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夢想

文/太陽花

我,遺失了我的夢想。有誰看到過它呢?

曾經夢想過當記者,也曾經想過當外交官。但是最終出了社會,生活過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人要平安健康的活著到最後,都可能是一個夢想。

想過要去狄斯耐樂園,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想過要橫跨歐亞的火車之旅,也想過要住到深山裡,自己建房子,自己耕作打獵,自給自足的過生活。想過要寫書、寫劇本、當一個作家。想過要當女強人,在商場上叱吒風雲。夢想在年少輕狂又身強體壯時,像天馬行空一樣,既多樣又沒頭緒。

但是,最後的我只是跟大家一樣。每天上班、下班,夢想只剩下年終獎金的多寡,或者是中樂透頭獎。

夢想的遺失,不光是因為生活的磨難,也因為肢體上遭逢的意外。

曾經,喜歡赤腳走在泥土地上,喜歡海水衝擊小腿,濕濕的泥沙包住腳的感覺。曾經,喜歡把門關起來,黑暗中聽著搖滾樂假裝自己是歌手,忘我跳舞的瘋狂。曾經,喜歡踩著高跟鞋走過人群中,還可以帶起一陣風的快感。

現在,赤腳無法走路,至少是沒辦法走在室內以外的道路上。海灘的沙,因為軟爛,會把我的腳和拐杖陷入泥沼,讓我失去平衡。黑暗中跳舞會跌倒。走過人群,不再帶起一陣風。高跟鞋,只能放在層架上觀賞用。

這時,夢想有一點奢侈。因為,連一個人出門都不再是件容易的事。

然後,一個無聊的假日午後,一段 youtube上的影片改變了一切。

場景是殘障奧運的射箭比賽場地,鏡頭固定在選手進場的入口。選手們魚貫進入,陸續站到規定的靶位。那是一場複和弓的對抗賽。當現場指揮吹哨音表示開始射擊,鏡頭從最靠近的女性選手身上,一個接著一個的慢慢移動。每個選手都一臉凝重,你知道那是最緊張的時刻。最後,鏡頭停在日本女選手的身上。全場靜默,只看她用右手一氣呵成的舉起弓來,然後張弓,不是用手。就看到她用牙齒去咬弦線,瞄準,穩定,然後釋放。箭,就這樣脫離弓身飛向靶面。

牙齒咬弦線?對,你沒有看錯。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這樣射箭。那位選手沒有左手,所以她用自己的牙齒來取代放箭的左手。如果你懂得射箭,你會知道她從一個獨臂的女性,是如何不斷的練習再練習,面對一般人的生活壓力之外,還要克服肢體不便的生存壓力,到終於代表國家站在殘障奧運的比賽場上,那真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光是練習,就是一段漫長而孤獨的過程。而夢想,一定就是撐著她走過這一段艱辛過程的重要因素。

畫面停格在牙齒咬弦線的一幕很久很久的時間。到如今,那一幕還是不斷在我腦中播放著。

於是你知道,人生除了抱怨和生氣以外,其實還有另外一個選項。那就是用智慧和毅力去克服困難。而夢想是它的燃料和動力。

我不知道她的內心是否緊張,是否因為射得不好而生氣?但是,她應該知道,當她努力去追尋並且達成自己的夢想時,她也清清楚楚的傳達了一個信息,那就是,每個人都有追求他自己夢想的可能性,不管是否有肢體上的障礙。

於是,我開始想,什麼是我的夢想?

沒人知道從生命的起點到終點到底會經過多少收費站和交流道。有些人的交流道多到數不清,錯過了再上來,恐怕要繞個半個市區才能再回到高速公路來。但是回到人生的高速公路來,就保證你一路順暢嗎?當然不是!

夢想,這種東西應該也一樣。

作了一個夢,目標達到了,再作一個夢。人生其實可以有很多的夢想。雖然,不一定都會實現。像高速公路的交流道,上了再下,下了再上。總是要到生命的終點,才能談下車。下了車,才能說沒有夢想。

我又開始找回之前的夢。是的,我想要像那位日本女選手一樣站在殘障奧運的場上。我還要贏得獎牌,這樣才能聽著我們的國旗歌,看著我們的旗幟上升。

其實,我一直對於射箭很有興趣。我決定要認真對待這項運動。首先,我必須有一個可以指導我的教練。找教練這種事,沒想到也可以這麼困難。大部份的教練並不對教導一個殘障的業餘選手感到興趣。答案很簡單,因為一個只有工作之餘才能練習的選手,在時間的安排上本來就很困難。如果你是殘障,更有很多體力和肢體上的問題要克服。再加上,要來回走動去拔箭撿箭,不但是對於體力很大的消耗,也相對的減少了可以真正練箭的時間。因為,同樣是花兩個鐘頭的時間在射箭場,殘障的選手會用掉其中的一個鐘頭以上的時間來撿箭和拔箭。但這種問題,是不會發生在肢體健全的選手身上的。除非,你有人可以幫忙拔箭。但是,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好不容易找到一位願意指導你的教練,問題才剛要開始。場地,也是一個問題。大部份的射箭場地都設在學校裡面。尤其,是長距離的場地,更不是隨便在公園或者是空地,就可以擺起靶來練習。學校對於外來者想要利用他們的場地練習,多半採取拒絕的態度。還好,近幾年來,在台北市各區開始有運動中心可以利用。只是,美中不足的是有些運動中心還是營利導向,對於殘障的運動人口,不但不提供優惠和協助,要不就是場地的設計和設置對於殘障者完全漠視。你以為打電話給 1999 或寫信給市長信箱,問題就可以得到解決嗎?好像並不是那麼容易。

解決了部份的場地問題,勉強在局限的時間和空間上練習,緊接著而來的是教練對於個別選手身體狀況的認知。這個可能是最困難的。因為每個殘障者的肢體狀況不一樣。有些外表上看起來正常的肢體,卻可能是無法運用的,或者是會延伸其他問題的。這就要教練和選手之間很多的溝通。

即使是都適應了這一切,還有個人體會和工作及練習時間分配的問題。有些人確實得天獨厚,對於某些運動特別有天份。所有動作,一教就上手。對於大部份的人而言,不斷的練習是唯一的管道。我,其實就跟大部份的人一樣。但是問題是,我又沒有跟一般年輕的學生一樣有很多的練習時間。畢竟,我還要工作,也必須自理其他生活瑣事。所以,原本是年輕的學生一年、兩年可以達到的程度,我卻要花倍數以上的時間。中間還經歷因為過度運動及錯誤動作所導致的肩傷,因而停止練習將近兩年。

有很多年的舊曆年,我都一個人在射箭的場地練箭。陪在身邊的,是一把弓、一張椅子和一瓶水。只有遠處此起彼落的鞭炮聲,會提醒我原來現在是過年。射箭,其實是一項很孤獨的運動。即使是年輕力壯的學生,也不容易熬過這樣的磨練。日子就在受傷、療傷、復健、練習、挫折、再練習中流轉。我還是沒有達到自己的夢想。

最近,看到新聞中一些熟悉的名人驟逝。震撼之餘,總想著,這些人終究還是幸運的人。他們不但有夢想,而且樂在其中。不管是否完全到達他們想要的終點,他們的人生絕對沒有白費。生命的意義不過是如此吧?

我還在努力,勇敢追夢。因為我還活著,而下車的時間還沒到。就像那個用牙齒咬弦射箭的日本選手一樣,她沒有一隻手,卻還有一張嘴。我,沒有了可以用的腳,其實還有手。夢想怎麼可能太遙遠?

備註:本文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特此說明。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