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中時電子報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兩人一犬,展翅尋夢——專訪呂千毓、辜進心夫婦

文/陳芸英
圖/辜進心提供

畢業於文藻外語大學日文系的呂千毓、辜進心夫婦,最近將旅日心得付諸於《導盲犬留日行不行》一書,分享導盲犬在日本執勤和視障者進修的點點滴滴。

呂千毓、辜進心夫婦,最近將旅日心得付諸於《導盲犬留日行不行》一書。

書中的主角呂千毓、辜進心是追逐夢想的人。重度弱視的呂千毓一眼全盲一眼視力僅0.03,民國九十八年通過教育部公費留學考試即將赴日之際,她開始擔心全盲的先生未來的生活,「如果有一隻導盲犬,不論行動或陪伴應該會比較好。」

透過台灣協助犬協會的幫忙,辜進心成功的與來自澳洲兩歲多的拉不拉多犬瑞斯(Rhys)配對成功。

呂千毓赴日之後,瑞斯成了辜進心的生活支柱,彼此過著相依為命的日子。

不過夫妻兩以前就有一起赴日進修的構想,千毓深深感受到日本對於無障礙環境以及身障者的體貼,鼓勵先生一起過去體驗。

然而,台灣沒有導盲犬跨海到他國執行任務的前例,因此出國手續花了很多時間,加上航空公司認識導盲犬不足,一些離譜的問題紛紛出籠,例如「導盲犬會不會咬客人?」「可以坐經濟艙嗎?」經過冗長的溝通才突破重重難關。

兩人一犬經過冗長的溝通終於突破難關,踏進日本。

瑞斯到日本後,橫濱輔助犬協會的所長立刻過來協助他們進行共同訓練,包括從住家到超市或到公車站牌的主要路線,所長觀察一段時間就放心了,由於該協會離他們住的地方很遠,怕沒有人力照顧遠來的客人,看來這份擔心是多餘的。

日本路寬又直且沒有流浪犬,車子一定讓行人,尤其看到導盲犬「七早八早就停在那兒」,所以瑞斯幾乎沒有適應問題,很快融入日本社會。

既然到了日本,辜進心也在筑波大學附屬特別支援教育視覺障礙學校音樂科就讀,專修古典吉他。該校類似台灣的啟明學校,很多軟硬體設備都把「視障」元素考慮進去,學習幾乎沒有落差。但這所學校位於東京,這意味著他得被迫與太太分隔兩地,從東京到筑波大學的茨城縣車程約三小時,轉四趟車,只有週末一家人才能相聚。

進心和瑞斯曾在千毓的帶領下一起走過兩次,瑞斯便牢記路線,從此稱職的帶領主人跨越兩個城市。2013年東京遇到有史以來最大的暴風雪,雪積五六公分厚,平日他們都靠上下坡、草地、水泥地認路,換言之,鋪上雪的路是全然陌生的環境,主人無法給瑞斯下指令,沒想到一點難不倒瑞斯,牠依然從容不迫的帶領主人搭車轉車,平安的抵達千毓的住宿。

瑞斯在台灣的指導員陳雅芳說,導盲犬有獨立思考判斷的能力,視覺上的地標(如樹木、電線桿)還有特定氣味都是提供瑞斯參考的指標,她相信主人進心給牠揮灑的空間又常在達成目標時給予真誠的鼓勵和感謝,才讓瑞斯努力領路。

陳雅芳引用可魯的訓練師說的一段話,「導盲犬是在遇到使用者後,才成為真正的導盲犬。」以此詮釋主人對導盲犬的信任使牠有超乎想像的工作能力。

進心所屬學校常有定期音樂表演,由於學校從來沒有導盲犬,過去視障生都以人導法上台,但進心爭取讓瑞斯帶路。這是史無前例的事。

瑞斯的個性喜歡「表演」,人越多表演慾望越強,尤其在公開場合。當天瑞斯看到台下這麼多觀眾非常興奮,雄赳赳氣昂昂的帶著主人上台,全場報以熱烈的掌聲,瑞斯認為那掌聲是給牠的,渾身充滿活力;牠總希望自己成為焦點,彷彿牠也需要舞台——即使牠只有上台和下台的表演而已。

進心與瑞斯相伴相依,是當地最美的風景。

其實進心上台的心情很ㄘㄨㄚ‵,瑞斯還故意碰他一下,好像在說,「你緊張個什麼勁?」進心才慢慢穩定情緒,事後他跟太太說,「有隻愛現的導盲犬也滿好的。」

可是日本對導盲犬的接受度不高,很多東西得靠爭取,而日本又是一個講「禮儀」的地方,再加上進心是外國學生,老師只好出面幫忙,例如瑞斯必須在有草皮的地方上廁所,學校便為牠破例規劃一處專屬瑞斯上廁所的草地,他們不做則已,一做就非常完備,同時詢問專家還缺甚麼,接著有沖水設備、化糞池,就連洗衣機(洗導盲犬的毛巾、衣服、棉被)都有;甚至有教職員怕牠無聊會買玩具給牠玩,天氣冷會買衣服給牠穿……備受禮遇。

至於千毓念的筑波大學在日本享譽盛名。該校的資源教室曾到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進行交流。

筑波大學對身障生的服務令她感動。她說,班上的聽障生旁邊一定有資源教室的人員陪同,把老師上課講的內容很快的打在筆電上給他看,不論開會或開學典禮一定秀字幕。

她一進學校資源教室就詢問每個學生需要什麼協助,千毓提出的要求是希望老師上課前可以給她資料,以便閱讀。沒想到每堂課之前她都會收到老師寄的電子檔,或者給她放大講義,有時一堂課就拿到五十幾張講義;老師不覺得這是額外的工作,反而認為是應盡的職責。

此外,視障生一個禮拜可以申請三次志工媽媽報讀,報讀結束她會跟他們聊天,希望藉此提升自己的日文能力。這些志工媽媽知道外國學生的需求是什麼,雙方合作愉快;至於在圖書館也可以申請志工陪同,若她找到一篇文章,馬上有協助員為她打成PST檔,或使用學校提供的I PAT放大閱讀;在論文的編排上,學校也竭盡所能地安排志工協助。

兩夫妻的個性很樂觀,「少抱怨、多挑戰」是他們的生存法則,「我們不想去思考視障者苦的一面,彼此喜歡談快樂的事,因為一路走來得到太多人的幫忙,已經非常幸運了。我們的故事沒有悲情,雖然看不到有限制,但都可以克服,反而遇到很多貴人。」兩人說好要「快快樂樂過生活」,即使遇到困難也要「正向思考」。

返台後,夫妻兩為了紀念旅日生涯及瑞斯的付出,自費出版《導盲犬留日行不行》一書。這本書的特色是採用「導盲犬」自述觀點,以輕鬆詼諧的口吻,描述全家兩人一犬在日本的生活點滴。書中不用第一人稱撰寫是想避開人的因素,表達單純的概念,例如進心食量驚人,瑞斯在書中就稱他為「大水牛」;千毓很愛講話,每天嘰哩呱啦的,牠就私下叫她「鴨鴨」,千毓說,「從瑞斯的描述不難看出我們夫妻很『幼稚』,但這也接近事實。我們覺得狗狗是旁觀者,由牠來看周遭的主人比較可愛,例如如果罵教授不能罵得太直白,如果誇誰又讓人覺得矯情,由狗狗來說,最恰當不過了。」

目前取得日本筑波大學障礙科學研究所碩士學位的呂千毓在高市新民國小服務;研讀古典吉他的辜進心最大的收穫就是學得「點字樂譜技術」,他獲得三洋維士比集團教育基金會協助,將在台灣推廣盲人點字樂譜(https://sites.google.com/site/sanyoscores/),期望藉此讓視障者靠自己的能力完成演奏,突破眼睛無法閱讀樂譜或忘記旋律節奏的困擾。

進心想把所學的點字樂譜,分享台灣視障朋友。

說中寫道,「夢想是雙翼,他們因夢想而努力、因圓夢而點亮生命。」這麼有學問的話當然不可能是瑞斯說的,而是推薦序的一段話,這也是兩夫妻旅日生涯的寫照。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