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中時電子報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林信宏經營自己的音樂事業

文/陳芸英
圖/林信宏提供

「林先生,我知道你的表演不錯,不過價碼好像高了一點,不知道可以算便宜嗎?」

林信宏自己經營音樂事業,親自面對客戶,他回答,「我可以演唱、彈奏還可以當主持人,你不用請三個人只要請我一人就好……這樣應該不算貴喔!」對方想想其實划算,這場商演後來順利成交。

林信宏說起自己的音樂事業,侃侃而談。

從2013年5月考取「街頭藝人」證照,今年他的音樂事業邁入第六年。

原本「按摩」才是信宏的主業,他也以為會是他的終生志業,因為他做得很好,演藝圈有「演而優則導」,他也不例外,2008年自行創業。沒想到隨即發生震撼全球的金融海嘯,他的店在風雨飄搖中苦撐三年,以慘賠四百多萬(其中130萬花在裝潢上)結束營業。

那一瞬間,他的心理很難調適,人生被迫重新規劃。除了基本客源他做了一些改變,其中之一是接受「黑暗對話」的培訓;另外學了薩克斯風。

信宏從小就懷抱歌唱夢想,參加過無數次的歌唱比賽,但最後關頭都鎩羽而歸,信宏剖析自己的心境,「原因之一是我對視障的自己沒有信心。」直到28歲拿下全國歌唱大賽冠軍,隔年在愛盲基金會的協助下「曾經」與蕭煌奇搭檔出唱片,後來因經費不足,最後無疾而終;直到40歲學了薩克斯風,想唱歌的念頭又浮現,「也許有一天,我也可以作街頭藝人。」但念頭出場到實現常有一段距離,總是偷懶推託,也許等練得好一點、也許等有時間,也許……

不管街頭表演或婚禮商演,都可以看到信宏演奏薩克斯風的畫面。

2013年的某日,他與太太到228公園散步。公園裡有個街頭藝人吹薩克斯風,夫妻倆駐足聆聽,但對方吹出的聲音竟是「呼呼呼……呼呼呼」;他問太太怎麼回事,「他看起來大概有七十幾囉!」難怪中氣不足。在那當下,信宏突然想,「我為什麼不快點考證照呢?等到七十幾不也會吹成『呼呼呼……呼呼呼』了嗎?」

2013年5月,信宏第一次考街頭藝人,當年錄取率百分之十(兩百多人考錄取約二十人),他很幸運的考上,而且視障者只錄取兩人。

信宏原本在視障圈就有知名度,別人談論他不意外,但重點是,「聽說,現在信宏也開始作街頭藝人表演囉!」

對於自己的新身份,他回憶起第一次參加「黑暗對話」培訓時,老師要他們在短短兩分鐘之內做出讓大家印象深刻的「自我介紹」這件事。當時他覺得自己有這麼多經歷,兩分鐘怎麼說得完?但能作街頭藝人表演的視障者這麼多,你要怎麼出頭?於是他用一個特色定位自己的身份,「我叫『回憶系』歌手林信宏」,以此告訴大家他擅長唱一些帶著時間味道的經典老歌,「你要有很清楚的『辨識度』定義自己。」他把自己當藝人看,像在正式場合會穿復古的西裝,塑造自己的特色和形象。

信宏將自己定位為「回憶系」歌手,這是他辦「經典演唱會」的現場。

信宏的家靠近西門町,他以這裡當起點。西門町的熱門景點每天有幾萬人經過,對視障音樂人來說,是兵家必爭之地。但信宏搶不到「熱門點」,後來申請到的幾乎都在「電影街」,那是邊陲地帶,他只好對自己喊話,「在熱門點賺到錢叫運氣,如果在冷門點賺到錢,那才叫實力。」逐漸的也培養固定粉絲。

初期他一個禮拜平均作兩次(一次約三至四個小時)街頭藝人表演,與靠接頭藝人為生的人相比,這頻率很低,因為他還有按摩和黑暗對話培訓等工作。至於演唱曲目得看觀眾反應而定,例如唱姜育恆的歌有觀眾鼓掌,他會多唱幾首;不過每唱幾首之後他習慣說話,例如希望觀眾點歌,或者介紹歌手,或者隨意聊天;例外遇到節日也會唱應景的歌,例如情人節當天就會多唱情歌……

聽眾的反應很精彩。信宏說,有些人很熱情,會買飲料、咖啡、礦泉水、豆花……給他,或直接問,「你需要什麼協助告訴我,我來幫你。」甚至有時怕他肚子餓,還買點心給他吃。

他記得有一次天冷,吹薩克斯風按鍵時忍不住搓手,有個歌迷很貼心,遞上一個暖暖包給他,「在那當下,我的手暖,心也暖。」但他要吹奏,不可能一直拿暖暖包,只好擱在一旁;過一會兒這位歌迷又到附近買了一雙手套,「你戴上就不冷了。」

信宏都在西門町「電影街」表演。

西門町也常遇到外國人,有一次因廟會環境吵雜,信宏暫停唱歌,一位馬來西亞人趁機過來跟他聊天,最後給了他一個大紅包,因為對方覺得信宏說的話比唱的歌更動人。

還有人曾以他的「視障」身份跟別人打賭。「先生,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不是盲人?我朋友說是,我說不是,我們賭一千塊,如果你是盲人,我就要投一千塊在打賞箱裡!』」信宏大笑,「我是啊!」對方認輸,投了一千塊,「這樣吧,我為你唱一首歌當作彌補好了。」

此外,內湖捷運港墘站附近的七三七巷很寬,白天是市場,晚上是夜市,週末下午五點到晚上九點會封一段路,邀請街頭藝人進去表演;那是市場管理處規劃的地段,該單位的人看過他的表演,邀請他過去,「我就在斑馬線上表演。」一個月雖然只有一次,但客源穩定。

信宏在內湖737商圈的斑馬線上表演。

街頭藝人表演間接的也為信宏帶來商演機會。他能唱會演奏且口才不錯,這種全面性的視障音樂人不多,算是他的優勢。

後來他開始行銷自己。像是加入類似經紀公司的「混障綜藝團」,他們會找不錯的表演者加入他們旗下,每次邀請只唱兩首歌,給固定費用,例如學校、扶輪社、獅子會、慈濟、監獄;另外是朋友推薦;還有來自台北市文化局網站提供的平台……但最主要的商演機會來自做「街頭藝人」表演時,前面放置的名片。他說,「這四五年來我接的商演場次很少是積極開發的新客源,多半是『回頭客』。」

他舉幾個例子。

有一次即將結婚的新郎看到他的街頭藝人表演,親自邀請他到婚禮來。那場婚禮由婚顧公司負責,婚顧公司的人目睹他的現場演出覺得不錯,也把他推薦給其他新人;經由婚顧公司介紹的婚禮表演則為數不少。

另一個特別的商演他歸類為「私人宴會」。

源起於去年上半年一位很喜歡聽薩克斯風的女生看到他的街頭表演。她先生在工作上與日本人多有接觸。九月中,將有一位年近八十的「阿嬤」到台灣玩,一行十餘人,他們在坪林老街有個古宅,午後邀「阿嬤」到老房子吹風喝茶聊天;他們討論這件事時想到,如果能順便找到一位演奏者增添氣氛,一定很棒。這位女士看到信宏吹的薩克斯風很喜歡,便提出邀約。

信宏在「坪林老街」為年進八十的日本阿嬤表演薩克斯風。

當她要信宏「報價」時,他很猶豫,很難分類這算什麼場合,由於從沒接觸,雙方談出彼此都可以接受的價碼。那一次的演出,對方很滿意,於是這女士提出平安夜活動邀請。

同樣是一場溫馨的家庭聚會,地點移到信義區住宅,主人找幾個朋友在家宴客,受邀的客人陶醉在他動人的音樂氣氛,賓主盡歡。

再過六天則是元旦,這位女士再找信宏回到坪林老街招待日本客人。這天氣溫驟降,他們在古色古香的老宅燒木炭煮火鍋,聆聽信宏吹的薩克斯風,別有一番詩意。

這位女士很禮遇信宏,親自接送,表演結束也當他是貴賓一起用餐,離開前還送貴重的茶葉。

「重點還是你自己的內容要好,」信宏說,商演對方談的雖然是音樂,但你個人的應對進退才能讓對方留下深刻的印象,這也是商演能成功的關鍵。

信宏在耶誕節私人宴會上表演,這是同一個女士在半年內的第三場邀約。

另一位常合作的是他的按摩客人。這位客人是中小企業老闆,每年尾牙都找信宏表演。信宏第一次被邀約時,這位董事長說,「你找幾個人來熱鬧熱鬧。」後來更正,「找兩個就好。」董事長解釋道,「你有這麼多才藝,第一次只要拿出兩樣就好,明年再拿出多一點,越來越多,讓我的員工有不一樣的感覺。」第二年信宏找四個,並為這家公司規劃尾牙活動;第三年找六個(包括兩個跳踢踏舞的老師),員工真的感受到老闆的心意(也是「新」意),因為每年尾牙都不一樣,內容一年比一年豐富。「不要一次給足,慢慢給。」這是他從老闆身上學的哲學。

今年光一月份,信宏自己接的尾牙表演就有七場。

此外,近一年,他也經營「說唱會」。「我講自己的故事,我最常講的主題是『翻轉黑暗』。」他在開場時告訴大家什麼叫「黑暗」,黑暗對一般人來說就是看不見,他不是告訴大家他怎麼翻轉黑暗,而是引導大家思考什麼是你的黑暗,「你們如何翻轉自己黑暗。」說的過程會穿插一些演奏,被挑選的歌曲都能凸顯這個故事當下的情感;談到悲慘時唱點憂傷的歌,突破逆境時唱點正向的歌,希望下次聽到那首歌會想起當天的說唱會……他也以此「說唱會」模式受邀到企業演講。

信宏同時也是「黑暗對話」的培訓師。

林信宏的故事告訴大家,他有自我定位、音樂特色、藝人形象,讓你自己變成有畫面有故事的人;而自己就可以是經紀人,接商演、規劃表演、設計內容……經營自己的音樂事業。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