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中時電子報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成功的視障諮商師——朱芯儀

文/陳芸英

編者案:心理諮商師朱芯儀的故事過去在本刊曾報導過,她也是本刊「境隨芯轉」的專欄作者,這個專欄還很受歡迎喔!但筆者無意間聽了她的演講,還是頗有心得,所以將當天她說的故事再做一番報導,讓讀者更深刻瞭解這位心理諮商師成功的關鍵。

秋末初冬,山中透露著微寒,窗外吹進一陣涼風,不少人打起哆嗦。但朱芯儀精神抖擻,全身散發著熱力,打著手杖搖搖晃晃地步上講台。她外型亮眼,氣質出眾,披肩的長髮微微燙捲,隱隱約約露出兩個美麗的耳環;觀眾席上有人低聲讚嘆,「哇,好漂亮啊!」「唉,可惜了!」

人生的際遇很微妙,朱芯儀以前也常上台,為的是領獎;現在常上台則是為了演講。然而,不變的是臉上的微笑和樂觀的特質。

她拿起麥克風,試了音,「你們應該知道我看不到吧?那麼可以給我一點掌聲讓我知道現場有多少人嗎?」掌聲響起,久久不歇。她顯然對這壯觀的場面很滿意,嘟著嘴數落前一所學校不但掌聲稀落且學生調皮,還高喊「小三」老師,「其實我跟電視上的朱芯儀一樣,都有美麗的外貌和姣好的身材,但我不是『小三』,所以跟我合作絕對沒有問題,好嗎?」

現場融合著笑聲和回應的掌聲,演講就在輕鬆的氣氛下展開。

朱芯儀提到她因腦瘤引起失明後曾休學一段時間,兩年後,她復學到台北唯一的一所視障重點學校「松山高中」就讀。  

從最後一次開刀到高中復學之間的幾個月,爸媽送她到啟明學校學習盲人該學的「點字」與「定向行動」。  

盲人的生活完全顛覆以前的經驗。  

一開始她不習慣拿手杖,由爸爸牽著她熟悉環境。生病這段期間她與父母建立深厚的感情,「爸媽無條件的為我付出,他們很愛很愛我,我也非常非常信任他們……」爸爸還說:「為了你,我們要搬家,搬到有捷運的地方,協助你將來方便出門。」  

第二階段由她拿手杖,爸爸跟在旁邊;接著她走前面,爸爸與她保持一段距離,「你有困難再回頭,爸爸會在後面等你。」最後爸爸決定放手,訓練她自己上下學:「我要上班,不可能一直跟著你,也不可能一輩子保護你,你要學習獨立。」  

芯儀第一次孤伶伶的拿手杖走在路上,感覺無依無靠,她低頭走路,常想像路上行人在她身上打量的模樣,很丟人。但一次、兩次、三次……實際情況沒那麼糟;甚至一亮出手杖,不必費力喊「借過」,馬上有人自動讓路,根本不用擔心別人橫衝直撞傷害到她。  

不過,單獨從家裡走到學校常會遇到障礙物。某日上學途中,芯儀不小心跌倒了,她想,應該有很多人圍觀吧,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逞強的她立刻爬起來,忍著怒氣,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到學校。一位同學迎面而來,「芯儀,今天又是你爸爸帶你來喔?」她沒好氣的回答,「怎麼可能,我都是自己來的。」同學說,「可是我剛剛在校門口看到你爸爸耶!」原來她父親一路跟在後面,默默目送她上學。  

芯儀餘怒未消,跑到輔導室跟老師抱怨,「我爸爸明明看到我跌倒,為什麼不過來扶我一把……」她不斷地怒吼,「我以前是資優生耶!現在連走路都不行了,我爸看到這樣會覺得很好嗎?」她發洩夠了,老師反問:「你覺得爸爸為什麼這麼做?他就是咬牙也要訓練你獨立,難道你不明嗎?」從那一刻起,她才理解爸爸用心良苦。

學校生活跟以前很不一樣。有一堂下課,班上一群人飛奔到後面,教室一角不時傳來笑聲,她想和大家打成一片,便湊過去問,「你們在做什麼,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嗎?」他們抬頭看一眼,「喔,我們在看漫畫,你看不見,回你位置坐好。」

她一聽,心好痛,當場淚流不止;「我該怎麼辦?難道以後就要一直被嘲笑嗎?」

不安是努力的勳章,芯儀一向好強,「我要敞開傷口,正視它,大方的承認自己是個看不見的人。」她下定決心不再以盲人為恥,反而積極融入與明眼同學的生活。

學校非常珍惜這位唯一的盲生,特教老師多次邀她上台分享視障經歷。  

幾場演講下來反應熱烈,「我以前從來沒想過我的生命歷程可以對別人產生正面的影響,」於是老師有了靈感,安排她當小老師,協助同年級一位因憂鬱症而拒絕上學的同學,「你們可不可以聊一聊?」

初相見,芯儀拿出兩張照片給她看,一張是失明前漂亮可人的打扮,一張是生病中掉髮、眼神呆滯、失魂落魄的模樣。

「兩張都是你喔?」  

「對啊,兩張都是我。」  

其實她沒有輔導經驗,拿出兩張照片的用意只是讓這位同學瞭解,「我也曾走過一段艱辛的路,你有的苦我也受過。」不知怎的,她就哭了,或許當下覺得自己不孤單,內心深處被了解了。

事後輔導老師讚美芯儀做得很好,「可是我好像沒幫上什麼忙耶!」老師說:「你幫了大忙,當時怎麼想拿照片出來呢?」她說:「我在演講時曾秀出對比照片,同學的反應很大,而那位同學沒聽過我的演講,就運用一下,沒想到產生意外的效果。」

芯儀明瞭自己對心理輔導有興趣,便懷抱著夢想前進。高中畢業後,考上師大特教系,二零一零年二月,拿到師大心理輔導所碩士學位,同年四月取得心理師執照(高考),這是努力的結果也是事業的開端,她成了視障界目前唯一的一位諮商師。

她的諮商方式是透過談話造成個案的改變,「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資源和能量,只是暫時被包住,因為大部分的人習慣看到生活中不好的一面,就像憂鬱症病患;若你仔細觀察,他們並非二十四小時的每一分鐘都處在憂鬱狀態,很多時候都維持正常作息,只是正常時刻常被忽略。」但談話可以轉移視窗,看到問題的全貌,全貌有黑有白,當你協助個案看到不同顏色時就產生力量,再藉由諮商技術,把白的部分擴大或應用出來甚至直接處理掉黑的,或讓黑的慢慢變灰色或彩色。」  

不過,在明眼的諮商師眼裡,人與人交談,真正能夠打動人心、精準解讀對方心情的關鍵往往不在話語,而在那不經意的一個手勢、一個表情、一個眼神、一聲嘆息……不說話瞬間隱藏著無數的訊息,很多人利用此瞬間,將更多難以言喻的想法以「非語言」的方式傳達。  

芯儀承認,她看不到隱藏的訊息,「視障」的確是罩門,所以她想出的彌補方法是在諮商前先與個案商量,「我看不到你點頭或搖頭,所以我們的交談一定得用說的,好嗎?」或者當個案提到某本書或某部電影時,請對方多做解釋。  

但有人不領情。曾有個學生得知她是「視障」者,表達了不信任,「你看不見可以做諮商嗎?」「我可不可以換個老師,不然對我的權益有影響。」  

對於更換老師,她的回答都是「Yes」,沒問題,「學校有好多老師可以幫你服務。」不過,也不忘為自己爭取機會,「很多個案跟我合作之後感覺都非常好,你要不要試試看?」這一招通常奏效。「我的Yes都可以換到他們的Yes,他們願意試一次。」心理輔導是一種態度而不是技術,她誠懇的態度說服不少原本拒絕的個案。  

不過有個案得知她是盲人,非常驚訝,「哇,你看不見喔,那你還這麼認真?」他以為盲人一輩子從此完蛋,然而看她積極的態度彷彿看到了希望,原本的不滿頓時消失一半,在此之前芯儀可完全沒做任何的諮商服務喔!  

還有個個案久病未癒,在與疾病奮鬥的過程曾想放棄,但看到她之後便告訴自己,「不要逃,我要試著面對!」  

目前朱芯儀是Soho族,對於一個重度視障者來說,尋找適任的職業並不容易,但不管別人是否相信,她真的喜歡「視障諮商師」這角色;雖然每天穿梭於整個城市是件吃力的事,她都甘之如飴的享受工作帶給來的滋養與成長。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