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館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中時電子報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一路「遮掩」的求學路——專訪中國視障生朱浚溢

圖、文/陳芸英

他打著手杖穿梭在師大校園,這不算特別,但他開口說話了,旁邊的學生也說話了,「喔!陸生。」沒錯,他是第一位從中國到台灣念博士班的視障生——朱浚溢。

第一位從中國到台灣念博士班的視障生——朱浚溢。

朱浚溢的出生日很好記——1988年7月7日,他入境隨俗的說,「也就是民國七十七年七月七日,屬龍。」出生地是江蘇省蘇州市的崑山,一個台商非常多的地方,「我父親從一個木匠做起,安裝水電工程,努力奮鬥,後來自己開了個小公司,家庭慢慢富裕幸福。其實我爺爺奶奶那一代很貧窮,我的家是跟著崑山一起發展起來的。」來到台北這新都市,他娓娓道出自己的故事。

浚溢一出生就有先天性近視,三歲開始戴眼鏡,國二確診為「視網膜色素病變」,他視力的演變進程大致如此。那時大陸非常流行算命,算命師覺得他命中缺水,於是國三那年父母將他的名字改為「浚溢」。

大陸實施一胎化,他是獨子,但是從小眼睛就不好,父母開始想,這小傢伙將來會不會真的看不到,於是決定生第二胎,接受罰款,弟弟小他九歲。不過他奶奶的眼睛不好,近四十就半盲,也很擔心弟弟長大後會不會也出現問題。

雖然視力不好,但浚溢靠著基本輔具以不錯的成績考上蘇州大學(即曾經在大陸的東吳大學)。不過,考試之前,學校都要求學生提供「體檢」報告。

談到這裡,他補充說明,中國從去年(2015)才開始正式接納視障生參加普通大學統一考試。但在2007年(8年前)他報考大學前,整個環境對視障生非常不友善,於是他預作「準備」,即背下整張視力表,蒙混過關。

由於他在體檢時刻意做了一些規避,所以學校並不知道他視力有問題。入學時父母帶他到報到,想跟老師打個招呼,希望老師多加照顧這個視力不好的孩子。老師一聽「視力不好」,馬上提高警覺,「這樣不行,有風險,你得再做視力檢查,如果不合格,得退學。」他們一聽到「退學」,整顆心都糾結了,非常膽怯的到校醫院再做視力測試,沒想到醫護人員對老師的反映不以為然,「視力不好?戴個眼鏡不就行了嗎?」於是隨便幫他填了一下表格,雖然這過程令人膽戰心驚,總算順利入學,這下父母可安心離去了。

不過離開前,他們想到老師的反應,還是回頭,悠悠的對兒子說,「看來不行,這東西(視力不好)還是得『遮掩』。」

浚溢回顧大學四年、研究所三年,都在一種「遮掩」的情況下度過,「現在想想,還挺浪費時間的。」

在中國,身障者的標籤比較負面,貧窮、弱勢、低能……由於沒有人教育民眾該如何理解身障者,所以大陸的身障者也在「遮掩」自己的身份,與社會處於「隔離」狀態。浚溢回憶曾到某個地方,人家知道他看不到都露出訝異的表情,「啊!盲人也能走出來?」還好浚溢的個性樂觀,喜歡接觸外界,在大學時期到處參加社團,如果同學問「你怎麼看不出我是誰啊?」「不好意思,我高度近視。」或者說,「我最近眼睛剛做手術,看不太清楚。」「視障」這兩個字始終說不出口,包括求職。

主修「應用心理學」的他,大學畢業後,老師給了「保送」機會,研究所畢業後浚溢希望未來走「心理諮商」這一行。但投履歷該不該誠實寫自己的視力他很猶豫。有的單位寫了,沒得到回應;有的單位沒寫,得到面試機會,例如上海華東師範大學,但面試時「砰」的一聲撞到桌子,他笑說,「那模樣一定給人呆呆的感覺。」其實他很後悔沒寫,因為後來才知道華師大很早就接受視障者。

求職不順利他想繼續讀書,在中國幾乎不可能,這時他想到印象很好且對身障者比較友善的台灣。「我瞭解到,台灣從小在教育方面就教導孩子如何跟身障者相處,身障者的故事會出現在教科書裡,他們力爭上游的精神是典範。」相對於中國,這方面有所差距。

他向台灣幾所大學提出申請,如願進入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台灣師範大學。

不過來台灣之前,他去了一趟北京,「那是我人生重要的轉折點。」 話說某日,他在新聞裡看到北京有個機構專作殘障服務,包括傳播。浚溢聽他們的節目知道視障朋友可以做飯、旅遊、做廣播……他心想,這種無障礙的生活正是他想追求的,於是投履歷,想接觸他們。

浚溢去北京後整個人「蛻變了」,他開始使用手杖,全面正規的學習自主生活、報讀軟體、盲用電腦……但這些都不像台灣有老師教,而是和同儕互相學習。

這段時間打開了禁錮,其實他內心是個喜歡冒險且活潑的人。他在那裡也認識了與他經歷相似的視法律碩士,還有他的主管——一個很包容開放的低視力兄長,「在這裡,你們就盡情學習你們想要學習的東西吧!」

那幾個月,他們經常到北京各處玩,兩人視為「探險」,「到後來我們探險的地方都是那機構的盲人朋友沒有去過的,哇,我終於有一種『自由』的、獨立的感覺。」

那是去年(2015)5至7月的事。

但來到師大後他發現原來博士班要讀五年,不是他以為全職拼讀,三年應該勉強可以畢業的。如果五年,他要繼續靠父母,而台灣的陸生不能兼職,另外一個人過來,心理上的確有些孤單,加上來台沒多久,北京的朋友向他招手回去創業……總總原因加總起來,他決定「保留學籍」。不過回去做的事情並不很順利,而學籍只能保留一年,他於今年九月回師大,繼續「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心理諮商組」博士班的學業。

今年來和去年不一樣了,他做了一些規劃,課餘之外就接觸其他視障群體,「來之前我已經聯繫好了,」他笑說,「我每週都挺忙的,都會去拜訪他們。」

例如到府中15看電影、參加有聲書協會、展翼合唱團、視障者家長協會、啟明圖書館、台大視障路跑團……不管是一日遊或體驗營都參加,還有人說,「啊,你才來兩個月就玩到我們這邊來啦!」不過也有個志工阿姨叮嚀他,「別忘了,你來台灣是來學習的喔!」

至於台灣的政治環境,他並不覺得特殊,感覺比較強烈的還是身障這一領域,「台灣的視障生教育無障礙這點做得很好,」這是他比較看重的。

提到未來,他認為台灣的學位有利於得到中國社會的認可,特別是「心理諮商」這一塊,但並不意味著無往不利。例如他的目標之一是希望到大學當老師,「這難度仍在,因為沒有先例,肯定有開闊的過程,這一定有些挫折在那兒等著你,但我會去做嘗試。」目標之二是在非營利組織工作,目標之三是自行創業。

目前他正走在理想的路上。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2629-3337, 傳真:(02)2629-3330,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