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白頭阿伯

文/林聰吉

大安溪在多山的苗栗境內蜿蜒而流,阿伯就住在溪上游的白蛇山。其實也大概只有阿伯管那座山叫白蛇山,因為他與白蛇的初遇就在那山的深處。

阿伯是山上果園人家的孩子,對山中的地形路徑是再熟悉也不過了。10歲那年有一天他瞥見一尾白蛇在林間草叢穿梭,一時好奇就追蹤蛇跡而去,不料竟因此而迷了路。綿密的芒草林淹沒了這小孩,轉啊轉啊他怎麼也找不到出去的方向,於是他渴了就喝芒草流下的露水,累了就枕著芒草而睡。

也不知在山中已過了幾天,朦朧昏暗的月光下,他突然看到一位白鬚老翁對著他頷首微笑,老翁不語,只是隨即轉身而去,小孩猛地一驚,也翻身就往老翁隱去的方向跑去。就這樣沒命地追了許久,天光已逐漸轉亮,小孩定睛一看,竟已在平日熟悉的回家山路。

山中歲月長,阿伯一輩子卻也沒離開白蛇山,娶妻、生子,也順理成章地繼承家族的果園。阿伯另一個工作是山下村口老廟的乩童,每逢初一、十五他就端坐在廟堨蕙答漱荇v椅,時辰一到,廟後的鐘聲響起,阿伯就起乩,讓村人問事解惑。

村堛漱H都說,阿伯小時候在山中死堸k生的經歷就證明他是「天公子」,自然也就有了通靈的本事。廟口香爐的裊裊煙霧中,只見緊皺雙眉的阿伯提起硃砂筆在符紙上疾書,有時也喃喃自語,然後就以一種怪異的口音給村人解惑。阿伯到底靈不靈?其實這也無關緊要,就像這老廟供奉的眾多神明,反正多拜就多心安,而村民來求阿伯的符咒或話語,不過也就是多圖一份心安而已。

日頭每天從山的這邊到另一邊,透過林葉映照的日光讓所有地上的生命一一晶亮起來,天上的雲朵跑得飛快,一望無際的淨白總使人相信凡是陽光下的萬物都是美好。但烏雲還是要來,而且愈來愈多,愈聚愈攏,驟雨隨之而降,山上的屋瓦盡是啪啪的落雨聲。

阿伯的妻子病了,醫生說是末期的惡性腫瘤。在城市的大醫院堙A她每到半夜2點23分就開始劇烈腹痛,然後大量出血,一天、二天、三天、四天、五天都是如此。出血的情況愈來愈嚴重,值班的醫護人員每過凌晨就緊盯著時鐘,心中總惴想:今晚是否還能把這病人從血泊中搶救回來。為什麼是2點23分?醫院的人心中都有點發毛了,這是靈界發出的什麼訊號嗎?

阿伯匆匆趕回村口的老廟,跪在神壇喃喃自語,他正努力解讀那訊號,當然還有和對方進行某種談判與交易。他眉頭愈皺愈緊,身體顫抖,而衣服早已被汗水沁得濕透。不久,原本寂靜無聲的村口卻響起陣陣淒厲的狗吠聲,由遠而近,由短淺到悠長,那領路的鬼差終究還是來了!阿伯頹然地垂下雙手,眼前的眾神仍是不語。

妻子出殯的那天,山上下起滂沱大雨,靈車突然陷在泥濘的山路不動了,阿伯知道妻子不捨,趨前探入車內對了妻子的棺木說了幾句話,車子於是又開始動了。只是天上下的是雨,但落在阿伯頭上的卻是雪,幾天之內阿伯的頭髮竟全白了。

阿伯還是整天在自己的果園忙埵ㄔ~,不過他卻不再當乩童,他愈來愈沉默,總愛倚著果園的老樹遠眺山的深處。冬去春來,但阿伯的頂上依舊下著雪,雪愈壓愈深,他的頭髮白了,雙眉白了,最後連鬍鬚也全白了。

舊曆年過後的驚蟄時分,天空果然如約響起陣陣春雷,冬眠的動物也全都甦醒過來,整個山頭燃起一片翠綠。日光閃閃一瀉而下,阿伯揹起平常採水果的竹簍往山堥咱h,逢人就說他要去找老朋友。從此就再也沒人看過阿伯,家人與村民合力在附近的幾個山頭找了好幾天,也不見他的蹤跡。

有人說:阿伯和白蛇、白鬚老翁一樣,都已經羽化成仙了。也有人竊竊私語:無論是白蛇或是白鬚老翁,那都只是一個10歲小孩的夢境,隨便聽聽就好。雲霧依然在山間飄渺,極目遠眺,一切都顯得如真似幻,儘管村人眾說紛紜,但群山含笑,卻只是無語。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