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短篇小說 佳作

望遠鏡

文/煥明

「阿辛,阿吉已經,已經死了,妳回來一下。」「什麼!阿吉死了。我馬上回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迫不及待地問。「發生車禍。對了,剛好就在我上次打電話叫妳回來辦離婚的那天晚上。都已經出殯了。」手機的另一端平淡地說著,大概是悲傷久了,心情平靜了。她生氣地說:「連出殯都不通知,現在叫我回去有什麼用。」「回來辦房屋過戶的事……」

那一天應該是她看到老公的最後一次。

那是一個多月前的假日,她又回到離家不遠的斜對面那條小路,距離上次巳有一個月了。站上小榕樹下的大石頭,她拿出望遠鏡,雙手搭在樹枝上,向著家裡望去。

牆上的時鐘指著十二點三十多分,婆婆正忙著端出菜肴,電視螢光幕閃閃跳動。孩子坐在海綿寶寶大布偶旁玩玩具。她單手拿著望遠鏡,另一隻手摸索著從包包裡取出相片;眼睛離開鏡頭,低頭對著相片端詳一番;又把眼睛移向望遠鏡,調整角度,捕捉剛才的鏡頭。鏡頭裡的孩子雖然是真實地活動在自己的眼前,但要再搭配相片,這樣她才會有親近感。

多虧她出資做的那座鋁門。那一年的年底大掃除,她不小心打破了鋁門玻璃。婆婆要她賠,為了省錢她把原來的四大片毛玻璃統統改成透明玻璃。就這樣原先承諾要給越南娘家的過年大紅包也就泡湯了,整個年假她都沈浸在娘家人電話裡失望痛苦的言語中。

如今想來也非常值得。若是原來的毛玻璃門,她這招「用望遠鏡去看小孩」的方法就不容易成功了。

鏡頭裡桌上擺了好多樣菜。「應該是飯後要清洗的碗盤、菜碟。」因為除了逢年過節,這戶人家餐桌上很少擺出那麼多菜。以前假日不上班由她煮菜,冰箱總是唱空城計,要她自掏腰包張羅。她曾試過不買不煮,結果換來婆婆的責罵,整天不得安寧。

電視好像換了。原來放在電視機上的置物盒不見了而且看起來也比較單薄。「一定是姑姑家汰換下來的,就跟家裡的沙發一樣。」以前在家她是很少認真看過電視的。剛來台灣是因為語言不通,後來語言不成問題了,可是天天工作加班、忙於家務,一有空閒躺在床上休息都來不及了,哪有空看電視。更何況總是要遷就他人。與孩子在一起是陪小孩看卡通;與婆婆則是跟她看鄉土劇之類;而跟老公看電視最無聊,因為他看的節目她一點興趣也沒有。

忽然亮光刺眼,是玻璃折射光。定睛一看,一部車停在屋簷下。不一會兒,老公從車子裡出來,站在車門前打量了車子一下,然後走到車後打開後車廂,提了兩大包東西一拐一拐地走進去。穿著鮮黃色的襯衫搭配黑色西裝褲,除了結婚當天外,他好像不曾這樣光彩過。她很納悶:「他是開誰的車?誰願意把車借給他呢?」

老公愛喝酒,酒品又不好。他的腳也是年輕時酒醉騎機車車禍所造成。他也好賭,一有錢就去賭博或簽六合彩,有些個零錢也想買張樂透,所以家裡的經濟都是由婆婆掌理。

當時正值六月天的中午,她置身樹蔭孤島,四周都是炎炎日光的海洋。只消十分鐘就讓她汗涔涔的。放下望眼鏡,休息片刻後,她把望遠鏡望向二樓。由於天氣熱,二樓除了平常白天一定敞開的中央窗戶外,左右兩邊也各開一扇窗,可看到的範圍比上次更廣了。

菩薩還是慈祥地端坐在那裡,還微微地向她笑,似乎在告訴她什麼事情。桌上的神燈不起眼地亮著。奇怪的是,又不是農曆初一、十五,供桌上怎麼擺著豐盛的水果;尤其是牆上多掛了一台電視,看起來是以前樓下的那一台。這時候,老公上來了;他走到各個窗前,面向窗外關上窗戶。那神情好像是對世界很滿意的樣子。這是她看到老公的最後一面。這時她發現了窗外的冷氣機,原來他是在開冷氣。「二樓佛堂也裝冷氣」她真是太驚訝了!「這是我家嗎?」她馬上把望遠鏡望向樓下,但視線已被那輛車子擋住,沒辦法看出有沒有冷氣。

好在這台望遠鏡,讓她可以親近孩子,讓她可以見老公最後一面,老公最「不同往常」的一面。這台望遠鏡是外勞同事阿泰送的,為了彌補對她的虧欠─害她離家出走。

來台北前,她在鎮上一家魚貨加工廠上班。工廠裡除了管理階層外,大多是外籍配偶和外勞。那天是阿泰的生日,大家和廠方商量那天提早下班,不用加班到晚上九點。八點不到大伙們便佔領了工廠附近的那家越南小吃。可惡的同事們竟哄她成現場的女主角,基於平常工作上阿泰對她的幫助她不忍心掃大家的興,也就配合了一下。

十點了,眼看人越來越少了,她還是無法離開。阿泰和他的死黨總是想盡各種理由要留住她,不讓她走。在一片勸留與執意告辭兩方僵持不下之際,一陣吆喝聲衝來了一個微跛熟悉人影站在眼前。見了面,二話不說揮起手臂,結果被阿泰等人攔住。這是結婚七年來他第一次打妻未遂。以前這種情況,她最少要挨上一、兩拳才可能獲得婆婆或其他人的解救。接著在推擠中老公跌倒在地,他趕緊站起來,撂下「妳都別給我回來」後,掉頭捲走一團怒氣。

老公走路微跛,但爬高、搬重物這些事情從不求助他人;而且在廟會活動時總是喜歡做這類高難度的工作,甚至刻意身先眾人。所以對於他所從事的油漆工作,沒有人會懷疑他的適任性。

當天晚上她不敢回家,寄住在工廠會計阿美姊家。心有不甘的老公隔天還是到工廠咆哮——要找外勞單挑,要帶老婆回家;使她工廠待不下去。趁著婆婆拿來換洗衣物,她告訴婆婆她要跟老公離婚,要到台北工作。

婆婆百般勸阻,要她以小孩為重別意氣用事,等過一段時間大家氣消了再回去,這段時間省事事少,不要回家激怒老公,免得又再打架又上警局。婆婆答應讓她到台北工作,但要.錢回來給小孩做生活費。臨走時還不放心地吩咐:「到郵局要記得帶身分證,身分證上有家裡的住址,阿吉的名字,人家會幫妳.的。」

可是,差不多在一個月前,婆婆打電話來。叫她別再.錢了,抽個空回去,老公要跟她辦離婚手續。為了一個月兩千元的全勤獎金,她到現在還沒回去。

接到那通死亡通知的電話,她當然顧不了那全勤獎金,請假回家處理。

下了計程車,還沒進家門,她證實了一件事——樓下也裝了冷氣。一進家門,她起了疑惑——電視又換回了原來的那台,與望遠鏡裡看到的液晶電視不同。她直覺事有蹊蹺。還沒坐定,坐在沙發上的一位穿著正式的先生劈頭就說:「等一下我帶妳去戶政事所申請印鑑證明,妳老公留下來的這棟房子要過戶給妳。」

「我要打電話給阿美姊來了解一下,她老公也是做土地房屋過戶的。」

那位先生向婆婆使了眼色,婆婆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阿吉前不久中了大樂透頭獎,現在在宜蘭有五棟房子,還有兩千多萬元存款……」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