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大專社會組 佳作

文/魚遙

你曾說:「國小四年級以前我們村子裡近齡的孩子,幾乎都是在鄉里廟口前的樹下玩耍,很感恩那片餘蔭守護一大群的孩子不被太陽熱曬。」

你曾說:「高中畢業前第一次和心儀的女生告白,也是在這棵老榕樹下。這裡有我們一起吃冰、一起散步,然後牽手的回憶。」

你還說:「但是,那個女生也是在這裡跟我說分手的。」當時的你還做了一個苦笑的臉呢!我笑著釋懷。

記得你初為人師的時候,第一次遇到你是在停車場前的樹下,也是實習老師的我第一次來到這座城市,看到你好像在找著什麼?

你說:「松鼠,松鼠剛剛跑過去,我怕牠停在我的車子下面,這樣很危險。」那時候就對你印象深刻,還跟你一起找。

後來我看到牠往另一棵樹上去,指引你觀察,你才放心地跟我一起去報到。 我們就這樣認識了。

那一年放學,我們常常一起沿著行道樹邊聊天,走去停車場,我都會想起第一次遇見你的情況而不自覺笑出來。

實習結束之後,你捧了一盆小樹苗出現在我的宿舍;說是要送給我。當時還有其他老師在,他們都笑了。我問說:「為什麼是樹?」

你說:「因為我捨不得摘花,又不知道送你什麼,想說,送樹苗比較有意義,妳可以種下它,它會慢慢長大。」

哈哈,我當時還笑到彎腰,險些岔了氣呢。

而你居然還很認真的說:「那個如果妳明天要坐車回去,行李太多,不方便搬這棵樹的話,我可以幫忙,順便送妳回家。」

「哦?」我虛應了一下。你趕緊將樹放在門邊。

但是在場聽到的老師,其中一位比較資深,她就說了:「順便也一起提親好了。」

另一個老師也笑著說:「對呀!你們一起照顧嘛!」

我整個臉都紅了。你就僵持在那裡,不知所措。

隔天,你送我回家,在路上,我看著車後座的樹苗偷笑。

你說:「就這麼好笑嗎?我沒別的意思的,只是想送給妳當紀念。」

我說:「你這樣很壞,送束花,幾天就謝了。送一棵樹苗,還要種,還要每天洒水,要每天看到它,存在感很重。」

你煩惱地說:「這樣呀?」眉頭微微皺起。好可愛。

「是逗你的。」我說。

「是嗎?」你問了。

「不然勒?」我有些防備,但仍帶著笑容。

「不然我幫妳一起照顧好了。」你停下車在路邊,路邊有幾棵大樹隔著後面的水田。

「蛤?」我嚇到了。

「我很喜歡妳,想跟妳交往。」你告白了,突如其來的。

我看著車窗外,樹蔭有風搖晃。

「我本來沒有多想,但是昨天被那幾個老師這樣一說,我就想了,夜裡輾轉難眠。」你的聲音變得有些奇怪,聽得出來很掙扎。

「喔。」我也開始思考。

「妳先想想,再給我答覆吧。」說完之後,你重新啟動車子。

路上我們都沒再多說什麼。我閉眼休息。

直到,已經又進入市區,回到我的家鄉,你才叫我。
「到了。」
「到了呀!」我伸懶腰。
「對呀,接下來怎麼走?」
「喔喔,沿著這條路直走,還要十分鐘才需要轉彎。」
「嗯。」

然後我開始集中精神注意窗外。

過了一段之後,看到了一間園藝社,才想起那棵樹苗,看看後座,再看看你。

「對了,」我擰了擰我的裙擺。「我家沒有移植樹苗的工具。」
「喔喔,鏟子呀?」專心開車的你相當謹慎看著前方。
「對呀。」
「哪,要去買嗎?」
「嗯!好呀。」
「哪有在賣?」
「等一下會經過大賣場,那裡應該有吧!」
「喔,應該有,那要下去找嗎?」
「對呀,不然勒?」
「好呀!」

那大賣場我去過幾次,所以帶著你,我們東看西看,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提了鏟子出來。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出來,我其實在故意拖時間,想多跟你在一起。回到車上,我領著你回家。

幸好大白天的,沒有人在家。我們先搬東西,然後搬那棵樹苗,到我房間窗外可以看見的院子。

「這裡,就種在這裡吧!」我蹲下來,比劃著一小塊空地。

「嗯。」你開始挖土。我去倒茶給你喝。

「這是空中樓閣,所以土不深,真的種得起來嗎?」

「讓它長到一定高度沒問題,但是如果要像大樹一樣,那就得再移植了。」

「那,你家有真正的土地可以再移植嗎?」

「有呀!」

「那到時候再搬過去吧。」

「好啊。」於是你快樂地翻著土。

我笑得甜。

結果樹才長高幾尺〈台尺〉就得移植了,那是在我們婚後第二次還第三次回娘家的時候。你說:「總不能我們恩愛,然後忘了要照顧樹苗,它可是大媒人。」 「呵呵。」

所以,它搬到我們一起興建的房子:也就是這裡,也因為想到種樹的問題,才設計了院子。你說:「乾脆就繞個圈吧!」

但是除了周圍的籬笆鋪好的沃土之外,就只移植來這當初的那棵樹苗;然後才種下另外一棵在另一個角落,說是慶祝新居落成。

雖然我很疑惑,但沒有多問。

幾年後,第一個孩子出生的時候你種了第三棵樹,這時第一棵樹苗已經有人那麼高了。

第二個孩子出生的時候,你又種了一棵。

「才四棵?」我終於提出抱怨了,不是要圍一圈嗎?難道,要娶小老婆?

「妳嫌少?不然我們就再多生幾個?」

「不要。」

「那怎麼辦?」你反問。

「可以慶祝的事很多呀!兒子滿月、兒子週歲、結婚紀念日、生日、聖誕節、植樹節,都嘛可以種。」我爭辯著!

「呵呵,但意義不同呀!」你溫柔地安撫我,但是就不那麼輕易地種下第五棵樹。

又過了幾年,大兒子上小學了,小兒子上幼稚園、小女兒出生又剛好是結婚紀念日的,再加上你升了主任,居然一口氣載了五棵大樹回來,我好驚訝!

你說:「是縣府;那附近要開闢道路,說要砍樹,我見了不忍心,所以詢問之下說可以認領,才借了發財車還請吊車搬回來。」

「哇!」

「其中有兩棵是果樹,可以長出龍眼跟土芒果喔!」你挺興奮的。於是你除了學校裡的工作外,也開始研讀起跟果樹有關的書籍。

再幾年,小女兒可以上幼稚園了,我們家那年,有了第一次很好的收成。芒果清甜,龍眼茂密。你還為小女兒在一棵比較結實的樹上做了鞦韆;鞦韆旁做了長板凳。

那年中秋我們就坐在那賞月,泡茶吃月餅。

那時第一棵樹苗已經很結實了。

但由於樹變多了,有蟲害,我們家每年夏天都要防蚊大作戰。有一次小女兒被叮的白嫩小腿都是包,你好心疼。第一次說了很想砍掉些樹的話。

我雖然也難過蚊蟲很多,但是這些樹也陪我們多年,要毀去,那可是你我的心血,實在不能下決心。

拖過一年,夏日又將至,某一天你經過園藝店,就向他們詢問,說:「為什麼你們都不怕蚊蟲呢?」

園藝店的人跟你說:「可以種植一些蚊蟲不敢靠近的植物,比如香茅、青蒿、艾草、菖蒲等等,或是放一些蚊蟲討厭的乾燥植物味道放在室內。」

他們並教你做一種可以讓小孩隨身攜帶天然無害又防蚊的香包,這樣就不擔心蚊蟲又可以留下樹了。所以我們的院子裡多了許多盆栽,真的蚊蟲就變少了。

然後十年、二十年過去了,孩子們長大成人,你升了校長,然後我們一起退休,經營農場。那年我們家多了新成員,你也給兒子家種了新樹苗。然後跟兒子媳婦說我們家與樹的故事。

「爺爺,為什麼我們要種樹?」

你牽著小孫子的手走過來,我在樹下泡茶,從前那棵小樹苗呀已經是大樹了,枝葉茂密,蔭涼有風。

「種樹呀?」你想了想之後,蹲下來對著孫子說:「你喜歡樹嗎?」

「大棵的可以玩,不怕太陽。」

「呵呵。但是樹就跟人一樣,也是從小長大的,爺爺很喜歡小樹,因為只有小樹才能變成大樹呀!」

「喔!」

「來,茶煮好了。」我過去抱起孫子。

「古人有句話說:『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還有句話說:『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所以我們不要小看你剛剛種下去的那棵樹喔!等你當爺爺的時候,那棵樹就跟這棵樹一樣高大了。」

「是喔!」

「對呀!」你摸摸孫子的頭。

有一天你生病了,對我說:「等我哪一天老了,我不要放在木盒子裡,也不要放在甕子裡,就撒在土裡吧!撒在那棵樹下,想我的時候就去看看樹,叫後輩們也不用祭拜了……」

「好呀!我也要跟你一樣。」

你緊緊握住我的手,我轉著淚,但很幸福,很快樂,這一生很值得。

備註:本文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特此說明。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