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短篇小說第一名

來發

文/林再發   

來發覺得自己一定是聽錯了,清仔怎麼可能會討厭他呢?明明他是這麼眷顧著清仔的手機攤子的,不是嗎?   

那個時候,清仔就在來發家附近擺攤,賣時下最流行的手機套,清仔總是將手機套小心翼翼地從袋子裡取出,然後一個一個地擺放整齊,而他擺攤的桌子也不隨便,雖然那僅僅是一張佈滿ㄅㄆㄇ注音符號的學字折疊桌,清仔總是先花上五分鐘仔細擦拭的,深怕平時堆放在空地上的小桌污了那些展示的手機套。來發心裡記得的清仔,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清仔人好,動作也細,老婆總說來發若有清仔那一半的龜毛潔癖,她也可以省去半天的家事了,一定沒錯的,清仔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啊。   

然而清仔擺攤的地點,卻總是讓來發覺得不大理想,清仔的小攤子雖然在大馬路邊,但是這裡畢竟是安平五期,五期是海埔新生地,後來才漸漸多了人,但是人口從台南市區慢慢遷入,也不過就是這十年來的事情,因此五期這裡最多的就是平房和連綿無盡的透天厝,以及空置的大樓與新建案,哪裡來那麼多人潮呢,來發經常建議清仔應該轉移陣地,譬如說搬到安平古堡周邊,或是人潮洶湧的安平老街,租錢或許多些,但是機會總是也多點。   

清仔總是笑一笑,說是保守些得好:「恐怕我是沒那個身命賺大錢唷,哪像你,發財的機會隨便就有。」來發無奈,但聽清仔這麼說了,除了心裡替他暗自可惜以外,也覺得來發是由衷地看得起自己的兄弟,又更增加了要幫忙清仔發財的決心。   

然而其實,來發是名跛腳,說來境遇又較清仔更為不易,清仔雖然兩袖清風,別無恆產,但下無子嗣、上無父母,老婆也在小電子工廠裡當作業員,小家庭勤儉些,也是容易的;來發除了身體上的不便,還因為前幾年受人矇騙合夥,倒了上百萬的債務,把過去攢存的積蓄全給賠光了,然而年紀一大把,要再謀生談何容易,勞動的工作嫌使不上力,動腦的工作又毫無背景。因此,對於年邁的來發來說,初出社會的兒子無疑是他老夫妻倆希望的來源,兒子學歷不高,但生來一張俏臉與甜嘴,從小就廣受街坊鄰居喜愛,出社會後便進入靠嘴吃飯的保險業,還果真混出一點名堂來。   

來發夫婦既然生活所需全靠兒子,總覺得心裡對不住,讓兒子初出茅廬便背起老父母來,於是,來發想出了個妙法,既然兒子的嘴皮子遺傳顯然來自於自己,不如也就閒來無事信步走走,幫忙兒子拓展人脈,若能因而替兒子結出善緣、買了保險,那麼自己就不至於造成兒子的額外負擔;來發心中暗下決定之後,便鎮日在住家附近像蜜蜂般盤旋,而由於來發走路顛簸搖晃,本就容易辨認,而來發的嘴皮子又十分溜達,到哪裡都與人搭得上話,因此很快地便在五期一帶結識了不少人家。   

清仔便是來發這樣認識的。某日,當來發又在五期一帶搖晃過街的時候,看見公有停車場旁的大馬路邊,竟多了家小攤子,來發趨前關切一番,就這樣結識了清仔。清仔人如其名,像清湯般順口不黏膩,話不多,人長得清淡乾淨,來發一見便覺得這青年人十分討喜,便抓著清仔說東說西,連忙把五期這一帶裡他所認識的人家全盤托出,非得要讓清仔快速進入這地盤裡才行,這一帶的人家在來發的口中道來,簡直如同地圖座標般清晰:右前方的大樓主委人很熱情,轉角義大利麵攤的女老闆為人慷慨,藥房老闆娘則不可接近等等;清仔一邊擦拭木桌,一邊微笑傾聽,並未多說些什麼,來發覺得這青年人動作纖細又沉穩,總沒來由地覺得清仔是個好人,心想他必定只是時運不濟,改日若有發財的機會,他必定要推清仔一把,來發又想,清仔如今這樣必定也無閒錢買保險,因此他只隨口提及自己兒子在某某保險公司上班,至於詳細保單資費等等,便全沒說出來。   

於是從那日之後,來發的蜜蜂盤旋工作又多了一樣了,他現在除了替兒子結識推銷保險的人員清單之外,也兼負告知新開手機攤的消息。來發逢人便說:「空地邊的那個年輕人可憐唷,手機套擦得乾乾淨淨的,都沒人買,要是有人缺手機套的時候,不用去夜市,去找他買。」   

而除此之外,來發自己也向清仔光顧了好幾次。來發進行他的例行盤旋散步的時候,清仔的手機攤就是他心目中的中繼休息站,來發認為攤子必須有人氣才會有買氣,因此當他信步疲倦的時候,便到清仔的手機攤前稍事休息,兼關心清仔的每日生意;然而站著站著,若是生意冷清的時候,來發總覺得不忍,因而在不知不覺之間,來發的手機套便有了三副,兒子也有三副,就連節儉的妻子,來發也替她買了一副替換,如此行為自然不免在回家後討妻子一頓好罵,但來發總是向妻子說情,說清仔的生意如何冷清可憐,妻子一氣之下也沒好話,只叫來發掂掂自己斤兩,便把手機套向抽屜底扔去。   

久而久之,或許是來發的熱心廣告有了點效果,又或者是清仔的攤位旁多了家香味逼人的鹽酥雞攤,於是捎來了點人氣,清仔的手機攤生意逐漸有了好轉的跡象,雖不致門庭若市,但一天裡賣出十幾二十個總也是有的;來發見狀,心裡高興,也向兒子說起這事,兼請兒子幫忙催加油門,廣告給保險公司的客戶週知。此後,不僅馬路邊的路過人們無意間成為清仔的客戶,加上俏臉甜嘴的兒子廣告之下,間或也有保險客戶、業務人員特地趨往捧場;清仔擺攤的空地由於是台南市政府閒置的公有地,附近居住人口漸多之後,鹽酥雞攤、臭豆腐攤,賣飲料的,賣滷味的接連進駐,漸成了提供附近居民吃食遊玩的微形夜市,清仔的生意也於是更能做下去了。   

然而,在這樣的一片好光景裡,某日來發例行他的黃昏散步之時,發現清仔的手機攤竟然消失了,且從此不再出現;來發心急想著,清仔生意正好,怎可能突然不做了呢?若是不做了,又怎可能一聲不吭,完全沒有通知他呢?來發細細回想先前與清仔的談話,也全無退隱跡象,清仔甚至還說他打算下個月兼賣點髮飾呢。來發愈想愈不對勁,然而左右遍尋其他攤位老闆,也全無人知。   

清仔就這樣消失了。   

清仔消失數年後,來發幾乎已經遺忘了曾有這麼個人的時候,某日,來發才再有清仔的消息,那是兒子來說的。然而兒子卻是氣急敗壞,要來發往後別再進行他的黃昏盤旋了,兒子說來發的黃昏盤旋已經沒有多大意義了,附近的客戶能認識的早認識透了,而且最主要的,兒子說來發說話不經大腦,害他白白跑了一名大客戶。「大客戶──?」來發心想,自己幾時替兒子跑出了個大客戶了,自己怎麼可能有眼不識泰山呢。   

「不就是那個清仔嗎,我前幾日碰見他了。」兒子說,清仔變了個人,衣裝光潔,還開著時尚跑車,現在跟老婆住在東區新建的電梯豪宅別墅裡。   

來發聽了又驚又喜,清仔終於一洗落拓了,他就覺得自己的眼光不會錯的,清仔是個看上去就光潔的人,落拓下流只是一時罷了。然而兒子恨恨地說,人人都傳言清仔是中了樂透,發了橫財,幾年不見就忽而攢了這麼多錢,怎麼想都不合理;來發心想,那也沒錯,但總算是發了財,如今兒子也方便向他推銷些保險,那麼多的真心交情,總不會不值一張保單吧。   

然而兒子卻說:「清仔說一張也不會跟我買!因為他說你爸爸成天跑來說我可憐,笑我可憐,還說我不會選位子擺攤,可我後來生意做起來啦,而且我現在也發財啦,我偏偏一張也不買!」   

來發這才恍然大悟,他是常說清仔可憐沒錯,但他是真心憐取清仔的啊,他希望人人聽了同情向他購買,可是原來清仔並不這麼想,反而覺得這是種取笑了。唉,來發心想,常人的心反而愈是柔弱啊,想想清仔連動作都那麼仔細小心,內心恐怕就更纖細了,自己怎麼就那麼粗心忽略呢;原來不是每個人都像自己一樣,習慣了跛腳,也不認為跛腳這話說出來是種嘲笑了。來發想這世間人心,著實難懂,過了明天,來發暗自想著,要更勇敢,但也要更纖細些,然而,搖搖晃晃的黃昏旅行還是要繼續的。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