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大專社會組 佳作

看見改變

文/楊依萍

曾經,我以為自己只不過是一棵毫不起眼的樹,夾雜在成群的野花雜草之間,生長在河流的岸邊,一點也不起眼,是的,我是一棵毫不起眼的樹。我早已忘記自己是怎麼在這裡落腳的,是鳥兒帶我來的嗎?還是風兒帶我來的?我早已不記得了,可能是我當時年紀太小,我是一棵樹,一棵毫不起眼的樹。

向河面望去,我時常在想,這一條河流的河水到底是什麼顏色?有時是黑色,有時是綠色,有時是紅色,雖然河水的顏色不時變換(尤其是下雨天),但是,我並不覺得美麗,聽樹梢上的麻雀說,河水顏色不時變換,是因為河流沿岸的工廠所排放的廢水,難怪,我還曾發現河面上有好多好多的泡泡。

說真的,我並不喜歡往河流那邊望,因為河面上經常漂著被丟棄的廢棄家具、垃圾(有整包的,也有散裝的),甚至是小動物的屍體,聽說河流的上游有養鴨人家,難怪,河流經常散發著撲鼻臭味,尤其炎炎夏日,高溫讓河流的兩岸瀰漫著陣陣臭味,令人非常難以忍受,可能戴上三、四層口罩都不夠用,我真巴不得自己能移動雙腳,遠遠地逃離那令人窒息的地方。我很好奇,河水裡有魚兒或青蛙嗎?如果有,牠們一定是非常堅強的品種,才能在那麼惡劣的環境下生存。

曾經,我以為我只不過是一棵毫不起眼的樹,平日除了和身旁的小花、小草及昆蟲聊聊天,聽聽小鳥兒帶來的消息之外,喜歡望著天空,看是否有片片白雲飄過,對了,天氣晴朗的日子,我可以看到夕陽西沉喔!此外,晴朗無雲的夜晚,夜空中有幾顆星星會對我眨眼;當目光跳過河流,掩住口鼻,我幻想著,雖然是一棵毫不起眼的樹,但在這樣的環境中,我仍然可以找到令我感到安慰的事。

大約在六年前,河流的兩岸出現了變化,挖土機、砂石車及各式各樣的工程車,沿著河岸,來來回回,日復一日,不停地工作著;漸漸的,河面上不再漂著令人作噁的垃圾、小動物的屍體和廢棄物;慢慢的,河水不再忽綠、忽紅地變色,或是冒出成堆成堆的泡泡,河流不再傳來陣陣的臭味即使是天氣變熱,我也不必像昔日般,得摀住口鼻,暫時停止呼吸了。

但接連的好幾個月,機械及工程車運作時所發出的聲音真是大得嚇人,不管我是如何緊緊的摀住耳朵,那惱人的聲音,還是從指縫中鑽進我的耳朵,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土地也隨著機械運作而在震動,那幾個月,震耳欲聾的魔音,讓我頭痛欲裂,我想即使有耳塞也幫不了我吧!此外,河岸附近經常是塵土飛揚,我的身上總是有著一層又一層厚厚的塵土,任憑風兒再怎麼吹,不論我再怎麼揮動手臂,沙土總是揮之不去,當時我的模樣一定是灰頭土臉吧!

有一天,挖土機直接駛向河岸,挖著挖著,居然一天比一天靠近我了,眼見那些小花草在挖土機的翻攪之下,瞬間就被夷平,這些怵目驚心的畫面,真是令我頭皮直發麻,那時,我多麼希望自己有一雙腳,如果有一雙腳,我就可以立刻拔腿就跑,這樣就不會被瞬間夷平吧!雖然我只不過是一棵毫不起眼的樹,身上滿是塵土,連日來在震耳欲聾的噪音無情的摧殘之下,讓我看起來非常沒有精神,更加的不起眼,但我仍舊非常希望能夠活下去。

看著節節逼近的挖土機,我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腦筋一片空白,意識逐漸變得模糊,不久竟然昏了過去,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一點兒都記不得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毫髮無傷的活下來,真是感到萬分訝異,然而,原本陪伴在身旁的那小花小草卻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自行車道從我身旁一左一右穿越而過,現在,我站在磚紅色的河堤自行車道上。

經過整治後的河流,河水變清澈了,成群的魚兒在水中優游,和以往有了截然不同的風貌,河流的兩岸,不但有人行步道、自行車道,還有公園和球場,加上原本被保留下來的樹木,和新種植的花木和綠草地,以及夜晚時會發出各色閃閃亮光的彩虹吊橋,此時的河堤兩岸,頓時成為最受當地人們歡迎的休憩場所。

不論是早晨、黃昏,或夜晚,都是河堤公園最熱鬧的時候,跑步、騎車、打球的人們,在這兒運動;散步的人們,悠閒的在河堤上漫步;坐在娃娃車上的小嬰兒,或輪椅上的人們,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出戶外,欣賞著河流的轉變。

雖然,我是一棵毫不起眼的樹,每天總是有好多人從我身邊經過,或是在我身邊休息或聊天。人群中,有位拿著助行器的年輕人特別吸引我的注意,只要是沒有下雨的晚上,他就會出現,他吃力地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每一步都發出喀喀的聲響,這個畫面總是讓我深深的被打動,就像這條河流的改變,我想這位年輕人終究會因為他日復一日的堅持,而有所改變的。

白鷺鷥成為現在河流上顯眼的嬌客,牠們優雅地在空中飛翔,當鎖定河裡的獵物後,便快速地俯衝而下捕捉獵物,常引來駐足欣賞的人們連聲的讚嘆。白頭翁及樹雀則低調許多,只有眼尖的人們能欣賞到牠們的風采;蝙蝠和燕子喜歡在黃昏時分出來覓食,夕陽西下,牠們成群出動,十分壯觀。

潺潺的流水聲、唧唧的蟬鳴聲、呱呱的蛙叫聲、鳥兒的歌唱聲、人們的談笑聲,和花草樹木迎風搖曳的低語聲,讓這裡更加充滿生氣。

現在,我仍舊是一棵毫不起眼的樹,然而因為河流的改變,我的生活也因此不同,我不需要像從前一樣,只是喜歡望著天空,看看是否有片片白雲飄過,等待天氣晴朗的日子,期盼可以看到太陽西沉黃昏的美景,或是在晴朗無雲的夜晚,找尋夜空中對我眨眼的星星;也不需總是想將目光跳過河流,希望有口罩掩住口鼻,甚至幻想有雙腳可以讓我逃離我所居住的地方。雖然,我只不過是一棵毫不起眼的樹,但在河流有了三百六十度的轉變之後,生活在周遭的人、事、物也隨之產生了改變。我真是非常非常慶幸自己能在這裡生活,微風吹來,涼風徐徐,風兒輕撫著我的臉,我這樣一棵毫不起眼的樹,早已陶醉在其中。

今年六月的某一天,下了一場大雨,應該說是超級大豪雨,這一場超級大豪雨,是我從來未經歷過的,它的威力比我所見識過的颱風所伴隨的豪雨更加驚人。雨從下午開始下,雨下得又大又急,大雨傾盆而下,啪!啪!啪!雨珠好像小彈珠一般,打得我全身發疼,這場雨,從下午下到晚上,從晚上下到深夜,從深夜下到清晨,絲毫都沒有變緩的趨勢,嘩啦啦!嘩啦啦!河水隨著雨勢也不停的上漲,滾滾的河水,夾帶著砂石,不斷的往下游奔流而去;那天,沒有散步或運動的人群,也沒有出來覓食的鳥兒,河畔步道上只有雨水,運動公園裡冷冷清清,空無一人,那一夜,只有盞盞路燈,伴著似乎是下也下不完的大雨,我整夜緊緊的閉著雙眼,聽著滔滔的流水聲和雨水的拍打聲,忍受著大雨打在身上的疼痛,心中不斷的祈禱,祈禱這一場超級大豪雨它能快快停歇。

隔天早上,那場令人心驚膽戰的雨,才漸漸有減緩的趨勢。天色漸漸亮了起來,我這才發現有一段河堤被洶湧的河水沖毀掏空,河堤上的自行車道還在,然而自行車道下已沒有路基,如果有自行車騎士經過,我一定會為他捏一把冷汗。除了沿岸河堤的受創,河床也受傷了,河床上遍布著從上游被沖刷而來大大小小的石塊,河道因為遍布的石塊而改道,原本在河床旁築巢的鳥兒,不知所措地在空中盤旋,焦急地想在一夕之間全變了樣的河床上找尋自己的家,巢中的小寶寶想必早已失去蹤影;河水變得混濁,河面上漂著一些魚的屍體和樹木的枝幹,在一場超級大豪雨過後,河流的景觀竟然變得面目全非。河流的改變,改變的不單單只是河流的景觀,還有生活在周遭一切的動物、植物及人們的生活。

我是一棵樹,我知道,種植一棵樹,可能得花上十幾年,才能盼到樹木高大茁壯,但要砍掉一棵樹,卻不需花到半天的時間。看看河流的改變,那些建設性的改變,往往需要花上經年累月的時間,然而,破壞性的改變,卻可能在一次工廠排放的廢水、一包接著一包的垃圾,或是一場豪雨之後發生。 在這一場突如其來的超大豪雨過後,我看到挖土機及工程車又出現在河床上,它們來來回回,一天又一天地工作著,我知道,河流將有所改變,我滿懷希望地對自己說。

備註:本文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特此說明。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