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高中職組 第二名

練愛

/李懿純

也許吧……這就是人生,在時間流逝的同時,我們的愛也要有所成長,開始吧!我的愛……有時認真地在鏡子前端詳著一張半熟悉的臉?在別人眼裡那是怎麼樣的臉孔?眼中是怎麼樣子的我呢?十九年前,鏡子前的小人兒臉上看見的是問號,什麼時候我的臉再也露不出愉悅的笑容?什麼時候我的臉露出都是悲傷的表情?但此時此刻只想問:為什麼?母親的淚就如那沒拴緊的水龍頭,那一滴!一滴!一滴!又一滴永無止盡的滴傷我幼小的心靈?為什麼,親朋好友面對我父母總是嘆氣開頭,而以搖頭結尾?為什麼,父親比以前更愛喝酒,酒瓶堆成足以將我淹沒的金字塔?為什麼,我們期待的小妹妹似乎是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不久我知道,上帝在妹妹的眼睛裡宣判了死刑!拼命搶救才勉強保住一眼的些微視力,但在我眼裡承擔這判決的卻是我親愛的父母,為什麼?而那年,我五歲。

我從未想過我與父母之間會這樣硬生生地闖入一個第三者,隨著妹妹一天天的長大,我看見鏡子中的我,表情一天天猙獰、可怕,從父母眼裡看出去的永遠是那獨眼的妹妹!父母手掌握著的不再是我凍得冰冷的小手,那只關心我的雙眼不會在我身上停留,剩下的是晚歸回家的怒罵。睡覺時我總半夢半醒,叫罵聲依舊在耳裡迴盪,原來感情是如此容易被取代,曾經擁有的「愛」是多麼微不足道,父母總要我好好照顧妹妹,別傻了,那誰照顧我呢?我眼中的怒火就是唯一的回應。那年,我十二歲。

槍聲一響!碰!青春開跑:家對我而言已是遠在天邊,在外自由奔放!我是這大地的支配者,奔跑、跳躍、放縱,開懷無拘束,可惜我的微笑只能留給太陽看,當太陽西下……漸漸昏暗的天色,夜晚宣告另一場腥風血雨的開始毫不留情開轟!誰說家是避風港?家根本是戰場,當你面對著一兩張冷到刺骨的臉!你會在他們的雙眼看見你一閃即逝的恐懼,也同時看見今天戰役的結果。每次戰敗後回房裡!瞧見坐在書桌念書的那個表面性的妹妹,使我感到更加疲累!但是錯覺嗎?她原本就貼近書本的臉,似乎一天天貼得更近了?那年,我十八歲。

真的沒想過有那天的到來?當我知道妹妹僅存不多的視力在一場手術正式燃燒殆盡,不照鏡子我也知道我的表情是怎樣的,它……不會笑了,那木然的表情一點生氣也沒有!曾經那伶牙俐齒的小嘴,一開一合中只有一個字「痛」,那是什麼樣的痛?我沒有勇氣去推開那扇她已破敗不堪的心門!我應該是要恨她的?我應該是要為了她的完全失明而開心的?我應該是要因她有今天而感到有前所未有的快感的?可我知道我沒有。第一次看著從不在別人面前掉淚的她那樣淒厲的哭喊,她顫抖地抓著母親的手!從嘴裡吐出含糊不清的四個字:「我不活了。」

我心中有什麼疙瘩,似乎一下子都剝落了?我知道以後,她!很難再突然拉著我的手喊姐姐;她!很難再悄悄把她捨不得吃的糖放在我手提袋裡;她!很難再無生息的將我零亂的抽屜整理乾淨;她!很難再半夜起身為我關燈蓋棉被了。少了她笑聲的房間,擺滿了家具仍是如此的空,可是……真正空了的似乎是我的心臟?第一次這麼渴望地想接近她,我的妹妹!

推開房門,我的眼神告訴了母親我壓抑許久的渴望,母親會意的點點頭走了出去,我想說些什麼……但又說不出什麼……我走到床沿握起她的手,她虛弱地將她冰冷的手從我手掌抽離,我的淚水無聲的在眼眶裡吶喊:「我是姐姐啊!」我輕聲的告訴她,她說:「我知道!妳走進來時我就知道妳是誰了!」我心中泛起了滿肚子的疑惑:「那為什麼不讓姐姐握握妳的手呢?」她告訴我:「我怕我的手弄髒了妳。」我說:「怎麼會?為什麼這樣想?」她說:「曾經我們出門時,我希望牽著我的手的不是爸爸媽媽,而是妳的手,每次我被外面小孩嘲笑時,我總是期待著妳會握著我的手跟我說聲沒關係!拉著妳的手想與妳分享我的喜悅,卻一次又一次被妳甩開,妳發現新奇的東西拉著別的小妹妹去看,我總希望被妳拉著的那人是我,可是……永遠都不是我!我在想,是不是我的手太髒了,會弄髒妳的手?」聽完這些話,我拼命搖著頭:「不是這樣的!姐姐沒這樣想!」我清楚的看見我雙手不停的顫抖。突然,我發現從她眼裡流淌出兩行黃色的液體!我急了:「怎麼了?是不是眼睛又痛了?」她吃力的搖搖頭:「妳從不知道我多愛妳!可是我卻知道妳多恨我!當每次我的心意換來你的冷眼時,我也想著要恨妳!可是我知道我是愛妳的!所以我一直想著能做些什麼讓妳不那麼恨我?可是……現在我累了、失明了,以前能為妳做的……我已經不能再為妳做了!」我又搖搖頭,眼淚早已不自覺的滑落:「不,現在換姐姐握著妳的手,有好吃的糖留給妳,妳那天為我整理好的抽屜姐姐不再弄亂,換姐姐幫妳蓋被子,等妳好了,我們一起出去玩。」兩個十幾二十歲的女孩,在此時此刻卻都像孩童般天真的笑了。我握著她的手,這次,我們彼此感覺到彼此的溫暖。

走出房門!心中一塊大石放下了!恍然大悟,原來過去的十幾年我一直學著怎麼恨,恨父母、恨妹妹、恨所有的所有,「家」只是供我睡覺的地方,沒人了解我的天地,「父母」只是會限制我行動的禁止標誌。心中的結,開了!那些我曾經不安、忌妒與憎恨的心理作用!它們才是真正奪走我幸福生活的原兇。

這次我真的輕鬆地笑了,從未有過的感覺,在霎那間,清晰地叫我永生難忘。心中很清楚知道我愛我的家,我愛我的父母,我愛我的妹妹!突然想用心地培養這些愛,我知道我想讓我的家人再次擁有笑容!特別是我們家的小天使!除了開刀後因痛的呻吟,直到傷口恢復地差不多後,才感覺到,她真的累了,有時她坐著,一整天就是坐著,臉上無任何表情,平靜!真的平靜嗎?我這樣問自己,但顯然,那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三四個月!妹妹的情緒起伏開始令我們全家快招架不住,她身體的好轉,卻是吞食她生存的力量。她的笑容變得好可怕,她開始傷害自己!激烈的、殘酷的,若可以,我根本不懷疑她會將自己撕裂。不知道為什麼?在一次她自殺失敗後我憤怒了:「是的!妳死了全世界還是一樣轉動!不會因為妳而停留!但我們呢?這些愛妳的家人呢?妳認為那是種解脫嗎?那只是另一種束縛罷了,妳還不懂嗎?無論妳今天變成什麼樣子!我們會陪著妳,為什麼媽咪會哭,因為她愛妳、為什麼爸爸每次都這麼害怕妳跌倒?因為他愛妳,為什麼我這麼生氣?因為我愛妳,而妳呢?」我激動地哭了,輕輕地擁抱著她:

「我知道妳覺得全世界沒人了解妳!我知道看不到讓妳有多恐懼,我知道以前簡單的事都變得有多難,雖然我沒辦法完全體會這些痛!但我知道…我真的都知道!」我從不知道我內心是這樣想的!但似乎我心中早已存在這些台詞。

妹妹在我與父母的關心與照顧漸漸露出笑顏,但是她眼睛的情況依舊不穩定!她的左眼曾經因為眼壓太高,且已不再有作用,而動了破壞手術,而現在右眼也失明了,眼壓依舊日漸高升!我曾經建議她也將右眼破壞了吧!但她的回應又讓我上了一課,她說:「當左眼破壞了的時候!我感覺它死了!不再有溫度,那冷冷的感覺讓我心痛,它從沒帶我看過這世界!可是它是我身體的一部份!我永遠沒辦法忘記!手術完第一次摸著它的感覺,我的確因為眼睛吃了很多苦!可是我愛它們!全天下的醫生都說沒救了,只要我的右眼還有一點光,我不會放棄它,因為我愛它!它痛,那表示我沒有好好照顧它!那不是它的錯!」我微笑了!我的妹妹,她在愛的學分中表現地讓我讚嘆!

我在家的時間多了,也直到現在才真的感覺:

「我回家了?」說真的,與家人在同一屋簷下十幾二十年,我卻不知道如何與他們相處?人生沒有如果,過去的不會回來了,幸福的是我愛的人都還在,今天永遠都是起跑線,開始學著觀察、學著行動、學著關愛!而心中看見的自己一天天地美麗!與父親一同看棒球為建仔加油!與母親一同上街為家人添購日常用品!與妹妹分享看到的有趣新聞與笑話……小小的事,我卻有大大的幸福!父親節的擁抱、母親節的大餐、妹妹生日的小小驚喜……而受益人也包含我在內!

我朋友們都問我是不是談戀愛了?感覺我全身充滿愛的氣息?我總是微笑著說:「是呀!我『練愛』了。」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