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中時電子報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吳岳勳專訪——赴日自助旅行,感謝勇敢的自己

採訪/陳芸英
圖片/吳岳勳提供

日期: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時間:下午3點至5點15分
地點:政大水岸咖啡

編者按:視力不到0.1的政大心理研究所二年級學生吳岳勳,今年4月間獨自赴日本京都等地自助旅行8天,並將所見所聞po上網與網友分享,他希望透過個人的經驗,鼓舞視障朋友勇敢的走出去。6月27日午後,本刊至政大與吳岳勳進行訪談,瞭解視障生如何在旅途中克服障礙?為什麼會選擇到日本自助旅行?這樣的旅行對他有甚麼意義……為了讓他充分表達自己的心境,本刊遂以一問一答的方式呈現。以下就是對談內容與吳岳勳的答案。

吳岳勳接受本刊專訪,暢談赴日自助旅行經驗。

本刊採訪問(以下簡稱問):你的眼睛是怎麼了?可不可以簡單談一下你的視力?
吳岳勳答(以下簡稱答):我從小就是這樣了,我的視力不到零點一,有周邊視力缺損與嚴重夜盲,但我走路是OK的,看得見;醫生對我症狀的說法是「視網膜病變」,視網膜病變有非常多種類型,我的情況屬於其中一種。

問:可不可以簡單的說明你的求學過程和近況?
答:我是彰化人,從小考試用放大試卷,唸書用放大鏡,有時是貼著書本看書。我台中一中畢業,推甄上政大心理系,研究所也念心理系;目前是口試通過後,在修改碩士論文的階段。

問:開始進入你「自助旅行」的正題了。為什麼想要做自助旅行?
答:這不是我第一次做自助旅行,而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大二升大三那年暑假,我跟五、六個高中同學一起去,也是去日本。那一次之後我就很想一個人自助旅行,原本沒那麼強烈的想一個人單獨走,後來看了謝旺霖出的一本書《轉山》,這本書的背景是作者得到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的補助,這計畫鼓勵年輕人獨自出走,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蔣勳在書中推薦序的一段話,他說:「每個人一生中都要找到一次跟自己單獨相處的機會,你會感動、會流淚、會照見自己……」這本書裡作者描繪自我對話的過程和他心境的轉化,是我這個年紀很缺乏的。我雖然在台灣可以有一些方式認識自己,可是外面的環境更直接,因為你什麼人都不認識,你都得靠自己,我覺得到外面是很棒的沈澱自己、認識自己的方式,所以找到4月的空檔就出去了。

蔣勳老師說,人一生要有一次單獨自助旅行的機會。

問:為什麼選擇「日本」當作自助旅行的國家?
答:選擇日本的原因是因為比較熟悉,四年前跟同學去過一次,我覺得日本治安比較好,比較令人安心,還有,我會一點日文。另外,相對於其他國家,日本是自助旅行者比較容易去的地方,因為那裡沒有你想像中的難,觀光城市中軟硬體設施都做得很好。

問:你八天七夜的行程都在哪些城市?
答:我第一天是住大阪,隔天到京都,在京都待了五、六天,還去了奈良(以「鹿」聞名,去了興福寺、五層塔、東大寺)、宇治(參觀平等院和中村藤吉)、彥根城、近江八幡……都在滋賀縣。

問:為什麼多數時間在京都?你對京都有特別的感情嗎?
答:我上一次也去了京都,京都是一個古老得很有味道又有文化的城市,他們古蹟保護得很好,我很喜歡;不過最主要還是想去京都「賞櫻」。

宇治的平等院是文化遺產。

問:你對櫻花有很深的感情嗎?
答:我很早就接觸日本的電影和卡通,很常看到櫻花開滿路邊的場景,我當時就想,這到底是不是真的?直到我來到日本親眼看了才知道這是真的。

問:我很冒昧的問,你視力不好,走在櫻花道上,你看得到櫻花的美景嗎?還是你只是感受周圍的氣氛?
答:我去的景點不見得所有的地方都有「櫻花隧道」讓遊客觀賞,但幾乎都有滿開的櫻花樹。我看得到顏色、光影和一整排盛開的櫻花樹,這就很足夠讓我開心的了。當然我也有細看櫻花的時候,像有一種櫻花品種叫「枝垂櫻」,它垂下來就在你胸口,很容易看得到;還有一種品種叫「吉野櫻」,它廣泛被種植,花朵有五枚花瓣,花色在花朵剛綻放時是淡紅色,而在完全綻放時會逐漸轉白。賞櫻是日本大規模又具悠久文化的活動,他們是以歡欣愉悅的心情賞櫻,在櫻花季,即使路邊也都很容易看到一整排盛開的櫻花。

岳勳捕捉到長廊賞櫻的女孩,頗合當下氣氛,這是他喜歡的作品之一。

問:你賞櫻的心情如何?
答:日本會列出一些賞櫻的地方稱之為「櫻名所」,那都是櫻花開得非常漂亮的地方。觀賞櫻花的人非常多,但不擁擠,稱不上人潮洶湧,我覺得是日本人的特性吧,人與人之間還是會保持距離,不會摩肩擦踵,大家看得很盡興,還可以保有悠閒,步調滿一致的,不會妨礙到其他人;即使櫻花離你很近,但大家也不會都站在樹枝下,也不會把它扯下來,而是在旁邊靜靜欣賞。我賞櫻的第一個行程是「醍醐寺」,離京都市區有點遠,我搭的小巴快到景點時,我就聽到車上的日本人看到窗外的櫻花大聲讚嘆「哇,好漂亮!能夠來這裡真是太好了。」等我真正走在櫻花道上,我才真正發自內心吶喊,「哇,真的很漂亮!」感覺很震撼,很興奮。看了這麼多櫻花,很滿足,算是圓了我的心願,很大的心願。

問:你在「醍醐寺」待多久?
答:四個多小時。

問:這四個多小時你有跟別人交談嗎?
答:沒有,就一個人,靜靜觀賞。不過我帶著相機,大部分時間都在拍照。

到處看得到有人拿相機拍攝櫻花。

問:因為視力的關係,你拍照會有困難嗎?
答:很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我無法很精確的描述我拍到什麼,我只能說我看到的景是模糊的樣子,通常我會在心裡想像我要的景色,然後調整相機參數憑感覺拍下了。

問:你拍回來照片給明眼人看,他們會覺得焦距不準嗎?還是你根本也不在乎這些?
答:我是用自動對焦的方式,所以不太有問題。我比較在意的是構圖,最主要在一些需要在意對稱、直線、平衡的構圖時,常常沒辦法意識到自己沒有把相機拿正,拍出來的照片便顯得斜斜的了。

問:除了賞櫻之外你還有其他行程嗎?
答:我的行程主要是按賞櫻決定的,但除了賞櫻之外,當地還有其他可以看的部分,像京都有很多寺廟,隨處一個廟就是上百年歷史的,當地有很多風景很漂亮的地方,像「醍醐寺」除了櫻花之外,它本身是聯合國文化遺產,賞櫻地點就是一個景點,都可以到附近走走。

問:住宿方面你怎麼安排呢?
答:住宿很方便,在網路上用信用卡就可以訂了。如果預算夠的話,住「商務旅館」是很好的選擇,像我第一天在大阪,就住在Supper Hotel,這是一家連鎖的商務旅館,在日本很有名,房間雖小但該有的都有而且很安全,一晚要價大概兩千多台幣;剩下的時間都住在京都的Hostel(KHAOSAN KYOTO GUEST HOUSE,KHAOSAN是一個GUEST HOUSE的系列,網址是: http://www.khaosan-tokyo.com/en/kyoto/ ,地址是600-8032 京都府京都市下京?寺町通?光寺上?中之町568,電話是075-201-4063),那是六人房,一晚不到一千台幣,我即使去其他的地方玩晚上都回到這裡住,我在這一家住了六個晚上,那是很多背包客會住的地方。我挑的這家Hostel有個很大的優點就是離京都鬧區近,交通非常方便。

問:那麼吃的部分,你有特別收集美食資料嗎?
答:我不挑剔吃,不是個在意美食的人,而且美食也很貴,所以沒有講究。

問:你在交通上有需要別人協助的地方嗎?
答:我大部分時間都是自己解決。日本的票價放在售票機的上面,那是一張很大的圖,上面顯示從A地到B地多少錢;但我根本看不到,所以我都是自己先找好資料。對了,我帶了平版電腦,查資料很方便。

問:所以帶平版電腦幫你解決了很多問題?
答:對,除了平版電腦之外,還有相機也幫我解決很多問題。

問:相機?譬如?
答:日本車上的電子看板跟台鐵幾乎一模一樣,它會顯示出很多資訊,但我看不到,這時就要靠相機了,我帶了焦段較長的相機,在拍下照片後在相機螢幕上放大看,就看得到電子看板上的資訊是什麼了。

問:由於你是單獨自助旅行,在八天七夜的旅程中有寂寞、無聊的時候嗎?
答:不會,我還滿擅長跟自己一個人相處,所以即使一個人我也會找一些事情做,拍照就消耗我很多時間,像拍照時我就一直想要拍什麼、怎麼拍,也會想很多其他問題。

京都的傍晚依舊迷人。

問:回到Hostel呢?你怎麼打發時間?
答:寫日記,把旅行中的事情都記錄下來。此外就是看一下隔天的流程。

問:你在Hostel跟其他五個人有交談嗎?畢竟交朋友也是自助旅行的一部分。
答:這要看情況,我觀察別人的時間比較多,主動講話的時間比較少。我的個性不擅長主動跟別人講話,實際上也沒有跟幾個人講話,通常都是對方主動跟我講話。談的都是日常對話。

問:他們年紀都跟你差不多嗎?
答:對,都是年輕人,大多是背包客,有的來自加拿大、巴西、大陸、台灣,很多是兩個人。

問:這一趟自助旅行一共花了多少錢?
答:在日本所有的花費,包括吃、住、交通、觀光景點的門票等,是五萬多日幣;機票是1萬2台幣,含稅,所以總共大約三萬台幣。

問:這趟旅行有遇到什麼挫折或者讓你不愉快的事嗎?
答:不太會因為旅行中的事情不開心,遇到問題我不會生氣、難過。

問:是你個性本來就這樣還是外出你會約束自己的情緒?
答:「自助旅行」是我很想要做的事情,基本上我想完成自助旅行的動機還滿強的,不太會有不開心的事情來影響我達到這個目的,而且你知道哪些事會讓你不開心你就會儘量不去做;但緊張是常有的。

問:你緊張的來源來自哪裡?
答:很多。從入關開始就擔心,雖然我外觀跟別人一樣,但我有些行為跟別人不一樣,譬如我在某些時候走路很慢,還有我會不小心撞到別人,所以我儘量小心,我一小心就會緊張。上了飛機我還是緊張,因為我看不到飛機上座位的編號;還有飛機上要寫入境申請單,那單子的字非常的小,我即使帶放大鏡都看不到,而且飛機上的桌子很低,光線不夠,我雖然事先做足功課,知道要寫什麼,但我不知道哪一格要填什麼,而坐在我座位旁邊的兩個人都是日本人,他們不用寫,也無從問,由於我太緊張了,導致飛機上的那一餐我根本也吃不太下,下飛機前,我只好請服務人員幫忙。不過即使下飛機後我緊張的心情依舊,因為日本人跟外國人通關管道不一樣,我一下飛機就開始聽旁邊的人講話,聽到台灣人的聲音就跟著他們走。還有,那一天我最緊張的原因是飛機delay了,我很擔心無法在我跟旅館預定的時間之前抵達,我更擔心太晚了沒有電車抵達飯店,而我真正踏進飯店是晚上十一點半,那一整天我從頭到尾都非常緊繃。

問:你出發前有沒有模擬旅途的狀況,譬如模擬你家裡到機場、從飯店到觀光景點路途會發生甚麼事,該怎麼處理?
答:我會先在腦海中想過。但想歸想,想的跟實際遇到的狀況有很大出入。例如我想到要搭往哪裡的電車,我本來以為這樣就算模擬過一遍了,可是實際的狀況是,你不會用售票機,售票機的使用方式是要先投錢再按價位,還是先按價位再投錢,還有他們刷票的閘門(日文中稱之為改札口)是不是票投進去就會吐出來,這些都是很detail的部分,還有過了改札口之後要到哪一個月台,那個月台停的車是不是就一定是你要搭的車,會不會搭錯……除非你是很有經驗的自助旅行者,去過日本很多次,非常瞭解他們的交通系統,否則這些狀況都不是一般人事前就知道的。這些都不是你事前模擬的題庫。

問:你現場出現的這些問題你是怎麼解決呢?你是求助於別人還是自己來?
答:我的個性通常是先自己想辦法,我習慣一個人解決問題,不太習慣問人,我會觀察會自己去try,還有聽別人講什麼,他們的對話對我非常有用,除非很趕才會問人。我有一次搭上火車但不確定是不是我要搭的,因為我看不到電子看板上的字,我也不知道現在到哪裡了,我坐下來後發現斜對面坐了一對台灣來的母女,我就一直偷聽她們的對話,她們就一直說到哪裡了還有幾站,她們說的地方剛好也是我要去的,這才安心下來。除非時間很趕我又解決不了,才會問別人。

問:你在問人這件事,有甚麼心得嗎?
答:有耶!我覺得在日本有問題可以找老人家問問,因為年輕人可能給你的答案是很制式的,不是說年輕人不熱心,而是年輕人比較忙,他會講,就是講完而已。但老人家會跟你講比較多,甚至會幫你解決問題。

問:一個人旅行有甚麼好處?
答:一個人比較不會有紛擾和衝突,反正你一個人在外面人家也不認識你,對我來講束縛比較低,這是一個人旅行的好處。另外,我在一個熟悉的環境中可以很認真的做一件事,但沒有辦法跳脫那個框架問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件事;但是當我一個人到國外旅行時,我擺脫在一個熟悉的環境裡一個習慣的既定的行為方式,我可以問自己為什麼會這樣,思想會變得比較多元,不會很死板、很僵硬地一件事情來我就把它做完,做完這一件再做下一件,一直反覆。我多了很多種想法、很多種選擇,之後的人生要怎麼過?我要追求什麼?對我來講重要的事情是什麼?這件事對我自己的意義是什麼?我知道,自己怎麼看一件事情跟別人是沒有關係的。

問:會不會這些事情在台灣可能是沒有頭緒的,但在國外比較清澈的心情中反而像理出一個頭緒,好像是一個線團幫你拉出了一條線,會是這樣嗎?
答:應該說在國外你就會被迫整理這些事情,就是你在台灣想要解決但沒有解決的事情,特別是在台灣什自己很忙碌,忙碌到沒有時間讓自己思考,忙碌也會讓你逃避,在國外反而有時間去思考這些事情,因為他給你時間給你空間,你不得不面對,因為只剩下你自己一個人。

日本人忙裡偷閒,在櫻花樹下野餐。

問:這些思考有幫你做出什麼具體的結論嗎?
答: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不管我未來做什麼選擇,都是經過我思考過的。是我評估過對我來講,我不是因為其他人才做這個選擇,我是經過深思熟慮,我不是很迷惘、不知所措的隨便抓一個東西。

問:你這一趟日本行有自助旅行之外的目的嗎?
答:我是在寫論文時感到疲累,因此決定為自己安排一場日本的小旅行,除了藉此機會充電休息,也為未來的出國深造之計畫,提早見習準備。因為我有計劃出國念博士班,我是一個很不容易熟悉新環境的人,但環境的轉變是你出國念書最先要面臨的挑戰,我把這次去日本當作未來出國的縮影,我先預先面對了一些我未來沒有辦法掌握的問題,突如其來的問題我會怎麼做,怎麼反映,我有沒有辦法解決,這也是我逼自己出去的一個原因。

問:你已經解決了你的未知,這部分會不會也讓你鬆了一口氣?
答:對,這一次最大的收穫就是未知並不那麼恐懼,我會知道自己還是有潛力的去應付外在環境的問題,你自己並不那麼弱,但這想法是自助旅行回來之後才知道的。

問:你現在自助旅行回來了,你覺得面對將來出國深造這件事,國外的環境你可以適應嗎?
答:的確,這一次自助旅行讓我對未來的出國計畫比較有信心;我知道自己可以克服這些困難,人對未知會有恐懼,可是你已經做過,已經先開口問過人,已經遇過類似的狀況了,將來就比較不害怕了。如果我沒有這次這樣的自助旅行,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有能力克服這些恐懼。我記得我國中老師曾說,「哀兵必勝」,你要先把狀況看得比較糟糕,預先看到那個結果,我是習慣這樣比較悲觀的思考, 所以想到的幾乎都是最糟糕的狀況,但這過程帶給你的壓力會比較大,會產生較多的焦慮,所以有選擇的話,我會留在一個對我來說相對安全的位置,但如此一來就沒有機會去訓練自己面對比較糟糕的狀況;相反的,你在評估時如果太過自信,反而會出現一些盲點,而忽略某些細節,以至於有可能讓你陷入危險的境地,所以事前的謹慎是必要的,而事後的結果通常會比你想像中來得好一點。

問:博士班會以日本為主嗎?
答:不會,是美國。

問:你返國之後有甚麼事情跟你之前的預期是有落差的?
答:如果我早一點有勇氣的話,我會提早出國做自助旅行。

問:為什麼?早一點晚一點有差別嗎?
答:其實大學時代你就已經成熟到有足夠能力去思考和去面對外在的環境,尤其大學時代提供你一個空間讓你比較有彈性的去做事情,我覺得那是更適合的時間;所以我反過來反而能理解蔣勳所說的,「一生中都要找到一次跟自己單獨相處的機會」這句話,因為這對你之後會有好的影響。例如「未知」,如果我早幾年出去,就早幾年理解,之後就不會那麼害怕;也就是說,如果我大三出去,我大三之後對未知的恐懼就消除了,或者了解更多。

問:這趟自助旅行對你有意義嗎?
答:現在回頭想,我覺得自己選擇了一件對的事情,我很高興在年輕時勇敢去做一件重要的事,這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即使做這樣的事不見得會成功,萬一結果失敗,並不見得是件壞事,其實失敗教給我們的事更多,印象更深刻,因為年輕人對挫折的忍受和接受程度應該要比較高,而學會面對挫折是應該被訓練的;所以我要謝謝過去那個勇敢的自己。


在現實與模糊之間的旅行

文/吳岳勳

編者按:這是吳岳勳自助旅行後寫的一篇心得,主要是在說明這趟旅行中曾遇到的不安與困難,希望讓和他有同樣的狀況卻躊躇不前的視障朋友,鼓起勇氣,背著背包走出自己的世界。

2012年4月,我23歲。在一個不大不小的年紀嘗試了人生的第一趟海外自助旅行,獨自地。

先說明我自己的狀況,目前雙眼視力皆低於0.1,伴隨著周邊視力缺損與嚴重夜盲,日文程度僅限簡單日文對話、英文尚可。

決定這趟旅行的初始是一直想出走的衝動,在完成碩士論文proposal meeting的隔天,找了張價格不錯的機票就這麼定了日期。但在這陣衝動後,許許多多的不安持續地侵蝕著我滿腔的期待,甚至在出發的當天,看著窗外大雨,卻怎麼也踏不出房門,但最後我經過了八天七夜,平安的回來了。

或許很多人會想,日本是個現代化的國家,世界上早已有成千上萬的背包客獨自地踏過日本本土,但對於一個在自己國家生活都會面臨許多不便的人來說,獨自地海外旅行是需要許多的勇氣的。

京都是一個仰賴公車系統維持交通運輸的古都,但公車對我來說是整趟旅行最初的不安來源,因為在台灣的時候,我無法獨自地在公車站搭公車,因為我總是看不見疾駛而過的公車號碼,所以我很不安,擔心我會不會到了京都卻發現自己沒有辦法到達各個自己想前往的地方,網路上找了很多的資料卻沒有人可以告訴我怎麼辦,所以我特別的寫出這篇文章希望能夠給那些和我有一樣顧慮的人們,希望可以減輕這些焦慮。

行前我最擔心的公車問題事實上在旅行的途中比我想像中來得不那麼讓人感到不安,首先是因為京都的公車不像台灣的公車需要特別的招手司機才會停車,否則司機就會在你眼前疾駛而過,基本上只要你站在等車的站牌,每一輛會停靠該站牌的公車都會停下來等著乘客上車,如果這班不是你要搭乘的公車,只要不要上車就好,你沒有給這個城市和車上的乘客帶來任何的麻煩,你可以放心地等待公車停在你的面前仔細的看清楚公車號碼。這是我在這趟旅行體驗到最讓我好安心的部分。

除了公車的問題外,依據這次的經驗從行前的準備到旅途的當下,有一些自己的經驗可供參考,或許視障的朋友可以稍微留心。

在行前的部分,查資料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但並不是只要安排了景點的順序和交通方式就好,不管是使用電車或是公車,需要特別準備的地方會有一些和其他人不一樣的,在電車的查詢上,除了找到搭乘車站和下車的車站站名,一般來說都以漢字做表示,建議在找所有的站牌名稱的時候盡可能地找到他的拼音方式,不管是以羅馬拼音或是五十音,因為很多時候你可能需要別人的幫忙,用紙筆溝通是個方式,但很多時候幫助你的人並不知道你的狀況,可能會寫的稍小讓你看不清楚,問路的當下就會有點尷尬,用口語的方式會比較輕鬆。另外就是除了找到起站和終站外,要特別查好接下來會經過的站牌名稱,因為在電車或公車上的時候,常常會看不見車上顯示的站名,這在旅途中會是一種焦慮,因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搭錯車了,如果知道列車是按著自己查詢的站點來走,心情上會輕鬆很多,比較不會緊繃的坐立不安,如果搭錯車也可以迅速地在第二站就反應過來,知道站點的名字念法的話就可以只聽車上的廣播,絕對會有很大的幫助,同時,不管搭乘何種交通工具都先查好車資,特別是電車的部分,因為通常電車的票價會以路線圖的方式放在自動售票機的上方,依我的經驗是絕對看不到車資,所以可以的話盡可能詳細的查好車資,在搭乘交通工具的時候會比較方便。

另外,在京都旅行前查詢公車的資訊記得要留意該在哪搭車,並非只要查站名就好,需要留意一下該在哪個街角搭車,特別是在一些很多路線的交會點,像是四條河原町或是京都車站,這些地方很多時候會有很多人在等車,大家都守秩序的排隊等待公車的時候,其實不太好意思靠近公車站牌細看這個站牌是不是有我要搭的公車,所以先查好要搭的公車的站牌位置,確認這個站牌的公車的方向,在旅途中會省力很多。

行前可以準備的另外一個重點是地圖的部分,因為對我來說 不管是哪裡的地圖,密密麻麻的我完全看不到圖上的字,更遑論找到自己要去的地方,我自己的方式是我會隨身帶一台平板電腦,在出發前找個地圖詳細的旅遊書或是google map,把自己會需要靠自己找路的景點,包括怎麼從公車站、火車站下車的地方到要去景點的路線,先存好後,按照天數地名命名好後存進平板電腦裡,屆時可以利用平板電腦裡的地圖在放大之後知道該怎麼走,如果有b-mobile這類的上網方案也可以搭配google map即時確認自己的位置,基本上需要特別查清楚的路線最重要的是從車站到旅館的步行路線,特別是如果移動到旅館的時間較晚的時候,可能會有點慌張,這個時候就需要比較詳細的地圖。

另外在出發前比較小的要注意的地方是,像是我有嚴重的夜盲,我就一定會在隨身的背包上放上手電筒,還有新的電池,在出發前我會再確認一次。另外就是,如果可以的話請向買票的旅行社問問看是不是可以先給你日本的入境申請單和海關的申報單,因為我的經驗是兩張單子上的字都非常的小,對視力微弱的人來說,如果又是晚間飛行,會有很大的機會看不清楚上面的字,如果可以在台灣就先寫好的話最好,但如果沒有辦法先拿到的話,網路上會有好心的網友提供範本,可以放大圖片後印下來,隨身帶上飛機。而我就是沒有好好地做足這些準備,我只有把需要的欄位的資料整理出來,結果在飛機上看著這些表格真的有點慌張,旁邊坐著的又是一對日本母女,整趟飛行都相當不安,最後只好硬著頭皮請機上一位會中文的空姐告訴我各個欄位該填些什麼。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60914

最後一個比較額外的物品是一台焦段較長的相機,這個可以幫很多忙,在很多時候像是看不清公車站牌,火車月台上看板、餐廳牆上的menu,等等很多看不清楚的時候,它可以成為你的眼睛,可以先照下來後,再放大後在螢幕上看,我在日本的幾天內,一到月台上就是先照下月台電子看板好確認該搭什麼車。

基本上行前的準備大概就是這樣,大家可以依據自己的需要去增加調整,另外可以請身邊會日文的朋友,學一下說明自己狀況的句子,或是一些簡單可以表達自己狀況的方式(寫在本子上之類的),像我就是會直接說我的眼睛看不見,基本上日本人都會懂你的意思。

在登機的時候,可以特別和地勤或是登機口的空姐說明自己的情況,因為飛機的座位編號我常常都看不到,空姐可以先帶你進去找到你的座位。

基本上從出關的那一刻起,就應該要把自己怕麻煩別人的那種自責感削弱,在台灣的時候,我即使知道會在一片黑暗的路上摔跤,也不會找人扶著我走過那條路,但出國之後真的就要一切以安全為上,如果真的需要別人的幫忙,就要跨過自己心裡的那道門檻,即使人家以不一樣的眼光看著你,即使人家快速地揮手告訴你他無法幫忙,也要把自己的安全放在最優先的考量,不過還是建議大家要衡量自己的狀態,如果自己在國內大部分的生活就需要別人的幫忙,或許可以找個可以信任的旅伴陪同較好。

到了日本以後,基本上只要準備工作做的夠充實,心裡會踏實很多,另外可以提醒大家的是,要在自己的行李上做個明顯的記號,因為我有一點色弱,所以在領行李的時候會很容易混淆自己和他人的行李,所以我在自己的行李上用大的膠帶貼了個叉叉,雖然醜,但我可以快速的辨認自己的行李。

出關後如果看不清機場的指標,請先去找是不是有人可以幫忙,或是跟著看起來同樣都是要去搭車的旅客。

在實際搭乘交通工具的時候,這時候就可以依照自己先前所準備的資料,確認車子已經開到了哪站,再幾站後會到目的地,這樣會讓自己初來乍到的不安減低不少。

在車站等車的時候也可以在等車的時候,先照下一些需要的資訊,確認下班車是不是會到目的地,下班車多久後會到,如果是電車的話,確認終點是哪,車種是什麼,在左邊還是右邊的月台。

另外,京都車站內有個好用的觀光案內所,可以在當天或前一天要搭車時,先到案內所去問問服務人員,如果要搭電車到哪的話該到哪個月台,進入改札口後要左轉還是右轉,這些很實用的資訊可以節省你在車站內找到看得清楚的指標的時間。

在遊覽各個景點的時候,請特別注意某些景點的室內是不是會過暗,如果會的話就請考量自己的能力,像是我有一次誤闖了平等院的鳳翔館,結果館內暗到我根本走不出來,只好循著服務人員的聲音,走到他的身邊告訴她我的狀況,讓他帶我走出鳳翔館,所以如果覺得某些室內會對你的行動上造成不便的話,就盡量避免不要進去了。

另外就是時間的掌控方面,一般來說我都會在下午五點前回到旅館周邊,晚上的有些景點也是要考量一下自己的能力,像是夜櫻,我這趟只有去附近的白川和圓山公園,圓山公園內雖然有攤販的燈光,但部分路段真的有點暗,如果遇到這種情況就勇敢地拿起手電筒吧,靠著道路的兩邊行走,用手電筒照路面,不要照到人家的臉,這個時候會聽到有些人可能會說你有點奇怪,但不要放在心上,因為你這樣也是為了其他人的安全。

在買東西或點餐的時候如果看不清楚價格,大概有幾種方式,首先可以先到付錢的櫃台附近聽聽看大家的價格大概多少,然後粗估一下自己買的東西的價格,結帳的時候拿面額較大的鈔票讓他找零;另外一種就是直接問店員,有些時候我其實不太好意思問店員就會用第一種的方式。另外,如果看不清楚各個寺廟的參拜料金,就可以先在旁邊聽一下大家的對話,通常大家都會講出進去要多少錢,然後就開始掏錢,這個時候就獲得要多少錢的情報。

最後有一些瑣碎的點,像是日本的錢可能不熟悉的話會不太好分,建議在前幾天的晚上可以試著用手多摸幾次銅板,大概知道銅板的重量和觸感,熟悉以後在掏錢的時候會比較方便,同時也要注意千元和萬元的差別,我自己有時候會分不清楚;在旅途中因為單獨一個人,其實滿容易被人找去拍照的,如果太陽太大可能會看不清楚相機的螢幕,這時候可能可以請對方把螢幕的亮度調高,照完相後再讓對方確認照片是不是他想要的。

這樣一連串看下來,其實在旅行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勇敢的放下自己,如果有困難就禮貌的請別人幫忙,不要太在意他人的眼光,這樣才會讓自己的旅行玩的安全又開心,絕對不要害怕告訴人家你的不足,只要真誠的面對,即使是不同文化的人,都可以體諒你的難處,像是我在HOSTEL的時候遇到一個華裔加拿大人,我在聊天中告訴他我的狀況,他驚訝的問我怎麼有勇氣一個人來旅行,從此之後,晚上遇到他,他如果要出門都會問我需不需要什麼,他出門可以幫我找找帶回來,所以旅行中的每個片段都有可能因為你的不足變得溫暖,而不是都只會留下不好的回憶。

所以如果你評估過自己的狀況,認為自己可以獨自地進行旅行,那麼你需要的就是最後的衝動,把自己推離一個熟悉的世界是件不容易的事,中間你可能會覺得辛苦,旅行途中你可能會覺得孤獨,但最後你會感謝過去那個勇敢的自己,在獨自旅行的過程中,特別是在感官不足支撐你認識這個世界的時候,那個很初始的自我會在旅行的途中與你同行,他會是你最好的旅伴,像是一個和自我彼此瞭解的歷程,最終,你會深刻的記得每個旅行的片段和深刻的認識你自己。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t=660914

你需要的只是相信自己的勇氣,走出這個角落你會發現其實另外的國度很美好,原來自己也可以走得很穩健,即使不完美也可以認真的感受這個世界。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