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殘年飽飯

文/林聰吉

王安石與司馬光的黨爭是北宋的大事,宋神宗過世之後,哲宗繼位,王安石一派的權臣得勢,因而開始迫害包括蘇軾在內等與司馬光有關的黨人。哲宗紹聖元年(一○九四年),蘇軾被貶官惠州(今廣東惠陽),紹聖四年(一○九七年)再貶儋耳(今海南島)。海南島是當時所普遍認知的天涯海角、蠻荒之地,蘇軾一生為官,當然明瞭政爭的可怕,時年已六十歲的他,自知此去大概已無望回返中原故土,心中不免蒼涼。為了到海南島赴任,蘇軾必須溯西江而上,船行數百里到梧州(今廣西),然後南轉從雷州半島渡海。

蘇軾在雷州附近與同被貶謫的弟弟蘇轍見了面,兄弟兩人都曾為朝廷重臣,此次分別被流放外地,不勝感慨。兩人到一個小館子去吃午飯。蘇轍吃慣了講究的飯食,對那鄉下粗糙的麥餅難以入口。蘇軾卻把自己的餅幾口吃光,笑著向弟弟說:「這種『美味』你還要細嚼慢嚥嗎?」蘇轍一直送蘇軾到渡海口,兩人又不捨地在停泊於岸邊的船上愁坐一夜,彼此皆知此次不只是生離,也可能是死別。蘇軾在渡海前寫給老友王古的信有如下訣別的字句:「某垂老投荒,無復生還之望。春與長子邁訣,已處置後事矣。今到海南,首當做棺,次便做墓。仍留手疏與諸子,死即葬於海外,生不契棺,死不扶柩,此亦東坡之家風也。」

蘇軾被貶至海南三年,歷經了居無定所,時有斷炊的磨難,寫下了「殘年飽飯東坡老,一壑能專萬事灰」的詩句。蘇軾幾度宦海浮沉,最終卻被流放海外孤島,回首前塵往事,萬念俱灰,老才子至此竟也只圖餘生能有飯吃,有一塊安靜的棲身之地而已。

「殘年飽飯」是出自杜甫詩,在〈病後遇王倚飲贈歌〉,杜甫寫道:「但使殘年飽吃飯,只願無事常相見」。詩人當時仕途不順,健康狀況不佳,連病三年後,因友人王倚請他吃飯,感動寫下此詩。杜甫全詩都在讚美菜餚的豐盛,事實上,這頓飯是因好友同情他,在市場賒米,妻子下廚烹調而來,所吃的也不過是長安當時平凡人家的家常菜。杜甫的感動應是來自於長年生活的困頓,而在飽餐之後,他的願望竟也只盼餘生都有飯吃,沒事也能和老友相聚聊聊。

蘇軾、杜甫都是儒家傳統下,學而優則仕的文人,滿腔報國理想,但因主政者昏庸無能或官場權力傾軋,最後都只能圖個「殘年飽飯」的卑微想望。到了現今的民主時代,政治失勢者大概不致於落個被流放蠻荒孤島的下場,只是時空流轉,主政者依然無能,官場還是充斥權力鬥爭,這真是千古不變的戲碼。戲台上妖風不斷,戲台下的看倌只能徒呼負負、搖頭大嘆。

最近到大醫院看診,醫生說我牙病嚴重,接著拔了幾顆牙。出了診間,想起蘇軾、杜甫的詩,兩位詩人尚可有「殘年飽飯」的寄望,而我這只蹲在戲棚下看戲的無牙書生,可能連「殘年飽飯」這卑微的老年生活都不可得,哀哉!哀哉!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