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短篇小說佳作

蝶舞

文/郭宗華

「戴洛維夫人說她將會自己去買花」剛看完第一行,她就閤上吳爾芙的小說。她決定赴會前趁空檔去買幾朵玫瑰佈置自己的房間,也讓自己放鬆。她想自己輕盈徐行到花店。有人說她像隻優雅蝴蝶。

這個聚會他來過一次。

佛郎哥舞太熱情!腳跟把地板跺得震天價響,不見優雅。黏巴達之類更讓她皺眉,腳步變換頻率,還得貼身擁舞。有段時間,所有舞蹈型式都有令她討厭的元素在內。她酷愛歌唱,鄙視跳舞。

今夜依舊大雨。

向後一步,窗外正下著滂沱大雨,裙襬下側淋了些雨。整個身體向後拉起,從頭到腳,每個細胞不只是甦醒,更像是雀躍而起。她提醒自己跳國標舞時第一守則便是「美感與藝術的追求」,這是老師上課一再反覆提醒的要領。

感情要投入,卻要提防肆意任性。轉一圈,舉手顧盼間,還需留意手勢是否條理分明。她凝神確認,眼神是否恰如其分,動人而不勾引人,迷人而不媚人,眉宇間要射出一種尖銳不失柔和眼神。留神內歛,些許激動還是讓她眉目間隱約沁出汗珠。

迴旋!白色裙擺像含苞待放的曇花在夜空中無聲無息突然吐蕊大放,旋即零落收合。迴旋!又是另一朵盛開。迴旋又迴旋!一朵朵曇花彼放此落,這夜裡的暗香花事。

迴圈又迴圈,眩目神馳。她如醉酒微醺,兩腳有點無力,像上次。

佇足。手勢牽引、延展、擴張,手指交扣、甩灑及擠壓,一隻手是孤單無助的,兩隻手卻能幻化無限可能,她提醒自己。

平舉著右手,左手在胸前一撫而下,將頸部的紅色絲巾順勢解下,平甩成圈。

窗外滂沱。在心頭把舞步排練一次,她覺得淋漓暢酣。

舒一口氣,很快把剛剛舞步再默想一遍。側頭細聽,聽到自己微喘聲,不自覺地笑出聲。她回憶上課時老師說把舞步在腦海裡排練叫做「心像練習」,能降低緊張焦慮,也能快速地熟記舞步。

她低頭看裙襬下兩腳,是這兩隻過度柔弱兩腳讓她覺得比別人更容易跨入心像世界。甚至有時過份地把心像世界當成真實世界,所以即使是在想像中排練,她還是比別人多了一點緊張、投入及耗費力氣。

先不管這些,再一次清清楚楚地在腦海排練著舞步,有時入神了,發出輕輕柔柔地「一、二、三、四…,一、二、三、四……」答數聲,確認再確認,又舒一口氣,一曲舞罷應無問題。

要不是反覆練習夠了,這種聚會她是敬謝不敏的。那次聚會朋友作東,邀請她來。她明白地說自己不喜歡熱鬧,更重要的是她完全不會跳舞,歌唱她是拿手的,但她也知道大家時興在歌聲幽揚時開始三三兩兩起而踩踩舞步,而跳舞一項她是全然不會的,也提不起任何興趣的,或說是鄙視。

朋友讚她唱起歌總是風擺柳絲一樣自然,朋友篤定地說:「就那去唱唱歌吃吃東西,湊個熱鬧。她心領朋友希望她能多出出門的好意,回說:「也行!」

她記得當時也是個大雨天,抱怨說這大雨要來就來,總不得商量。平常出門總會帶上雨具,偏巧今個兒就忘了,雨就來了。鄰座男士接話說這印證了「墨非定律」云云的。她是太早到。除了作東的朋友外,幾無他人。她希望早到挑個好座位,搶一個最角落最不引人注意的,靠窗座位可觀看街景。她挪動身體換坐到一張椅子上,打定主意這個位子是她專屬的雅座,不再挪動,她不想是隻飛來飛去的花蝴蝶,那太招搖了。

她低頭腳尖向上。

巡,太過瘦弱的雙腿,明顯運動量不夠。俯視前胸,也羸瘦得可以,她自己的確在意。

她點唱數曲,不唱快歌,一味地唱著經典老歌,唱出百迴千轉的回味,在忘年望年之際,襯托著韶光更迭。

彷彿是位尊貴女王,其他人像是朝覲般地魚貫地來到她面前致意,感謝她為聚會帶了悅音。「Cheers!」聲彼起此落,如大家所願隨意淺沾上幾口,竟人來人往不斷,直到主人示意夜幕落許久。

夜幕低垂!墨非魔王的黑暗力量真實統治世間,不然她百分百相信這絕對是一個難得愉快的夜晚。

當大家隨著提議齊唱著古老離別曲< Auld Lang Syne>迎接新的一年,大廳裡大家默契十足地輕晃身體,四目相對。一位男士走到她跟前,做出彎腰屈膝擺手的致意姿勢,十足地就是一位向女王行覲見禮的紳士。

「Your Majesty, may I have this dances?」

過多淺沾必然造成醺醉,跳舞場合場面本不屬於她。她覺得頭暈眼花,滿臉潮紅,兩腳痠軟。怎會有人向她邀舞?

她平常胭脂不施,或只是很淡很淡的淡菕A朋友總笑她臉色蒼白美如空谷幽居,甚至令人心疼。她想像得到那剎那間她的臉色是如何從完全的蒼白轉為難堪的通紅……

她記得當時,她囁囁嚅嚅喃喃,不知說了什麼。她擺頭擺手回絕,擺得很用力,有點歇斯底里。

她對朋友很愧疚,是她在最後一分鐘把整個歡樂氣氛消耗殆盡,她把大家弄得尷尬無比。她擺手抖動間把斟滿的酒杯甩下了桌面,杯盤狼藉,重心不穩下她狼狽滑落在地……

「摔一次就夠了!」她提醒自己。清清楚楚地相信若今年還有人邀舞,她都會欣然就舞,而且她一定能翩舞如蝶,讓全場凝目注視。獨舞也行。

她是個瘦弱女子,一年來的努力與投入,像海綿吸水般地習舞,反覆地舞步答數,常練得精疲力竭,力竭後依舊在心像中一遍又一遍默踩舞步,勾勒手勢線條。她會是一隻蝴蝶,哪有蝴蝶不能飛舞?

這次,她不用早到,不用急著找個角落落座。事實上,她刻意晚到。尊貴的女王豈能早到?

她撫按著座騎,跟一般的輪椅有點不一樣,更為小巧質輕,兩輪向外張開呈八字型,是專為跳輪椅國標舞設計的。她低頭撫摸輪框說:「我們進去吧,等下不要緊張,不能使性子。」

朋友幫她推開了門,滑步而入。大家先是一楞,接著就是一陣熱烈鼓掌聲,分列兩旁。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