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微笑

文/劉昀怡

再回去台中菜市場,已經不見小時候記憶中的那條街了。看不見小時候記 憶中的熟悉的街道,感覺不像是以前的菜市場。當我猛然回頭看見路口的路 標,是不是因為我的眼睛受傷後,以至於看不清楚以往的街道風貌⋯⋯

兩年前,我的視力開始急速退化,原本視力很好的我,那時,我連坐在教 室第一排都看不到黑板字。我跟爸爸說我的視力好像變差了,請他帶我去配眼 鏡。

驗光師幫我看了看,他說我的左眼照光的時候不會收縮,右眼也有斜視, 要我立即去眼科治療。

隔天,爸爸陪我到國泰醫院進行斜視檢查,醫生看了我的視神經,說我的視神經萎縮,要排電腦斷層檢查,但是要排到兩個月後才能檢查,爸爸、媽媽覺得無法苦等下去,所以決定改到三總去做檢查。那裡只要等十幾天就能檢查了,所以我們決定在那裡就診。

三總的眼科醫生認為這個年齡的人不太會得腫瘤,所以就沒打顯影劑。那 是我第一次做電腦斷層,心裡非常焦慮不安,進了檢查室,我躺在床上,戴上 耳罩和耳塞,醫生幫我帶了很像頭盔的東西,我被送進了儀器裡面,機器開始 動的時候聲音好大,讓人不舒服。

回到眼科門診看報告,醫生幫我看了結果,卻說沒問題。我們一家人不相 信,又去台大看了眼科,醫生看完同樣的結果也說沒問題,爸爸問醫生為什麼 視神經會萎縮,醫生說是因為患的粒線體的遺傳疾病,還說那是(目前)無藥 可救的疾病。

我和爸爸、媽媽又到了榮總看了眼科,因為媽媽的朋友的阿姨剛好是榮總 前護理長,很熟悉這個醫院。她直接帶我們去找眼科的主任,他一看之前在三 總做電腦斷層的結果,就發現有腫瘤,馬上幫我轉兒童神經外科,又幫我排了 一次腦部電腦斷層,要再更精確地看看腫瘤的位子。

當天下午,剛好有病房是空的,我們回家準備行李,接著辦住院手續。

到了病房,換上病人專用衣服,做了心電圖、X光等等……進行一連串檢查 後,醫生表示,這次手術的時間需要九小時的手術和三小時的恢復,還說這次 手術並不會完全清除,尚未清除的因為在腦部的深處,所以開完刀會需要做十 幾次的放射線治療。

隔天就要進行手術了,我很緊張,但是在家人面前我不會表現出來,因為 我不想讓他們擔心。再進到手術房前,看見爸爸疲勞的身子,站在門口,護士 阿姨要我和爸爸揮手道別後,我就被推進手術室裡。一路上,護士阿姨問了我 一些問題,想轉移我的注意力。但是我還是很緊張,畢竟是我人中第一次的大 手術,躺在手術床上,我一直默默祈禱著這次手術能順利進行。進了手術房, 看見醫師們正在準備手術工具和做一些清潔動作。接著,醫生把麻醉藥的管子 放在我鼻子上方,那是用噴霧的方式讓我鼻子能吸進去,使全身麻醉,這是我 在手術室裡 12 個小時唯一的印象了。到我漸漸恢復意識,就是我拔掉插在鼻子 的管子時,從恢復室出來要到加護病房時,模糊中,我看到爸爸、媽媽、妹妹、阿嬤、阿公、外公、外婆的身影,坐在手術室前的家人們,看見我從手術室被推出來,他們突然笑了,我無力地和家人揮手,謝謝他們這半天的等待。

等我再醒來時已經是兩天後了,護士阿姨看見我醒來,就請爸爸進來,看見 爸爸,我好開心!爸爸問護士阿姨我可不可以吃東西了,護士阿姨跟爸爸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就拿著媽媽親手燉的,剛煮好熱騰騰的牛肉湯給我。我好開心,但是我並沒看到媽媽的身影,我知道加護病房只能有一個家人一直陪在旁邊,爸爸幫我把牛肉湯吹涼後餵我喝。我本來想自己喝,但發現我全身都有留針的情況,沒辦法自己做事。爸爸故意搞笑來讓我轉移注意力,但是我其實有發現爸爸的黑眼圈又更深了,他好像擔心很久了,看到爸爸這樣子,為了不讓他擔心,我笑了出來,爸爸的心情好像好多了。

到了探病時間,爺爺、奶奶、阿公、阿嬤都進來了,他們看到我、我看到 他們,大家都笑了!爺爺、奶奶因為有訂高鐵票,所以要先離開。阿公、阿嬤 因為從小就帶大我,所以我們感情特別深,我知道他們一定很難過,也好幾天 晚上都沒睡好。

阿嬤跟爸爸說讓他們來照顧,爸爸回去休息,我告訴阿嬤、阿公叫他也一 同回家休息,護士阿姨會照顧我,但他們不要。

過了兩天,阿公、阿嬤都回去了,只剩我一個人,我問護士阿姨:「我什麼 時候才能回普通病房?」護士阿姨說:「下午會有人動手術,我就能轉進去普通 病房。」我真是開心極了,爸爸這時也露出笑容。

到了可以轉普通病房的時間,我好開心,但不知道還有一件恐怖的事要做,就是拔尿管。護士阿姨說會有點痛,但我知道一定很痛。我放聲的大哭、 大叫,真是痛死了,拔完之後,就正式轉到普通病房的時間。

我知道離開加護病房就是身體有恢復一些,不用護士阿姨時時看著。到了普通病房,我被安排在四人病房,旁邊都是 3、4 歲的小孩子,都很有活力。我 睡也睡不好,一直被旁邊的小孩吵醒,精神很不好。隔天,剛好有一間單人病 房是空的,爸爸立刻請護理人員幫忙轉病房。

單人病房安靜多了,爸爸也有比較好的床可以睡了。那天晚上,我和爸爸 都很好睡。我聽護士阿姨說單人病房住一個晚上就要三千多元,這樣我住到療 程結束後,就要花好多、好多錢。我問爸爸:「住單人病房不是很貴嗎?為什麼 還要住單人病房呢?」爸爸說:「因為比較安靜,空間又大,而且媽媽還有幫妳 保險,不管住哪種房型,保險公司都會付錢。」原來是這樣啊!

休息了一天,終於能下床了,但是不管我去哪,都要帶著點滴架,有些不 方便。到了查房時間,醫生說明天要再做 MRI(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確認手術後的狀況。(我之前有做過,所以沒那麼緊張。)醫生說再做一次是因 為要之確認放射線的位置和次數。醫生要我去做放射線治療的頭罩,那是用塑 膠做的,會放一個熱熱的東西在臉上,它會慢慢往下,把整個臉包起來,再畫 上要放射的地方,因為是用麥克筆畫的所以會臭臭的。

隔天,醫生跟我說了做放射線治療的副作用,那天是我第一次做放射線治 療,要做十五次,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做一次,一次大概三分鐘做完後,一開 始,要躺在一個木板上,會送進機器裡,轉來轉去,用雷射方式除去剩餘的 腫瘤。原本以為會有副作用,但還好沒有發作。

隔天護士阿姨問爸爸放射線治療可以住院做,可以以每天通勤來回做,但 是因為有保險,所以我們就決定留在醫院做檢查。雖然每天都做一次,但我在 醫院還是很快樂,有病友一起陪我度過難關;看到病情比較嚴重的病人,就覺 得自己其實已經很幸運了。醫院常常辦一些活動,讓病人不那麼無聊;有時會 有慶祝活動,還會有些摯友、老師、家人來探病。有時候,畫畫也是我打發時 間的一件事。有的時候,我會突然很傷心,大家都說這是上天給我的禮物,我 卻從來沒相信過他們。如果是上天給的禮物,為什麼要讓我那麼痛苦、讓關心 我的人擔心我,一些負面情緒會突然湧上心頭。但是我並不想要家人看到我難 過,總會躲進被窩,把臉蓋住,不讓他們知道。

這樣每天都做治療,時間一下就過了。十五次的放射線治療已經到最後倒 數的次數,醫師要再度確認腫瘤清除狀況,我心裡默默祈禱能有個完美的結 局。

報告出來了,這陣子的治療已經把腫瘤清除得一乾二淨。待在醫院的最後 一天,護士阿姨、醫生、病友以及親人幫我舉辦了一場畢業典禮,把我在醫院 畫的十幾張畫都貼了出來,我收到了護理長、醫生、護士、社工的禮物,我好 開心,圓滿的結束這次的住院洗禮。城市面容已經改變了,但街道名稱並沒有 變;我不是我,我是我,我是我是因為我的記憶,記憶中,每天半夜,睡眼惺 忪到了菜市場,睡飽後,和阿嬤一起去買早餐,我總是吃饅頭,綿密又扎實的 口感,讓我一口接著一口吃,吃飽後,幫阿嬤、阿公一起賣花生、菱角,有時 還會幫忙叫賣。將近九點,是收攤的時間,回家後,阿公會開始做隔天需要的花生、菱角,我每天看著阿公準備花生、菱角,但是都不知道道地是怎麼做,我只會在旁邊吃阿公煮的花生,邊答邊和阿公聊天……

備註:本單元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本文為文學類國中組第二名作品。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