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微笑

文/王柏皓

微笑----枯萎花朵,含笑盛開

寧靜的幽谷裡,千萬株含苞待放的小草興奮地喧嘩著,因為花仙子正捎來祝福的信息,分配給每株小草一種顏色--鮮紅、潔白、嫩黃…。花仙子歡喜地說:「小草們,花期到了,等到明天太陽一升起,就綻放出最美麗的顏色吧!」

可是,花仙子遺漏了一株小草,它沒有分配到任何顏色。黎明到來,當其他小草紛紛綻放出鮮嫩花朵,那株被遺忘的小草,擎著一個沒有顏色的枝梗,孤零零被淹蓋在一片花海中,沒有開放便已枯萎……

初綻

我是在殷殷期待下誕生的孩子,是阿公阿嬤盼了好幾年的金孫。迎接生命的喜悅猶如初綻蓓蕾的清香,瀰漫著這個幸福的家庭。誰又能料想得到?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和同年齡孩子的差異越來越加顯著,我是株不一樣的小草!

一直到入小學時,我都還不會說話。記憶中,光是訓練我能開口叫聲爸爸媽媽,就糾結了我整個童年。小時候的我,除了爬走坐臥、吃喝拉睡跟得上評量標準外,在語言、認知、人際互動各大領域的表現幾乎都慘不忍睹!很明顯的,我是個發展遲緩兒。家中氣氛變得不一樣了,笑容從大人們的臉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每個人都竭盡所能用著想得到的方法,只企盼能幫助我快快追上腳步。阿公的民俗療法、阿嬤的求神問卜、姑姑的上網Google、媽媽更是帶著我跑遍醫療院所,上語言課、職能課、心理治療、頭皮針灸、排毒療法……如果說,散盡家產可以換得我「和別人一樣」,我想,他們應該也是在所不惜吧!

然而,這個夢,就在從醫生口中斬釘截鐵說出「自閉症」三個字時,正式宣告幻滅。「自閉症」是甚麼?是像電影「雨人」中,達斯汀.霍夫曼那樣嗎?有著特異的數學才能,卻無法與人有情感交流,終其一生,只能茫然地望著窗外那繽紛世界,蜷縮於教養院角落孤獨一生嗎?為著我棘手的教育問題,爸媽開始爭執不斷,然而,這個家的考驗還沒有結束……就在我六歲那年,疼愛我的姑姑、叔叔,相繼因車禍意外、猛爆性肝炎離開人世,一夕間從長子變成獨子的爸爸,內心深受極大的衝擊,對生命有了不一樣的詮釋,花季稍縱即逝,就算指責聲浪排山倒海而來,他也義無反顧要活出自己的精彩。只是,少了父愛細心呵護的小草,又該如何平安長大?

枯萎

小草們挺直了枝梗,在耀眼陽光下盛放自己的顏色,展現那傲人的成長、揮灑那洋溢的青春。那株不一樣的小草,羨慕著、祈禱著,不管是甚麼顏色都好啊,只要能在讚美聲中順遂長大!但是,沒有人聽得見它的求救吶喊……

自閉症患者與這個世界,就像是阻隔著一道牢不可摧的透明牆,外面的人進不來、裡面的人也出不去。我們的心智其實和正常人無異,無奈受限於天生的障礙,以及人們對自閉症的「刻板印象」,以致於生活中狀況百出、挫折不斷。單純就表面解讀是情緒障礙,深究其原因,往往是因無力改變這悲慘處境,在恐懼憤怒下所做出的種種脫序行為。

我的媽媽不是個喜歡刺激的人,如果可以自己做主,想必她寧可選擇平淡無奇卻不會有意外的人生。或許老天爺就是要磨練她,所以給了她一個充滿挑戰的特別人生。有好長一段日子,她因無法調適離婚旁人投射的異樣眼光、以及請調分行生疏工作的沉重壓力、加上獨自一人承擔起扶養我的重責大任,這更是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那時的我們,就像是飄流於驚駭大海中幾乎奄奄一息,卻找不到一塊救命浮木可以將我們拯救靠岸。所有自閉症的相關書籍讓她越讀心越慌,好不容易排到的療育課程也只是再次確認,我是重中之重,盼不到奇蹟的那一個。媽媽對處境的無能為力,轉為絕望想尋求一死以做解脫,她的負面情緒嚴重影響著我,我快被悲傷淚水淹沒了,卻無法用言語表達內心的恐慌,索性窮盡一切惡搞之能事,抓媽媽頭髮、摔老師眼鏡、在大庭廣眾下躺在地下打滾……我變本加厲折磨著所有的人,來作為宣洩抗議的唯一出口。

我和媽媽的惡性循環,週而復始糾結纏繞,到後來,已分不清誰是「因」誰是「果」,原以為,只能任由生命墜入萬劫不復深淵;沒料想到,就在絕望盡頭處看到了微亮曙光……不可思議,癌症竟化成了星光,將我們從黑暗深谷中拯救出來。

重生

長期處於憂鬱情緒的媽媽,身體終於出了狀況,在我小學五年級時她得了乳癌。這場來得措手不及的病,像是當頭棒喝般將狠狠她打醒。也或許,人們總要面臨生死交關時,才會靜下心來去檢視過往的人生、體會生命的可貴。幸好發現得早,手術後的媽媽找回了健康,也有了全新的心境,她告訴自己,最壞的狀況都撐過來了,未來還有甚麼過不去的呢?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雖然生活中的磨難,不會因著轉念就即刻消失,但你會發覺,當我們欣然接受生命中的不完美,不再緊抱著失去的缺憾不放,轉而去知足珍惜還擁有的,命運之神已悄然走向你、眷顧你。如果註定無法擁有一個平坦順遂、得意大笑的人生,那麼,何不讓自己有足夠的智慧,在身處逆境時,仍能保有灑脫自在的淡然微笑?

「今天是我在越南上班的第一天,忙碌又踏實,特拍攝此照片以作紀念。」手機裡傳來阿公笑容燦爛的照片,以及滿滿能量的訊息。75歲高齡退而不休的他,隻身一人到越南從事他一生熱愛的鑄造業工作,積極正向的生活,找尋生命的價值,再一次綻放出生氣蓬勃的花朵。

我漸漸明白一件事,每個人都會找到生命的出口,就像是爸爸、媽媽、阿公。 那麼,還在牆內不得其門而出的我一定也可以的,只要耐心等候。

回顧我的求學過程,小學一到四年級在普通班、五六年級及國中階段在特教班。普通班的課程與融合環境,就像是營養的肥料,供給我生命所需的各種養分;特教班裡經驗豐富的老師,像是充滿愛心的園丁,永不放棄地找尋方法想讓小草開花。冬去春來、花落花開,我和媽媽平靜寬心,不預設目標、不放棄努力,踏實生活著。直到有一天,我遇見了一位獨具慧眼的園丁,她發現了這株沒有顏色的小草,並教導我被看見的方法──注音鍵盤打字。終於,我找到了走出透明牆的方法!

盛開

我在一大片隨風搖曳的花海中,慌張失措的找尋那株隱形花。被壓在牆角的隱形花,聲嘶力竭的吶喊著「我在這裡,有沒有人看得到我啊?」我感覺身軀像是被千斤頂壓著,全身僵硬無法動彈……

鈴–鈴–鈴,清晨六點一刻,鬧鐘響起。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房門外傳來媽媽、印傭阿姨的聲音「XX該起床,準備上學了。」伸伸懶腰、清清腦袋,原來只是噩夢一場!是的,現在的我,已經是個即將升高二,就讀普通班的帥氣高中生了。

自從學會打字溝通,找到被看見的方法,我的感受可以表達、情緒得到穩定、 人也變得比較有自信了。在國三那年,我向老師、媽媽提出我想唸普通高中的想法,對於一個口不會說、手不能寫的特教班學生來說,這簡直是癡人妄想,但勇敢逐夢又有何妨?透明牆外那個新奇有趣的世界,有著許多美好的事物正在等著我呢!不要因為害怕失敗就不敢前進,頂多嘗試過後還是回到原點,那時,就給自己一個滿滿能量的微笑,告訴自己盡了力就好!

我和印傭阿姨肩並著肩往校門口走去,教官親切的和我們打招呼;校園裡迎面而來的同學,毫不吝嗇熱情的揮手說「嗨!早安。」這就是我現在高中生活的日常。

為了協助我適應新環境,印傭阿姨當起了書僮,每天陪我上學。也因著這樣的因緣際會,讓沒有機會念高中的她,意外圓了夢想,成了班上的一份子、同學們口中的大姐姐。一個聽不懂的外國人、一個不會說的自閉生,看似突兀卻毫無隔閡的融入於人群之中。友善的校園接納著與眾不同的我,讓我得以學習成長;同學們也經由與特殊生相處的過程中,學會了包容和同理心,體會到平順並非必然,更懂得珍惜自己所擁有的幸運。原來,在接受大家幫助的同時,我也有能力回饋人群。

所有的顏色都是上天賜予的,都能將那片花海點綴得更加美麗動人。無須看輕自己,敞開心房接納最真實的樣貌;挺起枝梗勇敢綻放最適合的顏色;然後,生氣蓬勃盛開整個花季,被人看見,贏得滿堂喝采。

小草終於明白了,隱形色一樣可以耀眼奪目,它開心地笑了。

耳邊傳來輕柔柔的聲音,花仙子歡喜地說:「太好了!最特別的小草,祝福你!」

備註:本單元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特此說明。本文為文學類高中職組第三名作品。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