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媚力新視界》,十位堅強視障女性的奮鬥故事

文/編輯室   

這是一本扣人心弦,改變你對盲人刻板印象的精彩好書,也是繼《美麗新視界》描寫十位各行各業的男性視障者故事的姊妹作品。我們特別遴選出國內十位具有女性媚力的視障朋友,聘請作家將她們如何面對失明的打擊,樂觀積極活出生命的精彩故事做一見證,與讀者分享。   

她們雖然看不見,但在肩負職業婦女的多重角色—為人母、為人妻,另在職場上也不讓鬚眉;她們有大學老師、心理諮商師、程式設計師、特教老師、法律助理、社服人員等等。在休閒娛樂上,和你我一樣,她們也有人會摸幾圈、愛好游泳、騎單車及唱卡拉OK等。 br>

媚力新視界封面   

書中有總統夫人周美青的序(雪地裡的松樹香)的鼓勵,還有陳長文(光的使者,雷的嚮導)的支持和李家同(天助自助者)的關心。

《媚力新視界》在介紹十位女性視障者奮鬥的故事,分別為張雅惠、陳盈君、尹蔭芬、郭淑瑛、林貞伶、詹秀惠、郭淑琪、陳南廷、黃壬怡、賴淑蘭。以下是這本書的簡介,讓大家先睹為快。

化災難為美麗的祝福-張雅惠

「轟!」四百度的高溫液態鹽瞬間爆開,往正在做「鹽浴熱處理實驗」的張雅惠臉部和雙眼潑灑而去,宛如有人粗暴地將正演在興頭上的電視「啪」地一聲關掉,螢幕上除了一片闃黑,什麼也沒留下;「我失明了!」張雅惠的腦中瞬間浮出這句話。

確認身旁無行人經過,勇猛向前衝的雅惠,不顧形象吶喊出深藏心中已久的話語: Berkeley(柏克萊),我不甘心啊!你還我眼睛!你拿了我的眼,我定要來這拿學位!」

這次美國行,讓她想到保羅科爾賀筆下的牧羊少年聖狄雅各,也記起書上的一句話: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 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的。

衝破黑暗創造生命光熱-陳盈君

「我討厭人家說我讀書很辛苦,也討厭聽到人家說我很厲害」,陳盈君說,她喜歡當個平凡人。

「每個人有該走的路,還有適合自己的位置。」陳盈君說,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選擇的道路是否會有「難走」的問題,萬一遇到困難,可以想想看有無辦法解決,因為「很難走並不代表不能走」,陳盈君語氣堅定地說,因為沒試過怎知不行呢!

在姊姊的眼裡,陳盈君是個自立自強的女孩,有著超齡的成熟,她總是律己甚嚴,從不讓父母或姐妹朋友們操心,有時卻看得令人心疼。

不認命、不輕言放棄的陳盈君,正試圖探索自我生命的潛能,活出一個不受黑暗枷鎖拘束的美麗人生。

黑暗中活出生命光亮-尹蔭芬

因手術對於視力改善有限,於是她告訴自己,「我必須在沒有失明之前,到美國留學……」

「不行,我不能這樣就認輸!」尹蔭芬當下決定,親手用打字機趕出一封申訴信寄到美國向主辦單位反應,現行的托福考試制度對視障者非常不公平,要求主辦單位注重視障者的應考權,並成功申請到可以請一位自己熟識的外國人當閱讀者替她念考題。

但若遇到大風雪時,草地被雪覆蓋,她無法找到草地,也無法找到回家的路。如果不小心迷路了,尹蔭芬只好站在原地等待起風,努力聞出松樹的香味從何處飄來,再用手杖四處敲打,敲到松樹後就可以重新定位,找出回家的方向。

用愛當階梯 從人生谷底爬起來--郭淑瑛

由於家中沒有男孩,父親不但期望她擁有傳統女性所擁有的各項美德之外,更希望她像男孩子一樣地獨立、堅強、果斷。因此,造就了日後她內外個性強烈不一的性格。

郭淑瑛開始恨她的父母親為什麼生下她,為什麼要讓她來到這個世界上,受這麼多的苦。這樣的恨,緊緊地包圍著她,讓她無法呼吸、無法思考,甚至幾近到自我毀滅的地步。

郭淑瑛把對父親的恨,轉換成一種動力,推動著她不斷地往前走,她也變得不輕易妥協,養成了不易認輸的個性,因為她不願意讓人看笑話。

醫生告訴她,這是視網膜病變,目前在醫學上還無法醫治。

有一次,郭淑瑛去台安醫院看診時,碰到一個先天患有憂鬱症的女孩,積極地向她傳福音。說也奇怪,原本反對基督教的她,卻接受了基督耶穌作為她的道路、真理與生命,這正符合了聖經中所說的「人的盡頭,是神的開端」。

郭淑瑛感謝神使她成為自己祝福的管道,服事那些被遺忘在角落裡,極需神大能手救拔的人。郭淑瑛感謝主在服事中,使她看見自己內在生命的自私、敗壞與污穢,使我可以藉著神所賜的能力,心被恩改,生命被拓寬。她更感謝神在服事中,從他人的艱難,看見自己是個多麼蒙恩的罪人。郭淑瑛真知道自己離了耶穌,一無所誇,更一無可取。

苦難有時是祝福的化身。當初,重重的苦難將郭淑瑛打落谷底,如今,她因著從神得來的愛,藉著這些愛,關懷週遭的親朋好友和弱勢族群,更幻化成一階又一階的階梯,讓她從人生的谷底爬了起來,而且漸入佳境。

當機會來敲門-林貞伶

某天,林貞伶趁沒課時,和同學約好打球,準備在球場上盡情展現身手。個頭高瘦、動作矯捷,林貞伶向來是隊上的主力球員,正當她伸手要接隊員的傳球時,原本清晰的籃球影像忽然變得模糊起來,掌握不到球移動的速度,她還搞不清楚怎麼一回事時,球已不偏不倚擊中了她的眼睛,造成嚴重瘀血。

那一天,林貞伶從台大法學院走回宿舍,在這條她再熟悉不過的小徑上,風吹過樹梢的颯颯聲,週遭的鳥鳴花香,這一切在她眼前瞬間鮮活了起來,她腦中閃過了一個念頭:人生的前二十年,上帝讓她看盡了這個美麗、精采的花花世界,就算以後再也看不到了「但也夠了,不是嗎?」

爸媽見她眼睛不方便,又東奔西跑的,總是勸她放棄,「反正家裡也不需要你出去工作,何必那麼辛苦?」但林貞伶總是以「不去嘗試,怎麼會有機會?」

她最害怕的是遇到在原地不動的人,眼睜睜看著別人不斷向前超越,卻只會在一旁埋怨「別人為何不等我?」這樣的人「別人想幫都幫不上忙。」

她忙得沒有時間唉聲歎氣,怨天尤人,她只深信,當機會來敲門時,「Do Your Best!(盡力而為)」就足夠了。

建立理想擁抱光明-詹秀惠

「第一位文學博士,詹秀惠昨榮獲通過」。民國六十四年九月四日,台灣媒體出現了一則標題斗大的新聞,報導潛心鑽研中文語法學的詹秀惠成了台灣第一位文學女博士。

小學四到六年級住在外婆家的時候,她就經常趁四下無人時,虔心跪地向天祈禱:「為什麼我看不見,讓我看見好不好?」到了冬天的晚上,詹秀惠也經常等到祖父母入睡之後,憑著微弱的夜色走出家門,摸黑到距離住家不遠處的陸橋,雙腳跪地之後雙手合十再問一次老天爺:「為什麼我晚上看不見,可不可以讓我看見?」

到了冬天,每天四點多放學時,從虎尾搭車回到西螺的四十分鐘的車程中,詹秀惠總是擔心五點天黑之後找不到家,於是只好聽著在同站下車的同學腳步聲,一路走回家,但仍有時會因視力不佳而撞上路旁的大樹,或一頭跌進路旁的大水溝,回到家中時滿身泥濘,鞋子也髒了。

教學研究工作不能停止,逐漸喪失視力之後,她買了五、六台錄音機放在身邊,把需要研讀的書籍轉錄成錄音帶,需要的句子則另外錄音存放,辦公室中除了書櫃之外,還有兩三面專門保存錄音帶的「錄音牆」。研究工作比其他教授辛苦三倍以上,詹秀惠終於突破視力的侷限,發表了多篇富有學術價值的論著。

莊子在《人間世》提到:「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人是自然的循環體,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人生是苦澀的,如何突破苦澀的生命,如何突破,只有冷靜下來,回想生命的本質,苦苦樂樂,有些苦,能突破的時候,就會苦盡甘來。

完全無法突破時,只能安心承受,這個苦難,慢慢學會了如何面對不安定的生活層面。

螢之光-郭淑琪

為了繼續業務的工作,郭淑琪最初拒絕拿導盲杖,怕客人看到後會不信任她。但接連在客戶家門前被車撞、從朋友家樓梯跌落,後腦縫了二十幾針後,加上有位待她很好的主管提醒她「命重要還是面子重要?活著才有希望,不是嗎?」她才拾起手杖。

父親生前常說的一句話突然跳了出來「在哪裡跌到,就從哪裡站起來。」她接著想到「這是父親傳承給我的生命態度,而我也應該將這樣的生命態度傳承給我兒子才對。」

她始終相信,人類最美的地方是因為有愛,帶著愛與好奇,不僅讓自己的生命更精采,也因給予,生命會變得更豐富。

眼睛看不到,郭淑琪的天空反而更寬廣,美麗的螢光在夜空中閃爍不停。

享受當下的每一刻-陳南廷

「碰!」、「胡!」每周六下午,陳南廷家中固定有一場麻將家庭聚會,牌搭子包括她和先生王忠義、陳南廷的母親、阿姨等,牌桌上笑語喧嘩,也免不了夾雜輸家的惋惜聲,叫人驚訝的是,四人中有二人是視障者。

視力變差,不影響陳南廷喜歡上學這件事。老師、同學都對她很和善,每天上學由媽媽載她去學校,放學時,則是排路隊回家,陳南廷牽著好朋友的手,一路上和大夥嘻哈打鬧回家去。

先不要給自己預設太高的目標,何況,「計畫跟不上變化,變化跟不上一通電話」,太過勉強,反而易造成太大的壓力,也可能讓身邊的人都不開心。

陳南廷的「頂多哲學」和一顆勇於冒險、好奇的心,為她的生命增添了很多芳香。

身心障礙生的心靈守護者--黃壬怡

她是台灣第一位選擇教導不分類身心障礙資源班的視障老師,負責教導罹患自閉症、亞斯伯格症、視力障礙、肢體障礙、智能障礙、學習障礙等各類學生,「我不否認,我真的很用心在經營我的生命。」回首往事歷歷,黃壬怡吐出了這一句話,臉上掛著一抹燦然的笑。

她期許自己未來能夠幫助更多身心障礙者,跨越心理層面的障礙。有鑒於身心障礙者在找工作的時候,許多企業或機關行號還沒有考慮就先拒絕了,黃壬怡希望透過教育的方式,由上而下地改變社會大眾對視障者的觀點。

擔任視障巡迴教師時因有著視障的身分,曾經讓家長心生疑惑,甚至曾有視障學生的家長問她:「妳這樣(指視障)可以教導我的孩子嗎?」此時黃壬怡就會告訴家長:「讓我試試看吧!」身為視障者,黃壬怡更能理解視障學生的學習困難與盲點,經過一陣磨合之後,家長們看到學生有進步,就會了解到,大家都是「用心」對待孩子,也較能理解彼此的立場了。

由於視力的限制,黃壬怡準備教學課程時需要花很長的時間,例如別人只要花半個小時就能完成的教案,她可能就要做五個小時。

與盲共舞-賴淑蘭

賴淑蘭一直認為失明是上帝看重她給她的一門功課,而且不是一份普通的功課。成為全盲的這七年來,她從零開始學習自我接納、定向行動、盲用電腦、按摩、攻讀碩博士,期間還組織了一個視障者重建協會,過程中,自是波濤洶湧,驚濤駭浪,但她最大的願望從不曾是成為他人口中的「女強人」、「女超人」,更不是「弱者」,而是一名簡單、純一的「普通人」。

隨著時光流逝,對這個疾病愈了解,心頭的壓力愈大。從輕度、中度再延伸到重度,漫長廿年的歲月中沒有如雲霄飛車般的驚險、猛烈起伏,但「等待」失明過程中的恐懼和煎熬,卻比真正的失明更讓人窒息、難捱上千百倍;在已進入不惑之年中段時,賴淑蘭成為重度視障者。

從否認、震驚、憤怒到接受,賴淑蘭如今能以「與盲共舞」的豁達心態繼續人生旅程,其實是用淚水、汗水甚至血水堆積、換取而來的。

因為不想做個「沒路用」的人,賴淑蘭拚了命學習各種「盲人技能」;為了平衡「舊我」和「新我」,更是花了好大一番力氣重新省視內心,學習接受自己,但有一個比自我接納更大的障礙仍擋在前方的路上,不僅對她個人,也是對國內的視障者而言,她稱之為「社會我」,又名「鏡中的我」。

看不見在賴淑蘭心中從來不是件「美麗」的事,她也從來不想當「生命鬥士」,只希望做個以認真態度面對生命的平凡女子。一路上,她也遇到許多不吝伸出援手的好人,讓她在肉體的眼睛逐漸衰敗同時,內心的活力仍能日日增強,像個正在長大的小孩,以一種不同的身分、一種另類的方式,繼續奮力跑人生下半場的路。

《媚力新視界》(含有聲書光碟)這本書是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在歲末年終送給廣大讀者和閱讀不良的朋友們的一份大禮。光看目錄就可感受到書中所散發出來的一股既溫柔又綿綿不絕的生命力,希望這本書能陪同各位讀者渡過寒冬,迎向萬物滋長的春天。

該協會提供300本新書供各視障社服團體、各級學校圖書館、資源教室等索取,每單位以三本為限。索取贈書單位請先以電話聯絡,取得贈書編號後,郵寄郵資五十元到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該學會將在十二月底前將書寄出,贈完為止。

本書也提供一般讀者預約,原價NT$300,預約價可享七折優惠NT$210,優惠期限至民國98年01月15日止。請至郵局劃撥,劃撥帳號:19842545,戶名:社團法人台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隨時聯絡:

電話:(02)2389-4915分機11

聯絡人:曾道明

地址:(108)台北市萬華區康定路64號五樓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