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愛的漣漪效應

文/王秋蓉

「吸氣,憋住氣……自由呼吸,好了,可以起身。」我配合著指令動作,完成斷層掃瞄檢查,當要起身的時候,因為床的兩邊沒有可支撐的東西,可以抓牢使力,僅僅靠著還有一點點力氣的右手著勉強支撐,掙扎了好一會兒,還是又躺了回去。唉!殘疾的身軀衰老得快,四肢的無力越來越嚴重,任何動作都困難。

這時,專員技師見狀急忙奔過來扶我坐起身,協助我下床坐穩輪椅,還屈膝匍匐過輪椅的踏板,幫我穿鞋。我萬分感激頻頻道謝,她卻說:「是我要謝謝妳才對,若沒有你們承擔起疾病的苦難,怎會有健康的我們。」她的善言,對染疾罹苦的人有多大的鼓勵和安慰呀!心中默默起了異樣的感動,久藏心底的暖意急速竄燃,原本沮喪的心情也緩緩逆轉。

將電動輪椅小心翼翼行駛出醫院,正午的太陽像似要烤焦腦頂一般強烈照射著,馬路上洋溢著白豔豔的陽光,教人睜不開眼,熱氣瞬間從四面八方攏來,台北城熱如焚,穿梭在人行道上,悶熱難耐。好不容易走進捷運站進入清涼的車廂裡,身體舒暢許多,但心情依然波動,與專員技師相似的話語一直在耳邊響起「像這樣有殘疾的孩子,是生來代替一家人承擔所有的災難……。」思緒浮汛在回憶的路徑打轉。

童年曾是一則苦澀的成長記憶,十二歲以前我從沒有站起來過,在那段爬行的歲月,一步四個腳印,痛苦不堪。家裡經濟窘厄,大人們忙於生計,早出晚歸,多半時間獨留我一個人在家,日常行動得忍受身體疼痛,靠手掌著地,半撐起小小的身軀,像蝸牛般非常、非常緩慢困頓的移動,才能如廁,或撐得「走」到窗口看看外頭不一樣的世界。但天空老是灰暗得像一張哭泣的臉,欲窮遠處,不知道要延伸到哪?渺渺茫茫,眼前是一股望不透的黑。

健康非我所有,失去行動自如的能力,也失去求學的機會,生活如同被囚禁一般,完全處於貧脊的狀態中。早熟的我開始有著滿腹的悲傷和哀愁,獨自吞噬早來的寂寞和恐懼,久思令人沉淪憂鬱,小孩也不例外,我的失言寡歡,反映了備受扭曲的身心煎熬。我急切地盼望長大,又怕長大後要面對一切可怕的現實問題。可是時間時時都在運轉,天天都會日落,天暗了,夜毫不留情的深沉下去,日曆又被撕下一頁。

幼年住家住在透天厝的二樓,要通往三樓的人,一定要先經過我們家的通道。我從不跟人打招呼,覺得自己彎曲的背脊,變形的雙腿,樣貌十分醜陋,羞於見人。每天算準了他們進出的時間,悄悄躲進薄博暗色中的臥鋪躲藏,若不巧遇到人,立即轉身背對立地不動。

約莫九歲那年,常感覺有一個人在背後停留的時間愈來愈長,我沒有回頭看,不知道他是誰?唯腳步聲日漸熟悉。有一天,她忽然走到我面前,握握我的手說:「妹妹,你好乖喔。」然後帶著和煦溫馨的笑容離去。她那友善的表情好親切,極具深意,小小心靈起了很微妙的感覺,很想留住那溫暖的感覺,溫暖我單薄的童年。心裡偷偷盼望她會再出現,眼睛不自主地出神凝望樓梯間的門開啟,走來的人就是她。她每一次到來,嘴角永遠洋著一抹若有含意的微笑,那笑似乎能把原本陰鬱的房子裡蕭索落寞氛圍給變得明亮起來。

又一天,我在房裡小臥鋪聽見她對阿嬤說:「像這樣的孩子,是生來代替一家人承擔所有的災難,一定要對她特別好,特別照顧她。」當下,蓄忍多時委屈辛酸的眼淚,止不住滑落滿面,上輩子造孽的罪名被洗刷了,不幸命運的惡禍被釋放了。

接著,她走進房裡,熱情地邀我:「妹妹,我帶妳跟阿嬤到我們家跟小朋友玩,好不好?」原來,她也有個和我一樣,同患小兒麻痺症的女兒,不過,她長得白白胖胖的,殘障程度也沒有我嚴重。他們家姓謝,我喊她謝媽媽。

謝媽媽的出現,在我慘淡的童年歲月裡,就像是黑雲背後的月亮,給我亮光,給我溫暖。她常常僱用三輪車載我到她家,一住就是好幾天。但我們兩家都住在二樓,都是她背著我上下樓梯。我將殘弱變形的身軀馱在她的後背,兩手緊緊抓住她的肩膀,一邊臉貼在她的背上,有一種孺慕之情。她費力的背著我上下樓梯,一階一階慢慢舉步,可以很清楚聽見她濃厚的喘息聲,心裡好不捨。

這同時,她還邀來兩位也是肢體障礙的小朋友,單單照顧四個行動不便的孩子吃飯、上廁所、洗澡生活瑣瑣碎碎,就要費好大的功夫,還要熬雞湯幫我們進補,帶我們玩遊戲。至今我還深刻記得她幫我洗澡時,洗到我那突起的背脊,總會來回輕輕撫按,邊問:「會疼嗎?」被疼惜憐愛的感動,鐫刻成畫面,一直生動地烙印在記憶裡。

生平第一個玩具,第一副手套都是她送我的。忘不了第一次看電影的情景,興奮的心情無與倫比。我們看的是卡通片「灰姑娘」。謝媽媽同樣僱用三輪車接送,她把我們一個一個背上車,載到台北後車站的遠東戲院,在一個一個背下來先放到旁邊的椅子等候,等電影開場再背進去。這樣輾轉來回,卻招來旁人的嘲笑「生一大堆破相的,還有心情來看電影。」謝媽媽要我們別理會無聊的閒言閒語,看電影是一件快樂的事,會有感想,會有收穫。而我真的捕捉到閃閃點點希望之光。

漸漸長大,漸漸懂事,才知道謝媽媽有多麼不容易,丈夫早逝,一個女人家要獨力扶養五個子女,還要不時關照我們三個殘疾的孩子。她開的內衣店,招攬生意的對象大部分是上班女郎,會經常路過我家,就是要上樓做生意。為了工作賺錢,她必須配合顧客夜生活的作息時間,出入酒吧量身送件。住在她家的夜晚,我躺在黝黑的黑夜裡等她歸來,已是凌晨兩點鐘了,沒能睡幾小時,一早又要忙碌照顧孩子們的工作,再苦也沒有怨懟,永遠把慈祥的笑容掛在臉龐。即使辛苦的磨難,早已在臉上寫下風霜,依然笑臉盈盈親和待人,慈祥、慷慨、寬厚,愛人如己。

謝媽媽的愛屋及烏,因為自己的孩子殘障,推己及人,竭盡心力照顧我長大。過去五十年的生命歷程裡,都有她的愛在其中,為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蘊藏令人感動的深意,對我的關心幫助從不間斷,鼓勵我要將逆境的人生化為正面的力量來,千萬不要受限於身體的不便,失去自信。困難,是人生學習最好的老師,許多事情是可經由努力把它做好。她常舉例,石頭的縫隙,見不著陽光的地方,也會長出一朵朵小花,別小看自己。甚至專程去聽兩性專家的演講,要我克服萬難,在愛情婚姻路上勇敢走下去。

她對我的一生影響很大,不僅撫慰童年孤寂空洞的生活缺憾,補足脆弱心裡那個缺口,更悄悄將希望的種子撒進我幼小的心靈。她是我除了家人以外,第一個接觸的人,她對我們三個毫無血緣的孩子,如此用心付出的舉動,讓我深深體會到,原來,願意付出的,那就是愛,有愛就可跨越一切。這樣信心建立的根基,對我生活領域,生命意義的提升助益何其大,使我面對外界不會畏縮自卑,而有勇氣接受生活種種困難的挑戰,看得見人生值得活下去的每一個美好面向。

在我的心中,一直覺得她就像是另一個母親,早已生出一種仿若親人般的依命感,沉穩而值得信靠,不管歲月如何淘洗,那濃烈的情感依然如此深刻。她的親情,她的溫暖,她的愛,永遠與我的生命同在。

捷運速度快,很快就到站了,稍稍步行幾分鐘後,進入服務的辦公大廈電梯裡,裡頭已站著一位男士,問到:「幾樓?」「八樓,謝謝!」按著號燈一直只有亮在8的數字上,以為他和我一樣要到同一層樓層。到了八樓,他沒有要出來的樣子,手緊按著延長鍵,我狐疑比了請的手勢,他十分客氣關切的說:「這電梯門關得太快了,我怕你會被夾到,等你安全出去,我再下樓。」望著他閃耀善意關懷的臉,滿心溫馨,感激在心底湧動,滾動著輪椅,輕盈駛進值班的辦公室裡。

日子默默行轉,回首過往那一雙雙援助的雙手,善心體恤的溫暖語言,彷彿是黑暗中的一線光明,冰雪中的一陣暖風,愛與溫暖永遠是支持人心向上最大的力量。因為身體殘障,從小到大親身領受許多陌生人的善意協助,鼓勵和照顧,成長的背後,是多少愛心的匯集呀!人間有愛,處處有溫情,感動的畫面一點一滴儲存在我的腦海裡,蘊含生命的能量,長出力量來。

有愛的人自能自愛愛人,投入志工行列已經邁向第十二個年頭,謝媽媽的愛是我最大的原動力,她的精神一直都在,是我學習的榜樣。由本來被照顧者成為助人者,是一關接一關真實的歷練,從疾病中昇華,自我再生,深覺受幫助是種幸運;能由自己的努力付出,讓別人受益是一種喜悅,更是一種福氣,最美麗的收穫。這世界是上有一種東西,它會愈分愈多,愈分愈多,那就是愛。

愛是可以傳遞,可以接力,在各種不同的機緣與命運交叉纏綿中,愛的循環周而復始,綿綿不絕,愛的漣漪紛紛,更顯其美,溫暖自己也溫暖別人。

備註:本單元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特此說明。本文為文學類大專社會組第一名作品。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