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最美麗的符號

文/林孟駿

那一抹微笑

我是一匹逆風而行的駿馬,在崎嶇的人生道路上奮力奔馳,儘管豆大的雨珠模糊了我的視線,強大的風阻讓我舉步維艱,毒辣的豔陽更試圖把我的熱情融化,但這些卻從未能阻礙我前進的步履,只因眼前有一道影像激勵著,那是我自幼熟悉的身影,那是媽媽的笑容。雖然我聽不清楚她在說些什麼,但卻可以感受到她正一聲聲為我大喊「加油!」我看見一雙閃爍著慈母光輝的眼睛正靜靜看著我,似乎在告訴我:「不要怕!有我陪你。」自孩童時起,心中就能感受這聲聲輕柔的呼喚,它成為我信心與勇氣的來源,母親永恆而堅固的愛是幽暗中的明 燈,指引方向,也補足我心中的缺口。十三年來,母親用微笑引領著我,讓我忘了身體的缺陷,忘了無聲世界的寂寞,也忘了自己的與眾不同。

現跡

從小我就是一個安靜又靦腆的孩子,當其他小孩都在大聲嘻鬧、奔跑時,我只是坐在一旁,不吵也不鬧,獨自翻閱童話繪本,媽媽因此認為我是一個沉靜且和順聽話的孩子。但是,我真的「聽話」嗎?我聽不懂媽媽話中的含意,理不清四聲的輕重,甚至不能辨別他人語氣中所傳達的喜怒哀樂情感。我很想知道,但是……我聽不到啊!年幼的我不知道如何表達,只能在媽媽一遍又一遍耐心的教導下慢慢地學習說話。只是這一遍又一遍常使得媽媽心力交瘁,她甚至懷疑我是不是有心智方面的問題,但是她不願去相信,只一心認為我是一個晚熟的孩子,假以時日必能表現得和一般的小孩一樣,甚至比他們更好,因而忽略了我有別於一般正常孩子的發展狀況。一直到一位在高雄長庚醫院擔任醫護工作的友人帶孩子來家中拜訪,觀察到我有不同於一般小孩的行為,在她的建議下,媽媽特別帶我到長庚醫院兒童心智科看診。當醫生告訴媽媽我是屬於「雙耳中度聽力障礙」時,媽媽似乎一時無法接受,當場昏了過去。醫生的話我聽不懂,也不想聽,我不知道這個「壞醫生」到底跟媽媽說了什麼,只是用力搖醒媽媽,再用手輕輕抹去媽媽眼角旁溫熱的淚水,告訴她:「我們回家,我不喜歡在這裡。」

之後,媽媽又帶我到其他大型醫院做更精密的檢查,最後選擇了高雄醫學院做定期追蹤,自此我被認定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聽障生。裝上助聽器之後,漸漸聽得較清楚了,但有時候沒辦法辨別聲音是從哪裡來,彷彿連這高科技的儀器也在戲弄我,我變得有點排斥,想回到那個什麼都不用擔心的無聲世界,但是又怕看見媽媽難過的眼神,每個禮拜我都乖乖跟著她到雅文兒童聽語文教基金會上課,也用心學習如何傾聽說話並與人溝通。

和樂

自從認真配戴助聽器之後,我的視野變廣了,眼界也高了,我開始注意到周遭人臉上的笑容是因為我而漾開來的。平時在家裡我會和家人一起看書、看電影、聊美國 NBA 球賽;假日時爸媽為了開闊我的視野,常帶我到戶外去,聽聽田野間青蛙鳴叫的聲音和樹林裡的蟬鳴鳥叫,或者到海邊聽海浪拍打在消波塊上以及貨櫃輪船進港口鳴笛的聲音。只要時間允許,我們也會出國旅遊,以學習國際禮儀及了解不同國家的民俗風情。在一次次的出遊中,讓我感到得意的是:因為我,全家投入大自然的懷抱,也因為我,家人共同經歷了數次生態與環保之旅。這都要感謝爸媽的用心規畫,讓我們在與自然親近的時刻更拉近了家人情感。在家裡,我喜歡和爸爸鬥嘴,陪媽媽逛菜市場,提菜籃,像個小跟班一樣。假日時我會和哥哥打籃球、PK樂高積木,偶爾還會和姐姐一起來場鋼琴及二胡合奏。我最愛坐在外公的大腿上聊歷史人物,考外公世界地理,我也會和舅舅一起打籃球、游泳……在家人眼裡,我是最正常不過了,因為一抹微笑,一道眼神我就能夠明瞭他們的意思,何必言語?

說到體育那可是我的强項,我幼稚園時就參加過好多場直排輪比賽,得過議長盃、區長盃冠亞軍數座,小學六年每一學年運動會的田徑項目都拿過冠亞軍,103 及 105 學年參加高雄市身心障礙全民運動大會,獲得田徑第二名及立定跳遠第一名的優異成績。在藝文表現方面也不差,曾以二胡代表學校參加全國音樂大賽南區團體組,數度奪得優等,101 和 103 學年參加南區國語文朗讀比賽,雖然沒有得獎卻也得到非常寶貴的經驗,另外,多次參加高雄聲暉繪畫比賽也獲得不少獎項。誰說我沒有能力?我除了聽力稍弱,其他一點也不輸人﹗

國小六年,我在愛中感受自在的氛圍,知道自己沒有什麼不同,了解自己可以朝多面向發展。上了國中,不久大家也都了解了我的狀況,和同學們混熟以後,有時候他們還會和我開玩笑,故意一直喊我的名字,我聽得到啊!這時候我就會用白眼回應他們,然後裝成殭屍走路的樣子,一路朝著同學站立的地方走去,常把女生嚇得花容失色,這時候我反而會哈哈大笑,覺得他們超級沒膽。打掃時間走過女廁前,裡頭女同學看見了,還會故意要我幫忙拿垃圾去倒,我抖了抖身子,表示不敢恭維,逗得一群女生笑得花枝亂顫,真是的,想戲弄我?門兒都沒有!

阻礙

雖然大家都對我很好,但我也有遇到不如意的時候,有時候不太認識我的人喊我,我沒有回應,會被認為是「耍大牌」,有時會被罵,這讓我感到很受傷,以前會躲在角落裡啜泣,因為我也不想這樣啊!但我想到自己已漸漸長大,這樣的情形可能會一再發生,不能再依賴父母師長及同學幫忙,要自己想辦法解決,而不是自怨自艾,因為被誤會而鬱鬱寡歡,所以我開始學著告訴對方:「對不起,我聽不清楚,能不能再大聲一點,或者用筆寫下來,謝謝你!」我要化被動為主動,這也是學著為自己發聲的第一步。

我在課業上可以跟上大家的腳步,但是一次體育競賽卻讓我心裡感到十足的愧疚。那是國一的水球比賽,之前已經輸了一場,所以我們有不能輸的壓力,否則就會被淘汱出局,我是班上的猛將,在「前線」和另外兩人組成三人進攻團隊。這一局的戰況特別激烈,你來我往,只見球在水上不停翻轉,被擲過來、丟過去,這時候已經接近倒數時刻,三比四的戰績讓我非常緊張,好怕會落敗。就在目光不停找尋球的蹤影時,瞬間有人將球丟到我的手上,一時讓站在敵方球門前的我備感壓力。混亂中我看到班上負責丟球門的同學對著我大喊,他的嘴巴噘成一個圓,他到底是說:「投」還是說:「NO」,他是要我馬上丟球門還是立即把球傳給他?當我了解隊友是要我把握機會直接射門時,球已經在手上停留了一陣子,隨著球離開手的剎那,哨音響起。

「進球耶!」我高興得跳起來歡呼,可是隊友們卻面色凝重,二十幾秒後球賽結束,我才知道因為握球超過五秒,即使進球了也不能算分,這多出的「一秒」讓我們班慘敗滑鐵盧,只能黯然吞下敗仗。事後沒有人責備我,老師一直說大家辛苦了,還請我們吃東西。我怎麼吃得下?如果我早點射門,就能和對方打成平手,爭取延長賽,爭取勝利的機會。我不懂,為什麼沒有人怪我,難道我不該被罵嗎?

感受

我不想被同情,但如果同學真的罵我,我又害怕自己會承受不住,反過來責怪他們沒有同理心,不了解一個聽障人士在非常時刻的掙扎。突然間,我好想外婆,想要回到幼年時期和她在一起的時光,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那時外婆家還有一位八十幾歲的曾祖母陪我玩,傍晚時會在院子裡拿著扇子趕蚊子,唱日文歌給我聽。曾祖母黝黑的臉上架著一副眼鏡,滿頭銀灰色的頭髮很漂亮,她講臺語時我總是一副聽不懂的模樣,她常笑我是「外省仔囝」,但只要我喊她一聲「阿祖」,她就會笑瞇了雙眼。外公家在鄉下,四面是綠油油的稻田,爸媽因為工作忙碌,把我託給外婆,四歲時才把我接回家,但之後我們會常常回去看阿祖。當阿祖知道我有聽力障礙時還難過了好幾天,但她卻智慧地教媽媽要更用心教育我,只是阿祖在高齡九十四歲於睡夢中辭世,我有時會在夢裡看見她的笑容。

我是一個聽障者,除了聽力受損,我和大家沒有什麼不一樣,我有愛我的家人,關心我的朋友。感謝媽媽為我勞累奔走,她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句話都深深影響著我,彷彿茫茫大海中的一塊浮木,也像是黑暗中的一盞明燈,總在我忙亂失措的時候給我希望,給我安定的力量,未來的路即使崎嶇,但我知道自己是一匹承載著滿滿的愛,逆風而行的駿馬。在築夢、追夢、圓夢的過程中,媽媽的微笑是支持我堅持下去的力量,她的微笑,如春風輕撫一般,帶給我豐潤的生命力,在我得意的時候洋溢著滿足的神采;在我失意的時候充滿著不捨的眼神。她淡淡的笑,鼓舞著我,即使挫敗也不要灰心。她的笑告訴我:用笑面對一切,所有困厄都可以解決。她的笑容給我力量,這帶笑的臉,在我眼前,更在我的心裡。

我會努力成長,因為聽力障礙是老天爺送給我的禮物,不能退回,我會珍惜這份禮物,勇敢向前,成為身障者的楷模,帶著榮耀與驕傲,展現生命的熱力與亮度。期待有朝一日,我能看到愛我及我愛的人,個個臉上流露滿意的笑容,因為我已經用行動走出障礙,迎向璀璨未來,我要用滿溢的幸福告訴大家:謝謝你們一路用微笑陪伴我,我也以燦爛的笑容回應你們。

是的,微笑,是我的生命中最美麗的符號。

備註:本單元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本文為文學類國中組第一名作品。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