麻辣湯底嗎?還是沒消化完的鴨血呢?

飛輪少年之不負責編劇於維修廠留

飛輪少年維修日誌2011年1月11日

下午的一場劇痛讓我幾乎無法承受,由於抗生素治療不見效果,會診整型外科後決定明天下午要打開疼痛處看看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因一般止痛針已無效用,繼續打下去造成的副作用可能會引起另一更大的問題,跟住院醫師溝通後,改打長效型的嗎啡,我的劇痛才止住。睡前跟主禱告,祈求明天的手術能找到問題,不再疼痛,得著醫治!

飛輪少年昏睡前於維修廠呼求

飛輪少年維修日誌2011年1月15日

這幾天昏昏沉沉的休息,因精神不好已分不清是手術還是藥物還是鄰居太吵造成的。11日下午的大痛,體力耗盡加上中劑量的嗎啡讓我昏昏欲睡,不到7點就昏睡過去,而每當我早早就寢隔壁鄰居的談話音量總是特別熱鬧,真不知是刻意還是巧合!

12日午前教會的弟兄──多多帶來朱媽媽的心意一盒雞精,感謝朱媽媽關心我這晚輩,不過我有雞精恐懼症(小時候的陰影)。多多送我進浴室洗澡後就去上班了。洗完澡我就躺在病床上等手術房的通知,這時簾子後傳出奇怪的聲音呼喚我名,原來是好久不見的江老師跟郭大姐,還帶來好多好吃的巧克力。

大家聊了一會,護士小姐來通知,終於要進開刀房了。記得上次開大腿手術是12年前,那時因大腿彎曲快到90度,任何一點外力就有可能使大腿骨折,這雙開直又會變彎的腿早已失去功用,猶如沈重贅飾,不要也罷,所以下定決心切除這無用的雙腿!

因兒童樓沒有新大樓設備完全的手術室,所以我要轉到新大樓去動手術,本以為會用救護車接送,但沒能派出車,只好走長長的通道,轉了三趟電梯才到開刀房,這是我有史以來經歷過最漫長的手術室路程,花了將近10分鐘才到。

從小開刀經驗豐富的我,看過許多大維修廠的手術房。早期的三X、X興新舊院、榮X、X偕、到現在的維修廠,雖然各家都各有風格,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我都不喜歡!好像不曾聽過有人說:我喜歡某某維修廠的手術室……,這都是小時的陰影,哈哈!

經過2小時的手術、恢復、送回病房。媽媽說手術後醫生拿給他看手術中的照片,還說在大腿裡取出800cc的西瓜汁。這也回答我之前的疑問與感受,我曾跟醫生說這痛的感覺跟之前我有過兩次的血腫很像,但X光片與MRI都看不出我的假設,所以全部不成立。後來想想這也不能怪醫生,畢竟我的情況在這間維修廠沒發生過,也是非典型的病例,一般人的骨頭若有同樣問題在X光、MRI下會看的非常清楚。而我的骨頭就像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Expressionism)的畫一樣,要能看出箇中端倪還真需要天份哩!

這又是一個經驗啦!用生命換來的經驗。也謝謝大家這幾天的代禱、關心、探望。快要去賣西瓜汁的

飛輪少年於維修廠留

飛輪少年維修日誌2011年1月18日

下午,當天執刀的整型外科助理醫師來幫我的傷口換藥,在右大腿裝兩條引流管,引流血水可以觀察骨頭是否有繼續出血,也讓剩餘的血快速排出,加速傷口收乾復原。由於助理醫師手術時也在場,我就當起了記者開始採訪手術的情形。

據醫師說那天打開傷口看到一大塊的血塊,我問那不是一劃開傷口,血塊就會流的滿地都是?他說不會,因血已經有些凝結,像燒仙草般有點黏稠的液狀。同時也看到骨頭不斷地在滲血。

我以為只有血管才會有血,骨髓是血液的製造工廠,骨髓本身就含有豐富的血量,骨頭內部骨折就會出血,所以醫生一再問我是否有碰撞,但我都很小心地保護不會讓它受傷,也絕對不會去參加李棠華特技團跳火圈或玩輪椅國標舞之類的活動。醫生從大腿取出約800CC的燒仙草,我的腿從雙層牛肉吉事堡變成豬肉滿福堡。很難想像一個微小骨折會造成麼大量的出血,而且是在骨膜之中,那幾乎沒有任何空間,卻被強大血壓硬是擠出一條通路,最後骨膜被撕裂,通路變成空間,空間因著血充滿推擠力,繼續向週邊的肌肉骨頭壓迫。

醫生小心翼翼清理大腿內部,給尚在出血的骨頭塗上骨蠟,可以止血加速癒合。原本想給骨頭前端稍微修飾形狀,但沒想到骨頭出奇的脆弱,就像餅乾輕輕碰一下就小塊小塊的剝落。要不是我還在昏睡,不然就起來點杯果汁配餅乾,與醫生護士來個下午茶聊聊關於我大腿的事。

每次聽到醫生說我的骨頭有多脆弱,我總會開始想上帝為何會創造這樣軟弱的生命?難道不能只是一個殘缺而不是一團雲霧?祂小心呵護這個生命,用意究竟為何?我實在想不透,但我相信一定有答案!

以上是記者飛輪少年於維修廠的採訪報導

飛輪少年維修日誌2011年1月25日

36天,已經很久沒這樣長時間待在維修廠,上次是9年前住了剛好一個月。每次進來的狀況都不同,有時悠閒地像在渡假,有時問題實在棘手,我跟技師都摸不著頭緒,有時弄到最後覺得乾脆砍掉重練好了––XD!

血腫,聽起來好像是新名詞,說穿了就是內出血,只是它不會流失,一直積蓄在出血處。一般人一生中會有幾次這樣體驗?我不知,但這是我的第三次了。那是怎樣的感受與疼痛?用我這個大大的處理器運算個千億次還是無法找出適合的形容,只知道第二次,那時左腿剛動完截肢手術還沒拆線,正高興的吃著爺爺買來的零食,突然感覺左腿好像有東西源源不絕流入,接下來就像氣球接水龍頭,最後整個腿有如石頭般堅硬,那感受就像腿被大石頭壓住拔不出來。有朋友說應該跟蛀牙引起的神經痛一樣吧,雖然那也很痛,但我覺得是完全不同的領域。血腫應該是僅次於生產的痛吧,我想。

住在這裡的時間,左右床邊的室友不知換過多少,住過宿舍的朋友應該瞭解這種心情,不同室友離開有不同的感受,有些是為他出院感到高興,有些是心裡在吶喊:天啊!你終於要離開了!!

從小因病逆來順受慣了,不敢說嚐盡天下之苦,至少這方面的訓練已經讓我像健美先生的手一樣無法併攏身體了。但這我是第一次,兩度跟住院醫師哀求換房間,實在是1號床的小朋友太會運用他的天賦在發聲,即使叫到啞聲還是要叫,從我開刀那天一進病房就先聲奪人,在浴室洗澡的我心想:完了,這幾天不會有安寧的日子了。前腳才走一個小孟姜女,後面跟著來了小失控哥。不過不能怪他們,畢竟他們都是小孩,不會用言語表達感受,只能依著本能反應。我能體會他們的感受,我小時候也是這樣過來的。那時我爺爺還給我一個稱呼:緊張大師。

記得某夜在醫院的骨科病房,四個床位只有我一個小孩,半夜大家都在哀號,我大概是叫的最大聲最慘的那一個吧。心情還沒被撫平,醫生又來說些我聽不懂的事,雖然不懂但我知道準沒好事!這樣的雪上加霜我就變身成為孟姜女與失控哥的混合體––驀然回首,這個小失控哥已經長大變成大失控哥(喂──當然不是!!)從驚惶失控到漸漸趨於平靜,平靜安穩之餘還可以放鬆休息一下,到後來即使痛,看到醫生護士小姐來還會讓嚴肅的醫生和溫柔漂亮的護士笑。

開刀前因疼痛難耐打了太多止痛針,結果造成腸胃出血,後來改打嗎啡,而且只有痛時才打,到後來變成痛到不打就不行的情形了。

有一天早上在會診時主任跟住院醫生說:他痛就給他打嗎啡!給他打到上癮!我接著說:那等出院了再去勒戒所嗎?他說:對啊!對啊!

這就是我的主任?不曉得醫生是否都這樣,還是上帝希望我跟他一樣活潑點?!

說到腸胃出血,這也是維修紀錄這麼久以來頭一次的經驗,讓我生平第一次體驗當偶像劇的男主角。腸胃出血上吐下瀉,我吐了快半臉盆的血,大號也是深紫色的血便。當下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偶像劇中的男主角,你知道就是那種很經典的劇情,男主角甚麼都好,長得帥、又聰明、多才多藝、住在豪宅裡,唯一的缺點就是體弱多病,動不動就上演吐血暈倒的情節。

明明打了抗組織胺針很想睡的,卻在這一股腦地寫一堆,大概太過專注亢奮,目前體溫飆到38.6。再不去睡,明早主任、主治與住院醫生又要來關切了,不想延後出院──

幻想自己是偶像劇男豬腳的飛輪少年於維修廠留

飛輪少年維修日誌2011年1月26日 大家平安!跟大家報告一個大好消息,就是飛輪少年維修完畢要回家過年了!感謝各位親友在這段時間給我的一切!在我需要照顧時給我看顧。在我需要資源時給我設備。在我需要食物時讓我成為雜貨店。在我軟弱之時給我安慰。在我疼痛難耐時給我止痛良藥。在我心情低落時給我歡樂。

在我危難時為我不住的禱告。

並時常來探望我……住在這,除了沒把我房間搬過來,沒有一樣缺少!這次進場維修經歷許多,又使我的生命素材加添不少。有時真覺得人生就像一齣劇,高潮迭起,變化多端,你永遠不知道下一集的內容是什麼?既然自己是主人翁,就期許在這齣劇裡扮演好自身的角色!

很久沒在維修廠住這麼久,我希望,下次再來是30年後了,以後只要來檢查、保養一下就好了。再次感謝大家!願上帝祝福你們平安喜樂!從今時直到永遠!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