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短篇小說 第三名

三腳貓

文/蓮   

5:34分,清和躺在床上,遙控器按開電視,都是重播的節目,無聊但清和每天都是這樣的開始,差別的是,平時開了電視,喵 ~~~的一個長聲,像是在說「你醒了啊」的招呼,前天開始,沒了。   

媽媽忙完家事,來張羅清和。   

「小黑還是沒回來?」   

「餓了自然會回來。」幫清和做完基本的清潔,媽媽吃力抱起清和移到輪椅,挪正了上身,怕他滑落,用寬的魔鬼氈做成安全帶,牢牢的將身體和椅子綁在一起,再把萎縮得像人骨模型的兩隻腳放上踏板,一樣要綁好。推到電腦桌前,方便清和上網與外界溝通,還好有網路,清和認識許多殘障朋友。媽媽一直想買個筆記型電腦,這樣清和躺在床上就能打電腦,可是好像很貴。   

一個下過雨的早晨,清和醒來,聽著電視和媽媽料理早餐的聲音,接著有人起來,上廁所刷牙,吃早餐,一如往常卻摻雜著像嬰兒的哭聲。「有貓叫?」姪女問她弟弟。她弟弟的開門尋聲。「不要管那麼多!吃完就走。」哥哥制止。兩個孩子不再交談,其實問一下從早忙到剛剛的祖母就知道。但是,爸爸不理祖母,他們也將這個正在抖開衣服晾曬的老人視為透明。晾在一起的衣服在風中搖曳,偶而還牽牽手,一家和樂。開門。「貓!」姪子看到。「踢牠。」父親下令,孩子領命。清和很緊張那隻貓的命運。一會兒,靜下來了,他們走了。貓逃過了,沒聽到預期中的慘叫。「媽,早上的貓被踢走了嗎?」清和拒絕媽媽的餵食,雖然手不是很有力,勉強用特製的湯匙,再辛苦也能慢慢的自己吃完稀飯。能做的事已經不多了,清和不想放棄這小小的自主。「很機靈,躲開了。腳好像受傷。」他們母子倆一起吃早餐,不用被無視,沒有壓力。   

「如果再遇到就分一點東西給牠吃吧。」可能是自己是弱者,清和發現自己對弱小的動物特別有同情心。或者是同感。   

貓站在清和的紗窗外,也不叫,就痴痴的望著這個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用一隻手指慢慢的按著鍵盤的人。   

清和發現,請媽媽推開窗,一碗肉鬆泡水拌飯請牠。貓先是哈了哈氣,又很想吃。最後現出全身,黑身白襪,一般人覺得不祥,但清和卻覺得是很美的雪靴,但左前腳可能被夾傷或天生殘障,像沒棉花的布偶,扁扁的。「小貓,要不要給我們養,帶你去看醫生,天天有飯吃。」看這個瘦長的貓,不知他是如何長大的。「你哥哥嫂嫂會生氣。一定會被丟掉。」貓咪邊警戒又忍不住飢餓的狂吃,原本瘦扁的肚子被那碗飯撐出弧度。吃飽立刻跳窗離去。「叫你小黑好不好?明天再來,我請你吃飯。」清和沒想到,小黑隔天真的來了。小黑做了清理和除蚤,前肢壞死的部份切除,成了三腳貓。   

小黑在清和的床上追著無形的獵物,飛快的暴衝,累了看清和一指一指打字,跑到眼前來喵喵要人摸。「小黑啊!你變得好漂亮,毛又黑又亮,鞋子也洗得白白的,真帥!」清和用左手扶著右手摸小黑,這樣才不會因為手沒力,撫摸變成打貓。貓咪舒服的半瞇著眼,享受撫摸和讚美。   

當貓真好,只要有的吃,就可以活得漂亮。   

起初,清和把小黑關在房裡,但貓玩了一會兒就想走,清和拉不開紗窗,媽媽外出,貓一直抗議的喵喵喵,氣了。   

清和揉了紙團吸引牠注意,希望牠能忘了自由的滋味。   

貓追著紙團,像是打獵一樣的伏身,搖了幾下屁股,突襲。輕輕的紙團像球一樣被撥到遠處,貓又再重新發動攻擊,樂此不彼。   

清和慶幸貓不再吵,可是又覺得難過。幾坪大的空間就是他們活動的所有範圍,心裡浮現一個詞:困獸。   

清和一直很想有貓做陪,狗太活潑,無法照顧,獨立的貓,是理想的朋友。   

是的,不是寵物,是朋友。他寵不起任何人事物。不想再困住誰。   

小黑的出現讓他有被需要的感覺,少了一手的小黑,打架和覓食都吃虧,需要他保護和餵養。   

為了方便小黑進出,清和在紗窗剪出一個ㄩ字型,下方裝 T型磁鐵能在貓進出後吸住,雖然蚊子還是會跑進來,但是他覺得自己好有成就感,這是自己完成的。   

18歲受傷後好大學、好朋友、好前途、好人生,   

一切能冠上「好」的都和他無緣,連好死都求之不得。廢人,大家不說出口,但清和都清楚。貓的好奇心使得小黑不滿足於清和的房間,四處遊歷,不小心打翻了姪子的小魚缸。「叔叔的貓害死我的魚。」「他自己都要人照顧了,養什麼貓?小孩子總是三分鐘熱度,小魚缸玩不到一週就變成祖母的責任,不聞不問,可是打翻了,魚死了,又變成是他心愛的魚。孩子又哭又鬧,護子心切的父親衝進來,小黑早就溜走,沒抓到貓。   

「貓給我丟掉,給我看到一定打死牠。」清和看著哥哥說狠話,想到小時候別人欺負他時,哥哥也是這樣對欺負他的人撂狠話。   

什麼時候,他不再是哥哥的弟弟了?   

幾次進出醫院他都沒嫌過,徹夜守在手術室等他。返家後,媽媽未退休,嫂嫂在家帶已經四歲的姪子,可以照顧他。日子磨人,媽媽幫他處理後去上班,直到下班為止,清和都是在床上,午餐是一片他拿得動的土司。   

四歲的姪子常會跑來清和房間東玩西玩,「叔叔去死,不會走路的叔叔不要住家裡,房間給我。叔叔去死。」清和當下比死還難過。   

背上長了褥瘡,媽媽覺得有異,和哥哥講,門外像刀片一樣的吵架聲。   

「那是你弟不是我的,你想照顧他也不想想兩個孩子養大要花多少錢,你又不是大富大貴的人,我有孩子要照顧,沒法再照顧他,我不要連我的家庭都賠進去。」哥哥嫂嫂要保留養育下一代的實力。媽媽選擇保護這受傷的孩子,一個家分成兩邊。沒人覺得他是人,他沒有人權可言,他是可怕的黑洞。「媽,小黑可能死了對不對?」清和像隻貓一樣,舒服的享受媽媽的拍背。「那也是他的命,流浪貓本來就不長命,他又少了一隻腳。」「我畫了小黑,本來想做尋貓啟事,貼出去又會替妳找麻煩。對不起,媽!因為我,害妳……」   

嫂嫂說得對,三代同堂,父慈子孝,年邁的媽媽可以含飴弄孫。他打亂了所有人的幸福。如果沒有他,一切不會如此醜陋。   

「別想那麼多,你是我兒子。」   

一道黑影由窗戶跳進來,喵—「小黑!」貓身上有傷,不知打得多慘烈,眼神卻沒輸的樣子,直往放飯的角落去。飽了,躺在地清理自己的傷。「小黑,你去哪了?我好擔心。」貓不屑的丟了個大驚小怪的眼神,繼續理毛。「就說餓了會回來,這貓成熟了,會去打地盤和追女朋友了。除非結紮,不然會一直跑。」   

媽媽拿起桌子清和畫的小黑,因為沒有相機,清和只能用畫的,小黑就黑白兩色,清和手沒力,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小黑的模樣栩栩如生。   

「畫得真好,你有天份。」之後小黑常出門打架,就算帶著一身傷,尾巴也是翹高高的回來,少隻手也能打得別隻貓逃之夭夭。「媽,我出去打地盤,妳幫我照顧小黑好嗎?」貓覺得有人在說傻話,躺下擺出一臉「你才要人照顧」的臉看著說話的傻瓜。「以前我就想過,到台北那邊無障礙比較好,機會比較多。」「誰照顧你呢?在家用電腦上網學不能嗎?」媽媽總是捨不得。「媽!我們幾個朋友組工作室,會相互照顧,那邊還有自立生活組織或其他社福團體,不要擔心。」   

「不行,怎麼可能不擔心。有誰可以照顧比我周全。小黑就養下來。不要怕。」愛是一種繩索,時而救援時而卻成捆綁。   

「媽!我想當人,不要再寵我。讓我出去闖,一次,試一次也好。」「不行,不行就是不行。好不容易救活你,不要做傻事。好好活下去。」「媽—只有當人才有活得好不好的差別,讓我出去,真的不行,我會回來的。媽!我是大人,只是受傷了,我要出去。我要過我自己的日子,您也該好好享福。」離家的早晨。媽媽沒睡好,看得出哭腫了眼,捨不得放手。聯絡好的朋友準時來接他。「媽!放心。」上了車,狠下心不回頭。清和看到巷口一隻三腳黑貓一拐一拐而來,探出頭大喊:「小黑—照顧媽媽,我會打贏回來!」喵—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