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一趟旅行,獲得一份勇氣

文/呂冠霖

雙眼視力僅剩不到0.02,正常人抬頭挺胸都能一目了然的字,對我而言即使趴在桌上都看不清楚。然而這樣的我卻在103年7月,毅然參加國際處舉辦的短期語言文化研習課程,前往姊妹校——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開始人生首次的海外之旅。

我的父母因擔心而反對,身旁人們懷疑我的視力是否適合出外學習,幾乎沒有人支持或看好我這項舉動。然而,自稱個性搞笑三八的我,卻慶幸自己力排眾議,堅持出國;只因我相信這個特別的經驗,不僅會影響我未來學習語言的方式,也會顛覆了我對於自身處境的舊有思考。

總是遲到的課本

和一般人不同的是,我的出國遊學還有怎麼取得適用的教材、怎麼找人幫忙當reader等等的問題需要克服,也因此親友都滿反對的。舉例,在台灣,每個學期的開始,也都是我惶惶不安的起點。因視覺輔具需有純文字電子檔,才能夠轉換成點字版供我觸摸辨認,所以我總得四處拜託出版社協助提供。大一時,我什麼課本都沒有,同學也還不熟,不好意思請人協助;直到期末快結束前兩週才收到課本的資料,我才趕快準備交報告、讀書……所以我大一上的英文得了全班倒數第二名,直接被當掉了。但我也隨著跟同學越來越熟,許多好友願意將課本內容唸給我聽,情況改善不少。

此外,為了選課問題,我也向教務處提出請求。因往昔像我這樣的視障生,線上選課都必須拜託同學代理,結果總是搶輸別人,即使已事先向系所教授確認可幫忙「做書」,也不一定能選上那門課。起初校方的回應是,「若設立辦法保障視障生選課權益,恐怕會有偏袒的嫌疑」;但我仍極力說明:「即使我們選上了課程,視障生在學習方面還是很辛苦,該準備的過程也無法減少,若能提供我們多一些方便,就能讓我們多幾分力量。」在台灣,許多對於身障者的輔助,仍是需要溝通協調與爭取的。

貼身又貼心的教學安排

國際處開放研習報名後,因害怕自己視力不佳會被拒絕參加,我決定先隱瞞視力狀況;直到繳了訂金、收到確認文件,我才老實招供。出國前我媽百般阻止,主要是覺得我去沒人照顧外,學習上也很多阻礙,教材方面很多問題;但等到事情無法挽回後,她跑去拜託國際事務處的Nicole(熊子誼)老師要多多照顧我,幾乎所有相關的人都被打過招呼了。回想這段過程中,我有點不好意思想起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另一邊的Nicole老師也補充:「是呀,小肥霖媽媽一直交代我要多幫他拍照。」)但真正令我驚訝的是,不只台灣這邊沒有人嘗試要我退回申請,甚至連美國方面,都卯起來為我的就讀做準備。

出國前,美國方面派專人來訪,花了很多時間了解我的需求,請人將研習期間使用的課本逐字打成電子檔外,一般同學到當地才做的分級測驗,他們也特別讓我在台灣先做,以便清楚我的程度作適當安排。更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到校後,校方已經安排一位美籍老師,準備陪著我度過每一堂課程。因為這位老師不會說中文,我英文又超破,所以他想盡辦法、比手畫腳要讓我理解,但偏偏我又看不清楚;後來他知道可以透過「觸控」以及「聽聲辨位」表達,就開始在這部分不斷變換花樣。舉例來說,有次我突然忘記「Scratch」是什麼意思,外籍老師就直接在我手臂上輕抓,再搭配其它相關字的解說;還有次為了告訴我「撕開」,老師隨手拿一疊紙就開始在我面前撕。

即使是短短三週的海外遊學,校方精緻對待的程度,實在讓我備感窩心。

穿梭在城市中,處處是熱心人

除了例行的語言課程,假日時的Optional activities以及四處閒晃,讓我見識到美國對於身障者的關懷,既積極又可愛。走在路上,他們只要看到我拿著手杖,就會靠過來詢問是否需要幫助,即使沒有也會開朗地「裝熟」,天南地北跟你聊天。到速食店點餐時,就算身後大排長龍,服務生也會仔細詢問我飲料杯的size:他們會先詢問是否可以碰我的手,然後把大中小紙杯給我摸,全部點完餐了,也會再讓我確認摸一次。至於校方辦的戶外活動就更不用說,他們總想方設法要克服困難,讓我實際參與、體驗,與在台灣常常遇到的「只要人在就算參加了」的態度完全不同。

種種熱情又體貼的態度,讓我有點不習慣又帶著些疑惑,到底是來自什麼樣的動力,讓他們願意這樣細緻地關懷一個不方便的陌生人?

直到有天晚上,我的home媽與我聊起視力病變的過往,我終於了解,是出於對人的同理心,才會讓他們願意付出這些行動。home媽聽完我的故事,她說她無法想像這是多辛苦的過程,她告訴我她非常以我為榮,接著請我和她一起禱告,一起感謝主。當時的談話內容與情景我無法重現,只知道自己很感動、她了解我的辛苦……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和我在台灣經歷過的反應落差頗大,這位長輩首先選擇的是與他的處境感同身受,而非否定質疑,當下給了我面對困難的勇氣。

意想不到的旅行,帶來的結果是——勇氣!

從美返國後,我也相當開心地發現,經過溝通,台師大教務處已經同意我的意見,當我在美期間,校方不僅已先測試修改過選課系統,發現欄位仍不合用後,甚至積極訂定「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學士班視覺障礙學生選課輔導要點」,保障視障生的選課權益。未來,視障生將可提前選課,教材準備方面,也能提早委託特教中心安排,不致拖延,即使事後需要人工加選,也有專人可以協助處理。現在回想起來,當初決定出國就給了我許多的勇氣,是種不再因循環境、適應妥協的勇氣,才會向學校提出請求。現在得到了這麼好的回應,真的很高興。我認為台灣人們的情義理是很豐厚的,只是還不習慣注意到像我這樣弱勢團體的需求,但願意溝通,仍是許多人願伸出援手的。

此外,比較過與西方人文的差異後,我認為美國的教育觀念有一個很好的優點,就是他們從不限制一個人的發展。當他們發現你在做某件事情時,第一個念頭不是懷疑你有沒有能力、做不做得到,而是先幫忙想會遇到什麼困難,在哪些地方可以協助。相較東方家庭與社會較為保守的教導方式,以及學習特殊教育的背景,相對而言,這些不同,給予的獲益是更豐富的。也因充實了西方的人文風氣與友誼,讓我在心情上,增加了勇氣與熱情,原有的陌生感大量消退,在英文學習上,擴增不少興趣。

當然努力想學好英文,除了希望有競爭力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實在對按摩沒有興趣啦!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