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高中職組 第三名

國〈球〉殤

文/陳志強

雨濛濛地飄著,淺灰色的天空下,才剛升格成新北市的地段座落一家棒球打擊場,儘管佔地廣大,可以揮灑自如,提供棒球愛好者打個痛快,但由於位置偏僻,得在巷子拐幾個彎才能找到,所以知道的人並不多,不過通常都「一試成主顧」。

這天,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走進門內。

「嘿!馬大哥!又來捧場啊!最近很常看到你欸!」年輕店員熱情地向他打招呼。

「不然閒在家還能幹嘛?」大個子彷彿沒聽到一樣,隨口咕噥幾句,快速換好代幣後便離開櫃台。

這裡有六種球速可以選擇,他走向盡頭倒數第二個:130KM的球道。拿了支重量適中的球棒,前後甩幾下,把代幣投進孔隙裡,站上打擊區,等待來球,幾分鐘如同幾小時般的漫長,3枚代幣等同3枚10元銅板換來的是20球。雙手緊握著球棒,雙眼直挺挺地望著前方,他暗暗嘆惜自己怎麼會淪落到如此地步。就在一年前,他還是個呼風喚雨的職業棒球員,享受眾所矚目的明星光環……如今只能屈就一般打擊場,圖個安慰,打棒球是他的精神食糧也是唯一的專長。雖然打擊區內不致淋到雨,此時他卻隱隱感到陣陣雨絲襲入面前,跌入回憶的漩渦。

他的名字叫馬進昌,在後山台東長大,一身被太陽曬得黑肉底,家境並不富裕,但身為獨子的他在三個人的家庭裡享有不少資源與愛護,父母辛苦賺錢並諄諄告誡他為人處事的道理「坦誠待人,不求回報,會從中獲得意料之外的事物、心情」。潛移默化下,讓馬進昌養成「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豪俠性格。

小學時代坐不下來、讀不下書,卻在體育課中展現令人激賞的運動能力,因為當時的身高在同年齡孩子中並不突出,在父母的考量下沒有選擇籃球隊,而是加入學校才發展不久的棒球隊,從零開始接觸這顆有紅色縫線的小白球,第一次摸到時的好奇生疏,經過一番訓練後,早已煙消雲散。他的天份展露無疑,一雙快腿鎮守外野游刃有餘,國小打了四年的棒球隊,逐漸培養經驗和比賽的敏銳度。

國中三年在體育班的磨練,他的體格訓練得更精實強壯,甚至比賽時偶爾還有機會客串投手的位置,馬進昌也慢慢地喜歡投手丘上的味道,享受主宰全場的威風帶來的滿足感及唯我獨尊的霸氣。國中畢業後,在師長的建議下,為了有更好的表現機會,他離鄉背井,進入屏東著名的高中棒球名校,自然而然地,他在這支球隊裡遇到許多厲害的同輩,互相切磋以求進步,紮實的課程和緊湊的練習賽,讓他蛻變成更成熟的棒球選手。馬進昌也在這裡找到一群無話不說的死黨,其中一個叫陳右哲,是當地人,除了球場上是名守備優異的內野手、打擊能力也不差的左打者外,他為人更是大方:做為東道主,善盡招待的責任,時常帶這群外地來的隊友到四處閒逛遊玩。

或許同樣是獨子,或許豪爽的性格實在太像,又或許是英雄惜英雄,馬進昌和陳右哲特別投緣,陳右哲總叫他「金仔」,馬進昌不解,他就說「你那個『進』啊,難寫之外念起來又拗口,你不覺得『金』感覺比較有力嗎?」馬進昌生平第一次被別人取綽號,雖然有些怪怪的,他還是笑一笑,接受了「金仔」這個別稱,無數忙裡偷閒的夜晚,他們聊天談心說夢想、騎車兜風、遙望天上點點星光……高三那年,舉辦玉山盃,馬進昌的高中棒球隊在全國十六支隊伍脫穎而出,順利打進四強。準決賽,陳右哲一夫當關,以多種變化球擊敗桃園隊。隔天總決賽前下了一陣雨,原本以為只是小雨,主辦單位便決定正常開打,想不到比賽進行到一半,雨愈下愈大,雨點不留情地打在球員身上,絲毫沒有減少他們旺盛的鬥志,靠著「馬陳三四棒連線」的恐怖威力,聯手打進五分,搭配陣中王牌投手倪偉誠發揮水準,在雨中奮戰全場,力克原本備受看好的高雄隊,拿下冠軍,這座冠軍不僅彌補他們高二參加金龍盃,結果只在八強止步的遺憾,也讓馬進昌等人在加油團和隊友的驚呼聲、香檳浴裡,共同為青春熱血的高中棒球生涯留下見證、畫上完美句點。

當天晚上,教練陪著一群大男孩們在月光下喝酒,你一言我一語的聒噪不休。

「大學之後就要分道揚鑣……三年來打棒球的日子真的很快樂……」

「第一次在雨中投滿整場就是這麼重要的比賽,好痛快!」

「身為教練,能帶到你們,又一起奪冠,我很開心也很驕傲。」

「是啊!雖然有些人大學不再打棒球,但我們曾經一起在各地區各個大賽留下足跡,這些豐功偉業都是不能忘的!」

「不要忘記我今天三支安打的精采表現喔,哈哈!」

「乾啦!今晚不醉不歸!」最後,每個人都喝得酩酊大醉,柔和的月光下,散落著酒瓶和球具,數個軀體交錯,一幅不夠和諧卻美好的畫面。

整支棒球隊隨著這些人的畢業已不再是同樣的球隊,轉傳給學弟繼續努力,以保住「衛冕軍」的招牌。緊握的手放開後就各走各的路。陳右哲北上台中讀大學,並參加學校的棒球隊;馬進昌則是進了故鄉台東體院,依然一樣還是打棒球,球技也更加精進,愛交朋友的他有了新的夥伴、新的死黨,不知不覺和陳右哲等高中夥伴漸漸斷了聯繫,偶爾才在談笑風生中提到當年勇與當年戰友。時間自顧自地走,不管發生什麼事。

兩年後,體育協會徵召球員出國參加國際比賽,「馬進昌」三個字毫無疑問地出現在名單上,但令馬進昌意外的是,陳右哲卻沒有被選中。高一時候他們兩人曾一起入選國家代表隊,但那是一次初賽就慘遭淘汰的痛苦經驗……他只當是選訓委員有眼無珠,才會漏了一顆大大的遺珠。

後來,他才輾轉從陳右哲口中得知,他在大學一年級時,被教練強迫改練左右開弓,卻因適應不佳以及和隊友發生過幾次衝突,一氣之下退出棒球隊。

馬進昌的際遇卻是節節高升,大學兩次參與的大型比賽讓媒體、球迷對他的臂力和打擊印象深刻,畢業後,得到國內職棒的替代役身分,也在選秀會上獲得第二指名的青睞,成為一名職業棒球員。入隊第一年,就拿下盜壘王的寶座,打擊率也是夠水準的二成九三,是聯盟名副其實的新人王。接下來幾年,馬進昌的聲勢如日中天,大家都看好他成為未來之星。

從小到大就夢想著未來可以把興趣當成工作,場內有長久相處的隊友,場外有觀眾球迷的愛載,有妻兒做支柱沒有後顧之憂,在自己的快樂與專長中得到養家活口的依憑,這般人生真是可遇不可求,求到了又夫復何求?

沒人料到:從某刻起,事情開始不一樣了……那天,球隊開拔到台北出賽,比賽結束後,睡覺前,馬進昌在下榻的飯店接到一通電話,耳朵碰到話筒,竟然是久未聯絡的陳右哲!

「金仔!好久不見,我人在你們球隊飯店附近,出來吃個消夜、敘敘舊吧?」

聲音儘管有些許變化,一聽到聲音,馬進昌還是三兩下就辨識出來,其中緣故饒是社會滄桑吧。

但他到了陳右哲所提到的餐廳,氣氛卻不尋常的怪異,陳右哲給他的感覺像變了個樣,和他在一起的在場者看起來都非泛泛之輩。

「金仔!都老朋友了!話我就直說了,反正就是有事要麻煩你,這位先生是蔡瑞仁,之前因為點小事欠他一筆錢,不過這次只要你肯幫忙我,就搞定沒問題了!」

「你還好意思說『小事』?賭博時不是口氣很大?」那人目露兇光,塊頭比他大一號的馬進昌忍不住打個冷顫。

隨後幾個小時的對話、互動與進展太過震撼,他腦海的記憶早承載不下這麼多衝擊。他知道他遇到學長口中的「台灣的職業棒球有很多黑暗面」……

一番猶豫斟酌之後,為了義氣、為了昔日的情誼,有些事情一不做、二哪能休?打抱不平的個性讓他不能見死不救,他想起已故父母說過的「坦誠待人,不求回報」。

馬進昌決定鋌而走險。可惜這盤棋他賭錯了,沒想到過幾個月後球季結束,東窗竟然事發,警察、檢察官找上門來,一時之間眾矢之的,馬進昌遭到球隊開除以及處罰。所有的光環離他而去,他還成了過街老鼠,害群之馬。而陳右哲與蔡瑞仁卻逃之夭夭,逍遙法外,全身而退,讓他在面臨無盡質疑聲浪時百口莫辯,也百感交集。

人心的轉向,交情的背叛,說走就走,沒有理由,改變得太快,像是七彩美麗的泡沫硬生生被戳破一般。再繁華的事物都有凋零的一天,馬進昌無法接受,他的事業、人生墜跌的如此快速徹底。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人生旅程中,跌跌撞撞、顛顛簸簸碰一下壁應該是無可厚非,殘忍的是:為什麼有些錯誤一旦錯了,就無法再回頭了呢?

看似一帆風順的旅程,預期不到的大浪可以在瞬間出現就摧毀一切。

打擊場內,二十顆球中的最後一球投出,「咻──」馬進昌用力拉動棒子,猛烈一揮,揮了個大空棒,球棒軌跡因為沒有擊到球而硬生生在空氣中劃出一道弧度,形成一個不完整的圓。他不敢相信前面十九球都打得輕鬆寫意,第二十球卻連球的邊都沒碰到,甚至腳步還因站不穩而差點跌個踉蹌,狼狽不堪或許就如同他的寫照吧,高中玉山盃後的夜晚談話,那場共同的傾盆大雨、那種感覺、那種美好,已是回不去的夢,馬進昌嘆了一口氣,轉身要離開打擊場。

雨下得更大了,伴隨陣陣雷聲……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