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重返河堤,再見幸福

文/劉蓓君(轉載自2019年1月號講義雜誌)

「你家的環境好好唷,住在這裡真幸福!」常有人這麼對我說。就都市叢林堛漫~民而言,住家附近有山有水有綠地,確實也沒啥好挑剔的,即使不是水岸第一排,也稱得上佳居好宅。但那是以「一般人」的眼光來看,對全盲的我可就另是一番風景了。

搬到現居的住處是高二時,在此之前,自小學起我都是走路上下學,遷居後開始求學搭車的生活。若回家想少走點兒路得多轉一班車,怎奈視力太差,等車時如果沒人把車攔下,我是看不到車號的;因此我通常會選擇在學校旁有很多人上下車的公車站,搭一班車直達到離家最近的站下車,然後走二十多分鐘的路回家。

或許有人覺得這段路好遠,可是我喜歡走路,尤其踽踽獨行在高出地面、被我想像是稜線的河堤:一段可以由自己決定速度的小漫步、吹吹風、看矇矓中的碧草藍天、不受阻擋地望向好遠好遠……髮飄裙擺,揣想自己如白雲、如鳥雀御風而飛。唯有在專屬我的片刻,才能把升學壓力和每下愈況的視力拋諸腦後,還我一時輕鬆與清靜。

揮別青春、跟繽紛世界道再見後,我鮮少上河堤,更別說自個兒到河邊走走了。離家再近,對一個行動不便的人來說仍似相距千里,但那一人獨享的回家之路、沿途景象,總盤旋腦海縈繞不去。

某天,興緻勃勃地和朋友提及那段往事,他說到河堤走走很好呀,散步兼運動,況且傍晚天氣涼爽,若我想走河堤回家他可以帶我。

走河堤回家當然好,可是……可是……

我倆都看不見,兩個全盲者,雖然知道大方向,但從來不曾「自己」走過,怎麼曉得何處可上、下堤防?又怎麼找到出、入河堤階梯?即便二、三十年前曾看過,如今景物是否依舊呢?

朋友雖從小在外闖,膽子較大,算得上是個「資深盲」,然而河堤不比一般道路,少了車子往來的危險,卻不如路上那般容易找人幫忙。事後他坦承:那時心堣]有點虛虛的,可當下沒說,思忖應該沒問題,頂多花多點時間摸索,決定帶我來個小冒險。

膽小的我可沒那麼有把握,往河堤的路上一再地問:「你確定要走嗎?要不要改天再去?」

走到最後還能攔計程車的地方,我又問:「現在改變主意還來得及,我可以搭小黃回家,要不要再考慮考慮?」

他沈吟了一會兒,語氣聽來仍堅定地回答:「都走到這兒了,就試試吧,別擔心。」

「可是……堤防下不知會不會很暗?我們雖看不見沒差,但若那兒很黑、人又少……」我仍遲疑著。

「不會啦,夏天傍晚一定有人出來散步運動的。」

於是滿心忐忑的我鼓起勇氣繼續和他一塊兒「散步」。

沿著捷運的圍牆我們一路以手杖追跡,觸到導盲磚,朋友說我們要上一座天橋,他已有好一陣子沒走了得找找,憑著記憶,我跟他順導盲磚上上下下,跨越路面向河堤靠近。

上河堤前得先通過一個沒紅綠燈的小馬路,車陣川流不息,我倆站在路邊側耳仔細聽著車聲,打算抓住車少的時候快速穿越。這時,一位路人主動來問我們要去哪兒,得知我們的意圖後,她帶我們過馬路,當然我們也趁機問上堤防的階梯位置,解決了第一個上堤的困難。

踏上河堤,一陣微風迎面而來,真個是夏日黃昏散步的好所在,也勾起以前長堤漫步的美好回憶,但那只是轉瞬之間,因為我們「高高在上」,兩旁是往下的斜坡,走來有點不安全,得盡快找到下堤、進入河濱公園的階梯。

我們沿著堤邊一路拿手杖敲,聽聲音判斷一旁的情況,有水泥築的矮牆、有草堆,一些不知名的東西,好像還敲到坐在一旁納涼的倒楣路人甲……但都不是我們要找的階梯扶手。

我又不禁憂慮:「有這麼遠嗎?」

「不知道耶,反正往前走一定會有樓梯可以下去的。」多虧朋友這個樂觀派,換成我早打退堂鼓了。

「鏘!」期待的聲音終於出現,我們小心翼翼靠過去,因為是下樓梯,得更留意跨出的腳步,一頭栽下去可不得了。只可惜讓我們大失所望,那是金屬沒錯卻不是扶手,一邊喃喃念著:「怎麼可能那麼遠?」一邊仍不死心繼續向前探去。

「鏘!」又一個清脆的響聲,再度燃起希望,這次總該對了吧?

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是下堤,進入河濱的階梯扶手!

梯面狹窄僅容一人,我們一前一後,一手摸扶把,另一手持手杖打著沒扶手的一邊以防踩空,步步為營,直至踏到平地才敢解除戒備。接下來是寬闊的河岸,應該可以放心地走一段吧,等接近要出堤防時再來煩惱出口這件事。

雖然知道這兒地面大致平坦,不必顧慮有車,但我仍不放心地搭著朋友的手,兩人的手杖各往外側滑拖大些幅度,畢竟路況不熟,判斷沿著草地和路的交界走或許可一路順暢。

心情一放鬆,週遭好多聲音陸續冒了出來,最開心的是可以聽到潺潺流動的水聲!這條小河還算乾淨,平時會有人來垂釣,據說陽光若夠,粼粼波光中可以看到閃閃發亮的魚兒水中游呢!

沿途伴著我們的,還有或棲在樹上或在空中穿梭的鳥兒,不同的啼聲,婉轉悅耳、時高時低、忽快忽慢、吱吱喳喳,讓傍晚的河濱更添熱鬧。

偶爾會傳來路人們的交談,他們也是來散步的吧?還有那慢跑者規律的喘息和腳步聲,由遠而近而遠,聽得教人忍不住跟著他吸氣吐氣。

有時朋友會突然停下來拉我靠邊站,還一頭霧水,他就說:「後面有車。」話音未落,一輛單車已一陣風似地揚長而去,這兒的單車道很平坦,沿途風景又美,我們的協力車隊也造訪過不少次。

河濱公園不可少的聲響還有小孩和小狗,狗兒汪汪,孩子則開心地追逐嬉鬧,這片如茵的大草地足以讓他們盡情奔跑,我則祈求老天別讓我踩到「黃金」!

「砰砰砰」,加上投球進籃和快速移動的腳步聲,想來是籃球場到了,即使天色已暗,仍有不少人在球場奡圻蝨躂埻龤C

「前方160公尺…橋樑……」這是我不時湊到耳邊聽的手機導航,拿著「安心」,因為似乎離真正的「路」有點遠,它迷航了,不太管用卻仍不時發出聲音。

突然覺察空間變小,有些壓迫感,還聽到手杖敲擊地面和我們講話時的回聲,這反而教我們放心,因為知道會從兩座橋下走過,顯然第一座橋已經到了!

正愉悅地感受著身邊的新鮮環境,以為一切順暢,沒想到談笑間手杖一卡,前方路「斷」了!不知何故路幅驟減,似乎全是草地或矮植物叢,草地與道路的邊界被小石子和沙地弄糊了。我們試著調整方向,擴大手杖敲打和滑拖的範圍,努力感受手杖、鞋底觸到地面的感覺,希望能接上繼續往前的路。

「我覺得要往左一點,或許可以打到堤防的斜坡。」我們試著往左。

「啊,不行,踩到的都是草,還有鐵槓擋住了。」

「我覺得要往右一些,單車道應該會沿河建才對。」我們又往右。

「咦?怎麼這堣]是草!還有一些碎石子,單車道怎麼不見了?」

走投無路,只好找人問問,怎奈剛才的聲音都靜了下來,人呢?

「前方100公尺……」確定接近目標是目前導航唯一能給的安慰,但這麼寬闊的地方前途茫茫,該怎麼辦好?我們試著打開視覺以外所有的感官來探測週遭環境。

「你們走太過去了!」忽然被右後方一位年長男人的聲音嚇一跳。

我們循聲向右移,「再過來一點,再過來一點,好了,往前走就對了。」始終和我們保持距離的男子,既像導航又似聲控,就這樣引我們回到「正路」。

走得渾身發熱、兩頰發燙,估計是該找出堤防的階梯了,於是我們按著心理地圖中河堤的方向靠左行去,期待再聽到那金屬發出的鏗鏘或是有人經過的聲響。

「這兒怎麼有斜坡道?應該是樓梯呀!可能還要再往前一些,過橋下,走樓梯才對。」我不斷在腦海搜尋以前「看」過這附近的樣子當作參考線索。

兩隻迷途羔羊正在專心敲打探測,忽聽得有聲音從上方傳來:「你們要去哪?」

沒料到是對我們喊所以不予理會,繼續尋找「前途」,但聲音又來了:「你們要去哪?這邊可以出得去唷!」

「至誠路!」報著一絲希望我們朝上喊回去。

「這兒就是啦,往這邊走,到堤防上來!」

在對方引導下,我們沿著斜坡上堤防,並說明本打算找過了橋後的出口再接上馬路,這樣可以避開那個複雜又危險的五岔路口。幸運的是,我們遇到出來散步、隔壁里的里長夫婦,他們對這一帶環境很熟悉,表示可以帶我回家。

朋友呢?他得單獨循原路折返。據他說,因為有一次經驗了,回程走得較快,而且沒多久,他也遇到個好心人,還是同鄉,邊走邊聊,一路送他回到熟悉的「馬路」上。

這麼美而多采的一小段河堤之路雖然讓兩個全盲者走得好辛苦,但我們滿懷興奮與感恩,靠著不放棄的摸索和路人的協助,我們終究能自己踏進來並幾乎走完全程,它已不再是遙不可及!雖然看不到美景,我們仍能利用其他感官體會、覺知,和明眼人一樣來運動、散步、接近大自然,從中得到樂趣,享受都市堛漱@方世外桃源,尋回當年那個高中小女生在堤岸漫步的幸福!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