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那雙未曾緊閉的雙眼

文/星夜

坐在書桌前,耳邊響起的是爸媽一唱一合的吵鬧聲,前一秒鐘彼此還在互相大聲的咒罵對方去死,而下一分鐘兩人卻又好像沒事發生一樣自顧自的做著自己手邊的事,對我而言:這樣的戲碼每天都會在家真實的上演,像家常便飯一樣再平常不過了,只是誰也沒想到,那一次的吵架竟讓所有人都出乎意料之外,爸媽因此而離婚,我和弟弟也成為單親家庭中的小孩。

「蹦!蹦!蹦!」媽媽熊熊燃燒的憤怒之火搭配著充滿力量的踱步聲,加上爸爸肆無忌憚的謾罵聲,原本坐在客廳看電視的我,被巨大的聲響驚動,我不以為意地將眼神飄向走廊的另一端,突然間,地上一道液體從我的腳邊緩緩的流了過來,我蹲下用手往腳邊的液體一抹,攤開手掌一看,「是血!」朝著血的方向走去,拉開隔著走廊與客廳的門簾,「啊!」在我眼前的景象嚇壞了我,爸爸手上竟拿著刀子,一旁還有躺在血泊中的媽媽,我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見我的淚水不聽話的急速落下,顫抖的手朝著媽媽的方向伸出,膝蓋早已癱軟在血泊當中,我提高音量,放聲大哭,抬起頭來惡狠狠的瞪著爸爸,然而,他的眼神卻如此的冷漠及無情,隱約之中透露出一種如釋重負的表情,這樣的他跟以前小時候背著我四處遊玩的爸爸判若兩人,是我未曾見過的陌生人,令我不禁毛骨悚然。此時我跪爬著努力找尋電話的身影,每每爬過的地板上都烙印著血的痕跡,那一瞬間,我真的害怕會永遠失去媽媽,但令我感到更恐懼的卻是那如同陌生人般的爸爸。

「喂!這裡是一一九,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救救我媽媽!拜託你!嗚嗚嗚,求求您!」「小朋友先別哭,說出你家的住址,叔叔才能幫忙救你媽媽。」於是,我重新打起精神整理思緒,冷靜地說出家中的地址,隨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回了媽媽的身邊,焦急的抽了一大團的衛生紙試著想要擦拭她頭上傷口所滲出的血液,我將右手輕輕放在她的頭上左手勾住她的肩膀,此時媽媽眼睛不但沒有閉上反而意識清楚、面目猙獰的瞪著爸爸,而我的淚始終停不下來,就像關不住的水龍頭一樣傾洩而出,媽媽虛弱的撐起她的手輕拂我臉上的淚水,摸摸我的頭告訴我說:「乖女兒,我沒事,不要擔心。」我將媽媽擁在懷裡抱得更緊了。我知道媽媽拼命拖著身子,努力想要睜開雙眼讓自己保持清醒全是為了我跟弟弟。

救護車來到了我們家,媽媽被抬上擔架,我回頭看了又看,卻發現爸爸不見蹤影,而我卻沒有任何的擔心,反而在心裡默默的祈禱著:希望爸爸別出現在我們面前了。而媽媽直到進手術室的那一刻前,都還在擔心我跟弟弟,那充滿焦急的眼神始終掛在我們身上,不敢闔眼,看著這樣的媽媽,我真的既心疼又難過,很無助又無奈的感嘆自己還只是個小孩,什麼忙都幫不上,也恨透那樣的爸爸,毀了我們的家。

「請問是病患的家屬嗎?」這時外公外婆、大小阿姨聽到消息全都趕了過來,護士將大家帶到手術室旁的小房間,醫生出來解釋,他用手指出其中一張人腦X 光圖,「刀子只差零點零零一公分就刺到了頭骨,手術已除去大部分的血塊,只是仍須住院觀察一陣子。」聽到這裡,我的心情安定了許多。媽媽的頭上被纏了一圈又一圈白色的繃帶,烏黑的頭髮沒能將傷口覆蓋住卻多了些蒼白的髮絲,歲月的流逝如此匆忙,在她的身上也留下了痕跡,我才驚覺,媽媽為了我們是如何認真的在過每一天啊!媽媽之後在醫院住了將近一個星期才出院,我們也前往阿姨家借住,那一個禮拜,我相信她真的身心俱疲,一邊調養她的身體,還要一邊掛心思念著我們,就因為這股強大的信念深植在她的心中,才讓她像鋼鐵人一樣堅忍不拔、如同神人般似的神勇。

一星期後,回到媽媽身邊的我們,很明顯的感受到她變得不一樣了,以前的她講話聲音很大、愛唱歌、會講冷笑話,是一個開朗樂觀的人,如今卻常常一個人若有所思、鬱鬱寡歡的躲在房間裡,我明白她承受的打擊與壓力太大,面對我們往後的生活,完全沒有頭緒,不知道該怎麼過下去,或許是太害怕失去我們,她的雙眼把我們盯的更緊了,但我知道那是擔心放不下的眼神,是屬於媽媽深刻的愛啊!

事情雖然是發生在我升國一的那個暑假,但時間似乎無法沖淡一切,每當回想起都還是記憶猶新,一切彷彿歷歷在目,絲毫沒有從我的腦海中連根拔除,反倒在我心上狠狠地刻下一道陰影,對於我們母子(女)三人皆是如此,兩年的時間晃眼過去了,我即將升上九年級,我們的生活也漸漸步上了正常的軌道,媽媽的頭上卻也留下一道長達十五公分的疤痕,雖然已經結痂成為傷疤,但覆蓋在頭髮下那顆受傷的心靈,恐怕是難已平復,而我總是輕輕撫摸著媽媽的傷痕,對著她說:「媽媽,我好愛你!」試圖想要安慰她,並藉此鼓勵著她。

我想我永遠都忘不了,媽媽鮮血淋漓倒在血泊中,那雙無助害怕又心繫掛念我們的雙眼,從她黑亮的眼球中,也照出惶恐的自己,就算已經遇害,她都不肯閉上她的眼睛,還是努力地撐著身體安慰著我們,就怕我們無依無靠,對她而言:孩子就是她的全部,是她心頭上的一塊肉,咬緊牙根使盡全力想保護我跟弟弟,即使是她自己身陷險境之中也不例外。謝謝媽媽!在那一刻沒有閉上眼睛,沒有放棄我們跟這個家,我知道在你心中有著無法抹滅的傷痕,但……請相信,未來的日子我們一定會過得更好,更順利。

備註:本單元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本文為國中組第三名作品。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