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中時電子報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表演時遇到的新鮮事

文/王俊傑

在台灣,從事表演工作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在大大小小室內的、戶外的場子,常常會遇到一些不知怎麼說才好的新鮮事。小至有人把我的名字說成「王建傑」、「林俊傑」之類的,有時也會遇到主持人把「視障朋友」說成「智障朋友」;再大一點就是有時可能領不到錢,或者主辦單位提出一些奇怪的要求,總之什麼樣奇怪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些有趣的經驗。

賑災演出幕後花絮一

九二一地震之後,有許多人都到災區去表演,當中包含自發性的,也包含拿公部門資源的。而自發性到當地的,自然能很貼近且深入的感受到他們的心情,而拿公部門資源的,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

那時地震發生沒有兩個月,我參與新聞局的賑災活動,和一群人一起到災區去,這對我來說並不是第一次,在之前已經曾與朋友自發性的到災區去做過關懷性的演出,所以當新聞局邀請時便義不容辭,更不用說給的價錢真的很不錯,但接下來的事就叫我傻眼了。

我們在災區需要待上幾天,住宿的情形首先叫我大吃一驚。因為我們不是住在災區,而是住在台中的福華飯店,不過我想因為是新聞局的緣故,所以這也不算什麼吧。不過我們在災區的那幾天,每天都吃得好到不行,更奇怪的是每一餐飯餐廳裡幾乎只有我們一桌客人,不對,應該說根本就只有我們一桌客人。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在斷垣殘壁之下,那身處於所謂災區的餐廳,根本就不會有生意,大家忙著傷心重建,只有我們這群奇怪的人來消費,這是讓我一直無法忘懷的不愉快經驗。

賑災演出幕後花絮二

另外還有一次,大概是在地震後的一年吧!一樣有人申請了公部門的資源,我被邀請去代班,我們深入中寮的某所中學去為當地的民眾做關懷性的表演。演出當天我們一群人浩浩蕩蕩到了現場,空蕩蕩的禮堂及校園,找不到半個工作人員,只有一位校工來迎接我們,而他的責任是來負責開門、關門,其餘部分就要自求多福了。

好在我們是身經百戰的表演者,這點小事倒也難不倒我們。我們在附近夜市用完晚餐立即回到會場準備演出。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節目再五分鐘就要開始,卻沒有半個觀眾出現。終於開始演出了,很抱歉現場總共只有七個人,請不用懷疑,那不是觀眾,而是我們這群表演者。

很快半個小時過去了,我們拍了照、收拾器材準備打道回府,在正要上車的時候,突然有一位阿婆遠遠走來,而且還問我們今天這裡是不是有人在「搬戲」?我們都笑了,然後告訴她,戲已經搬玩了,阿婆早點回家休息吧!千萬別在外面逗留太晚喔!阿婆說怎麼那麼快就搬完,才七點多耶。

廟口前表演妙事多

幾年前我接了一個嘉義某媽祖廟的廟會活動,因為當中有一位長輩抽中爐主,所以要大肆慶祝,於是我帶著樂團應邀到現場擔任樂隊伴奏的工作。當天大概有三百多桌的流水席吧!那場面好不壯觀,邀請了許多知名歌星來演唱,記得主持人是馬維欣小姐。

節目開始了,但所有人也傻眼了,我們這個舞台的右手邊有歌仔戲,對面還有布袋戲,另一頭有電子花車,當曾心梅開始唱歌時,現場更不賞臉,開始放起一連串的煙火和沖天炮,台上表演者沒有人聽得到自己的聲音,就更不用說知道自己在演什麼了。

前年農曆年我們受邀到高雄去做三天的表演,這是高雄市政府所舉辦的,到各社區去唱歌的春節晚會。晚會第一天,台下觀眾的熱情讓人感動不已,就在一切都非常美好時,突然我們聽不見大鼓的聲音,這時音樂聽起來很像一間房子沒有地基一樣的奇怪,隔了一下子大鼓的聲音依然沒有出來,我們聽見鼓手用一顆奇怪的鼓當大鼓打,你可以想像一下,這時音樂聽起來,就很像辦喪事時所請來的那種樂隊的音樂。

在所有人臉都快綠的時候,答案終於出爐了,原來是我們的天兵鼓手把人家的大鼓踩破了。我老婆那天剛好在台下,大鼓破了她還不知道,還覺得好奇怪,為什麼南哥唱歌要露出那麼猙獰的表情。等知道鼓破了,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問音響老闆要怎麼辦才好,音響老闆一副認命的表情、兩手一攤:「現在回公司拿鼓皮來換也來不及啦,重點是就算有鼓皮,我要怎麼換呢?台下那麼多觀眾,做那麼多年音響還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事!」旁邊幾個小弟也只能望鼓興嘆。我老婆好奇跑去看鼓是怎麼破的,果然,那面可憐的鼓,破了一個大洞,慘白的鼓皮在燈光下搖啊搖,好不淒涼!

別說音響老闆沒遇過這種事,打從我們會表演那天起,也沒遇過。我們的藝術總監蔡振南「南哥」也說,這是他遇過舞台上最荒謬的事情,難道是2006年新春特別禮物嗎?

演出邁入了第二天,有台台語劇的演員,因為不能到現場來彩排,所以我們就必須台上見,在她即將上台前我們收到了一張紙條,紙條上寫著「愛你一萬年 女 key 降E key」,當我老婆來跟我說歌手的要求時,身為樂隊領班的我感到非常疑惑,因為這個key 女生是不可能有辦法唱的,但歌手都這麼說了,我們也一定是照做。

當她唱出第一句時,我就已經知道要出事了,副歌的時候,她的聲音高亢且激昂的揚起,不過是如殺雞般的揚起,因為真的太高了,任你唱功多強也沒辦法,於是間奏的時候我立刻站起來大喊「C mic」,什麼對講機都沒有我這樣喊來得有效率,我們的樂手立即在間奏時轉調,讓她可以起死回生。

下了台我馬上問我老婆到底是什麼狀況,怎會發生這種事,答案也在此時出爐。原來是這位演員是想要說「女key降一個key」,而我老婆照著紙條念,我們的訊息就變成「女 key 降E key」,這一點點的差異,可說是天差地別啊!

不過女演員的表達也很有問題,我們可不是KTV裡的遙控器,降一key只要按一個鈕,所以她應該要告訴我們她想唱的是什麼 key 才行,而不是告訴我們她要女key降一個key,這在表演界是一種常識,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對做樂團的我們來說,遇到這種事真是只能用衰來形容。

我們的鼓手

關於我們上述的那位踩破大鼓的鼓手,他的怪事更是多不可數,當中有一件事情更是讓我們的南哥津津樂道。

有一日,我們參與一場戶外的演出活動,在表演過程裡還算順利,不過演著演著鼓手突然不見了。根據南哥的說法,就是突然間在音樂進行中鼓手就消失了。你一定很想知道這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吧!哈哈!因為舞台不算大,我們的鼓手打鼓時又特別熱情,地上有些滑,所以在打鼓過程中就會不知不覺的滑動,在緊要關頭,我們可愛的鼓手不小心向後一仰,人就消失在台上了。

當然你不必為他擔心,為了讓演出可以順利進行下去,你可以看見有一顆頭從舞台後方冒出來,然後他非常敬業的爬回舞台上,繼續那精彩的演出工作。

炳輝說,千萬不要跟雅惠說喔!

故事講到這裡我就會忍不住的想起另一件更尷尬的事情。那年我們參與台北建城百年的系列活動,如常的必須在演出前有一段彩排的時間,彩排後我們魚貫走回後台休息。倘若你曾看過我們,你可能會知道我們總是因為視力不好的緣故,後方的人會搭著前方的人的肩膀或者手臂前進,那天回後台的路上便是相同的情景。

我和吉他手培育並肩走在最前方,因為左手邊有一個大水池,所以培育要大家向右靠,於是一個一個將這句話傳下去,就在即將傳到李炳輝的時候,我們聽到一聲很大聲的「咚!」培育轉頭望去,水池上有一個巨大物體漂浮著,我心裡想千萬不是炳輝才好。

結果只見炳輝左半身幾乎浸泡在水裡,手裡牢牢抓住他那用巨大木箱裝著的手風琴,那你一定明白了,在水中漂浮的就是那巨大的手風琴。炳輝與我們一同回到後台,脫掉演出服及左邊的鞋襪,開始努力擰乾那濕透的衣物,就像扭毛巾一樣,傳來滴滴答答的聲音,外加他老婆臭罵他的聲音。

我們的工作常常這樣

演出的過程裡總會發生許許多多有趣的或無奈的事情,這些年來也見怪不怪了,有些是總讓人時常去回憶,有時回憶起來會想破口大罵,有時則會開懷大笑, 有時會因為各種不可抗的外力,或者演出單位的因素而取消演出,甚至是到了現場,因對方流程過度冗長、混亂而無法上台;這時就很有機會被邀演單位討價還價,希望是否能打折或意思意思拿一點就好,當然我們一定不會同意,因為出一趟門就是一次工啊!

或許你會說,不能在事前先簽好合約嗎?當然可以,但有些金額不大的演出還要求簽合約,對方也會感覺不太好受;所以每場演出就得靠長期累積的經驗來判斷是福是禍了。

我也曾在幾年前接了一場老歌演唱會的樂隊編曲,因為時間緊迫,所以必須在一星期內編完將近七十首歌曲,那次真的累爆了。到了演出當天,邀演者竟然不見了,不但片面宣布取消活動,還是在開演前的幾個小時才做這個動作,我們一群人,包含樂手、許多知名老歌手們在國際會議中心的後台面面相覷,我快閃的離開現場,沒想到大門口還有人繼續賣螢光棒,他們不會覺得奇怪嗎?怎都沒有觀眾來呢?

其實就連我們都覺得很奇怪,怎沒有看到觀眾,難道沒有宣傳嗎?難道這位邀演者沒有做任何的宣傳或賣票嗎?總之我不是活動的頭頭,當然大家也拿不到錢,事後也沒有辦法弄清楚這個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件事就成了一個永難理解的羅生門啦!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