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林添貴病逝,第二代林育忠接棒

文/陳芸英

圖/林育忠提供

在台中頗富盛名的「自然經絡理療養生會館」(原名「自然經穴按摩中心」)負責人林添貴,於今年二月十日因血癌病逝,享年六十二歲。

消息傳出,視障界譁然。

圖一:參加告別式的人把整個乙廳擠得水洩不通。
 

喪禮在台中市立殯儀館舉行,告別式上播放林添貴的「追憶」光碟,包括他經營按摩院的成績、受訪影片還有在漢翔時期工作的情形……他生前交友廣闊,乙級廳根本容納不下前來送行的人,門口擠得水洩不通,顯示他生前的好人緣。  

三十九年次的林添貴在視障圈赫赫有名。民國六十三年他考取中山科學研究院航發中心(現在的漢翔公司)擔任飛機零件製造技術員,不幸在民國七十一年經醫生研判患有「視網膜色素病變」,視力急速惡化,但他仍堅守崗位,製作的零件,分別應用在AT13、F5E乃至IDF,他一邊修飛機一邊學按摩,三年後通過按摩技術士丙級檢定合格;民國七十七年自行研發創作「無段伸縮式手杖」獲經濟部中央標準局核准十年專利,同年並獲青商會頒發「十大殘障傑出青年獎」;隔年通過按摩技術士乙級檢定合格;民國八十四年成立獨樹一格的「自然經絡理療養生會館」,這家按摩院令人津津樂道之處,在於以往台中市的盲人按摩院都是以家庭方式自營,並不講究營業場所的環境,但林添貴經營新式的盲人按摩院,不僅場所明亮、空新清新,盲人還統一穿著,大幅改善以往的工作環境,讓更多的人接受盲人按摩,替視障者創造好的工作機會;這些成就使他在民國八十六年榮獲內政部全國殘障楷模「金鷹獎」,民國九十二年又創「攜帶式按摩用椅」獲經濟部中央標準局核准十年專利……許多盲胞都靠它來養家活口。

然而,再偉大的成就都抵抗不了病魔的侵襲。

目前接棒「自然經絡理療養生會館」的大兒子林育忠說,一年多前,林添貴有盜汗、咳嗽、心跳過快(120)……等症狀,做健康檢查時發現白血球數不正常,初期診斷為「慢性白血病」,後來才知道那就是一般人說的「血癌」,聽聞這病他自己都感到錯愕。  

去年四月病情惡化,照X光發現胸腔有腫瘤,化驗結果是惡性淋巴瘤,醫生解讀為「慢性」已轉成「急性」,且不能開刀;從此他頻繁進出醫院並持續做化療,醫生告訴家屬,要有辦理後事的心理準備。

育忠始終沒告訴父親壞消息,「因為我爸非常樂觀,他是只要有一點希望都不願意放棄的人,」但他的病情一直不穩,最後一次進醫院是大年初三(一百年二月五日),住進醫院後血壓持續下降,精神越來越差,二月十日凌晨,撒手人寰。

圖二:林添貴育有兩子,面對父親早逝,哀痛欲絕。
 

林添貴並沒有交代後事,但育忠曾趁某一段爸爸還清醒時問,「你喜歡花蓮還是台中?」他說「花蓮」,花蓮是故鄉,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可能來日不多,說了一句,「土葬或火葬都可以,看你們方便,不要太麻煩就好。」在這之前,父子兩約略談到公司未來的走向,育忠說,「按摩院的工作都由你一手包辦,從內到外,由上到下,黑臉白臉都由你做;你身體不好,是不是應該讓公司的營運做到『專業分工』?」他希望這建議能獲得父親的認同,因為育忠輩份低,其他股東未必接受。  

林添貴覺得有道理,召集了股東重新調整公司的組織架構,規劃由某一位股東負責按摩技術的領導;而更早股東們立的一份合約中,他曾說,「如果我不在,我這一份就是他的,育忠是我的繼承人,」所以分配任務時,育忠就負責行政、櫃臺、行銷、推廣、接洽、公關。  

六十四年次的林育忠今年三十六歲,在許多資深按摩師眼中是個「年輕人」,他坦言自己不是學按摩技術出身,可能無法讓員工心服口服的接受他的領導,所幸他父親在管理方面已建立制度,只是與人的互動並不熱絡,他將來可能朝向「關心員工」及「自我謙卑」方面打動人心,畢竟「帶人要帶心」,「技術我是不行,我也在思考是不是要自己下去做鑽研,」畢竟如果什麼都不懂也很難跟他們打成一片。    

不過,說他對按摩陌生也不公平。他小一那年爸爸剛失去視覺,從需要人帶路開始,他犧牲小朋友的玩樂,充當爸爸的眼睛,陪爸爸在台中學按摩、北上學推拿、東奔西跑忙開會,長達二十幾年,耳濡目染之下,爸爸的身教深深影響他。    

育忠回憶說,從小他跟弟弟就被訓練是萬能的,什麼都要會,什麼事都得自己動手做,不靠別人,例如掃地、洗碗……大一點之後要求他們修水龍頭、換電燈泡甚至裝潢木工油漆……如果他們不會,他就教,直到學會為止。    

育忠記得小時候爸爸要他掃廁所,有一次他自認為掃得很乾淨,叫爸爸過來檢查,爸爸說,「你根本沒洗乾淨,」他不服氣,叫弟弟過來看,弟弟看了也說很乾淨,「我爸爸眼睛看不到就用手摸,他都摸邊邊角角的地方,這一摸,真的一層汙垢,他說,哪有乾淨?這不及格,你要重掃一遍。」    

育忠覺得爸爸對他太嚴苛,但爸爸說,「同樣一件掃廁所的事,你用眼睛看感覺乾淨但我用手摸卻不乾淨,我希望你以後用比較嚴的那個標準來要求自己。」    

圖三:這是父子兩生前的合影,父親的身教深深影響著他(右為育忠)。
   

育忠退伍之後先在外面應徵工作,兩三年後決定轉換跑道,這時林添貴的按摩店生意不錯,打算開東興分店,並著手讓按摩師可以投資入股,他問兒子,「要不就過來這裡幫忙,我現在很需要人手,」育忠並沒有排斥,而且爸爸出門的確需要明眼的他,於是就順理成章的跟著爸爸學習,從招人、裝潢、制訂制度……那是十年前的事。    

這些年跟在爸爸旁邊學習,有的光用看就可以學好,有些觀念卻不容易理解,例如不接外面的生意這件事,他始終不懂,因為很多按摩院都到住家和飯店去做生意,但自然經絡不做。    

「我本來以為到外面要忍受風吹雨打,很辛苦,尤其女按摩師到別人的地盤容易被欺負,因為要保護他們才不做外面,」因為他爸爸常會講到這些故事,後來他才知道原來當初有個盲人師傅黃朝宗先生無償教他技術,當時台中跑外面很多飯店客戶大多是這位老師的客人,為了不搶他人的生意才不做的,「你想想看,人家當初是無私的教我,我當老闆以後如果要去搶他的生意,這怎麼會是做人該有的道理,這很不厚道,一旦我們做外面就會跟他瓜分生意,所以我不做。」    

育忠說,爸爸有飲水思源、不忘本的觀念,就連開分店都要開在離那位老師遠一點的地方。    

林添貴念茲在茲的是大法官釋憲後開放明眼人按摩對視障的衝擊、提升按摩師的社會地位和人格尊嚴,他認為務實的作法是「加強技術」,他所創立的台中市視障技能發協會就是一個平台,透過向政府申請經費,聘請各地名師為按摩師們開專業理療按摩相關課程,「這一部份會如常運作,不會荒廢。」 ?  

另外一點值得慶幸的是,育忠的大伯林萬成(中華視障經穴按摩推廣協會前理事長),願意當自然按摩的無給職顧問,願意把多年研究的技術成果傳授給自然經絡的按摩師,「因為過去自然的招牌是強調按摩師的技術不斷的提升,大伯希望補足這一塊」。  ? ?

辦完喪事,對自然經絡是新的開始,接棒的林育忠坦言,「要面對兩家按摩院,壓力很大,我還在學習;只是,以前有任何事都有爸爸可以諮詢,現在他走了,沒有諮詢對象,感覺很空虛,很空虛……」  

儘管如此,他了解自己承擔的重任,未來會繼續為父親的遺願努力,將自然經絡帶向另一個高峰,也希望能協助台灣的視障按摩業能夠開創新的未來,永續經營。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