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誰在乎褒揚令?

文/林聰吉

中國歷史上有幾次著名的黨爭,其中常被後人廣為討論的是北宋的新、舊黨之爭。新黨所推動經濟、財政、軍事等制度的全面改革,其規模之大是歷朝所罕見,不令人意外,這些改革在當時也招致了激烈的反彈。新政在幾年內就以失敗收場,但是新、舊兩黨之間的政治鬥爭卻持續了數十年。

新、舊黨的代表人物王安石、司馬光都是當時人品、學識均佳的鴻儒,對於新政的看法雖然南轅北轍,但他們的初心都是為了百姓利益;與政敵之爭也是君子之爭,多聚焦於政策內容,而少涉及人身攻擊。若是意見不被皇帝採納,則是自行請求辭官,以明心志。但是黨爭延續日久,兩派恩怨糾葛甚深,而人事更迭極大,黨爭中主角的素質也江河日下,人品早已不及王安石、司馬光。因而歷經數個皇帝的黨爭,最後已看不見對政策內容的辯論,取而代之的是對個人權位的貪求,以及對政敵全面且無情的殲滅。

宋神宗死後,由於繼位的哲宗年幼,所以由皇太后攝政,此時舊黨回歸朝廷重掌大權。但在皇太后死後,哲宗親理國政,又開始重用新黨,而新黨宰相章惇也展開一連串肅清異己的行動。當時司馬光已死,章惇等新黨黨人奏請下詔掘開司馬光的墳墓,砸爛棺木,鞭笞屍體。後來雖然因哲宗不同意而作罷,但司馬光仍被追奪贈官和諡號,連皇太后當年親筆為他題寫的碑額和奉敕撰寫的碑文也被追毀。此外,司馬光的家產全被充公,他子孫的俸祿與官銜也都被撤銷。

蘇軾是朝中的務實派,在舊黨全面廢止新政時,蘇軾力主保存若干明顯有利國家的新政,也曾為此與司馬光數度激辯。但是新黨再度掌權後,蘇軾仍被劃為舊黨,而一再被降官貶謫。縱使蘇軾數度表示想告老辭官,不再與聞政事,新黨還是以不斷流放偏遠外地,來折磨當時已年過六旬的蘇軾。而在蘇軾死後,凡石碑上刻有他的詩文或題字,都奉令銷毀,他的所有著作嚴禁印行流傳,他在世時擁有的一切官銜也全被剝奪。

新黨對舊黨的全面清算,在宋徽宗時期達到最高峰。歷經哲宗、徽宗兩位皇帝,當權已久的新黨,已找不到舊黨官員可以鬥爭。而在刑罰、貶官、流放、株連子孫等手段都用盡後,新黨認為應該讓政敵遺臭萬年。於是彙集了歷朝與舊黨有牽連的官員名單,將他們的名字刻在石碑,立於街市。且通令全國所有州縣政府,也都要在地方豎立相同的石碑,以便永世昭告天下百姓。碑上奉聖旨宣告:這些舊黨黨人及其子孫永遠不得為官,皇家子女亦不得與此名單上諸臣的後代通婚。

北宋的黨爭讓有才能的賢臣難以出頭,也耗盡了國力,幾年之後,金兵南下,北宋無力反抗,很快就覆亡了。金人不但擄走徽宗、欽宗兩位皇帝,同時也帶走當時許多文物。相傳司馬光、蘇軾的字畫也在金人的搜羅之列,畢竟兩人在學識、文章上的成就非凡,聲名早已遠播塞外。

北宋距今約有一千年,那些昭告舊黨罪行、分布於全國各地的石碑早已不復見,當年新黨企圖讓政敵們遺臭萬年的政治算計,顯然並未成功。然而,司馬光的鉅著《資治通鑑》,至今仍是研究中國政治與歷史的必讀經典;蘇軾的詩詞則是家喻戶曉,多數華人無論老少,皆能背誦幾句。千年之後,世人記得司馬光、蘇軾,但大概很少有人知道當時的皇帝是誰,更遑論知道先後掌權的新、舊黨大臣究竟有那些人。擁有權力者或許在特定的時空可以呼風喚雨,但是放在歷史的座標上,卻是渺小而微不足道。真正能傳頌千古,令後人永誌不忘者,大概只有那些有志節、有才氣知識份子的道德與文章。

作家余光中、李敖過世後,近日朝野政黨對於政府是否要頒給他們褒揚令有所爭辯,其實有了褒揚令不能增加兩位作家的光環,沒有褒揚令也不能減損兩位作家的文名。政客們考慮要不要頒發褒揚令,說穿了只是為了討好他們的政治盟友或者是貶損他們的政治對手,這種利用死人來牟取權位的把戲可以維持多久?也許看看北宋黨爭的例子,就能了然於胸了。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