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原來我該先認識自己

文/呂冠霖

經過了三年在雄中的努力,我終於從一開始眼前僅存微光,心中的希望也隨著黑暗慢慢歸零的那個小男孩;從「盲盲人生」中慢慢又找回人生的下一個目標。我想要成為一個好老師,我期待自己若將來遇到曾經和我一樣,生命遭受困頓的學生時,也能夠伸出溫暖的雙手來陪伴他們受挫的一顆心。而那天我就是懷抱著這樣的夢想,獨自一人搭著高鐵到台北來追尋我「志為仁師」的夢想!

記得那天爸媽開著車帶我到了高鐵站,幫我拉了厚重的行李箱直到了高鐵入票口前。父母親的擔憂從嘮叨不斷的話語,讓我再清楚不過他們有多麼擔心了。媽媽說:「衣服記得三天就洗一次,衣服跟襪子我都有作記號,出門的時候記得不要亂穿,天冷就自己多加件衣服別著涼了。」爸爸則是說:「不要一直去『關心』別人的事情,注意自己的東西放在那裡。朋友要吃什麼,就跟他們吃一樣的就好,不要造成別人的麻煩。」這些再簡單不過的日常瑣事,對於每個人來說或許再平常簡單不過了;但這些卻是我的爸媽當時目送他們心愛的孩子到了票口前,看著自己的孩子跟著高鐵引導人員消失在自己眼眶中,最唸唸不忘、從沒間斷過的一段話。

回想起這一段往事,內心的慚愧溢於言表。因為當時我覺得這些話被別人聽到也太丟臉了吧,我都十八歲了。但現在內心卻有著無比的感動,因為我的爸媽即便連這種事我都得不孝的讓他們操心;他們還是沒有阻止我跟隨自己的期待,到台北去闖一闖,更重要的是他們讓我知道當我覺得挫折時,高雄永遠是我溫暖的家;因為從不捨的話語,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叫我天冷就回來。

在我剛抵達台北,正要走到師大的路上,我阿嬤打了個電話給我。她說:「你真的跑去台北了,媽媽在家門外哭得多傷心你知道嗎?」這些話聽在當時我耳裡覺得實在太小題大作了。我不是中秋節連假就要回家了嗎?幹嘛搞得一副好像我永遠不會回家一樣。此外雖然也對當時自己究竟能不能適應大學生活感到不確定,但人家所說的,「大學的生活就是自由的生活」,我也有點興奮的心在心中大喊,「大學,我來了!」

不過一剛到宿舍,放下厚重的行李才真的知道我的考驗才真的要開始。那天還記得我的室友正還討論著,明天某社團要迎新,問我要不要一起去參加;明天大學的課程要開始加退選,要一早就得起來搶課了;邊說著這些話,室友還問我你要搶哪一堂的通識課呢?但聽在我耳裡卻顯得心不在焉,不只因為我還沒有想好要去哪個社團,選課系統要輸入驗證碼我不能獨自操作以外;我想一定還有一些沮喪,因為剛才下車太著急了,忘了將我上車後不小心睡覺,還沒吃的晚餐給帶下車。但我爸告訴我,「沒有事不要太麻煩別人」,還是等到明天再吃早餐好了。於是我就忍著咕咕叫的肚子,拿著洗澡的用具直奔十二點就會沒熱水的浴室,沒想到跑到一半澡盆的提手突然壞了,就在洗澡用具隨一地散落的同時,我用尖叫聲揭開了我的大學時代。

隔天開始上學的第一天,我就讀的科系是台師大最熱門的「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這在許多男生夢寐以求,擠破頭都想要來我們系聯誼的男女黃金比例「一比七」,在我的心中卻有著難以克服的恐懼。

2012年秋天進入師大就讀,中間為大一新生的呂冠霖。

因為高中三年我就讀的是男校,而且我也得重新學習要怎麼跟不認識我的人,透過最簡單的自我介紹,讓別人知道我雖然平常三八三八的,但有些很特別的地方,需要別人一起來協助我。然這些我萬萬沒想到的事,卻變成了我大學第一天的小小烏雲;更讓我驚訝的是當我上了第一堂課,我才意識到原來大學跟高中很不一樣,大學教授相當的忙錄,不可能像在雄中時每科申請一對一的課後輔導,需要自己更自立更生的學習新的輔具,學習如何更為獨立的在缺少視力的感官下跨越障礙的學習,這對當時的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尤其我就讀的科系從來沒有收過一個真正的盲生,所以一切與老師的事前溝通就顯得相當的重要。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我第一個星期向我的大學統計教授說明我目前的限制,雖然老師看起來很優待我,對於當時操作輔具極為生疏的我來說,卻還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好不容易撐到了第一個週末,我與其他幾個就讀台師大的同學在宿舍附近相約吃飯。我原本以為終於可以好好的放鬆,沒想到正當我們的餐點到齊,我的肚子卻不受控的痛了起來。於是我在這間店沒有廁所的情況下,只好決定快馬加鞭的回到宿舍上廁所。但不知為何我不敢麻煩同一個餐桌上的高中同學,或許是怕他們連一口飯都還沒吃;但也許也是想說:如果我連這麼簡單的一段路都走不到,也太丟人了吧。所以我就再三的跟同學們掛保證,自己知道回宿舍的路線以後,我就自己走回去了。

參加大一的迎新活動,上排右二為呂冠霖。

只是沒想到出了那間店,我竟沒多久就迷路了。我從熱鬧的師大夜市,走到了荒涼無比的死巷子。這讓又是男生、也毫無姿色的我也開始害怕起來。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只好不斷的問路人:「不好意思,因為我看不太到,請問你知道師大宿舍怎麼走嗎?」從一開始有人以為我是怪人,到終於有一個好心的碩士姊姊帶我回宿舍的過程,我焦急的快哭了出來。但最令我招架不住的是當我走到了宿舍門口,當我的室友拍了我一下肩膀,「你很棒啊,自己走到了。」我狐疑的問他說:「你一直都在後面嗎?」他點了點頭後,我又再問他說:「那剛才我迷路的時候,你也有看到囉?」

雖然我的室友愣了一下,卻還是用力的點了頭,我原本以為自己會很生氣,因為他看得這麼清楚,他一定知道我剛才很著急的啊!但我為了顧全面子,只好頭也不回的拿了衛生紙奔向廁所結束這一回合。後來我自己躲到了宿舍的閱覽室哭了好久,直到夜深人靜哭到再也沒有眼淚的時候,我接到了媽媽的電話。於是我擦乾眼淚勉強裝出開心的笑聲。

電話筒裡傳來媽媽著急的斥責聲,她說:「你要害我擔心死啊!這麼晚還不打回家,玩得太開心了是不是?」這一刻我才突然有些體會,對於每個曾經在我身旁幫助我的人,在乎我的家人雖然擔心著我,但從來沒有因為擔心而限制我,而今天我的室友不也是因為如此,才沒有作到朋友間該有的挺身而出,而只選擇將飯快速的打包,跟在我的身後默默的保護著我嗎?

那時我想自己就像一個剛出生不到三歲的孩子,就要獨自開始學會很多的事情,本來就很不容易。我該學會多些允許給自己,別也用著自己特有的步調走在屬於自己的人生公路上。那天我選擇了大一上學期放慢腳步,不再要求自己課業要多突出,不是選擇了放棄,而是我選知道你該先認識自己。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