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小鎮的旅人

林聰吉

與這小鎮的緣份是從大一那年的端午開始,聽聞小鎮在端午都會有盛大的神明遶境活動,就呼朋引伴,搭了幾個小時的公車來到了小鎮。一下公車,迎面而來是徐徐海風,我們又跳又叫追著陣頭跑,渴了就在路邊大口大口吃起了西瓜。彼時只覺得什麼都好,陽光好,海風好,其實是因為年輕,青春眼底下的事物,當然一切都好。

多年後,我在小鎮的一所學校謀得了教職,就順理成章在小鎮定居了下來。端午的神明遶境愈來愈盛大,連續兩天的活動,從白天到凌晨,全國各地趕來的陣頭綿延數公里。白天在學校上課,往往會被喧鬧的鑼鼓聲打斷,晚上也不得安歇,此起彼落的鞭炮聲會持續到午夜二、三點,擾得人難以入眠。後來就索性披衣而起,徹夜工作,案頭上的鐘滴滴答答響著,時間流逝,常常就在端午的午夜遙想起那年第一次的小鎮之旅。也許什麼都沒變,改變的只是居民與旅人的角色而已,主客易了位,心境也就自然不同了。

小鎮的觀光客是旅人,小鎮學校的學生也是。年年送走一批畢業生,而驪歌聲起,也總是在端午的前後。身為人師,在謝師宴、畢業典禮的現身,是為了給即將步出校門的孩子祝福,也希望為過去幾年與畢業班的師生情緣劃下完美的句點。剛教書那幾年,參加謝師宴、畢業典禮都是大事,出門前會想想要給學生們什麼臨別贈言,而貼心的學生也不忘給老師一些驚喜。

這幾年逐漸對這些道別、祝福的場合卻步了。謝師宴選的地點愈來愈豪奢,師生的互動卻愈來愈疏離。學生們對老師的臨別贈言其實沒什麼興趣,台下嘈雜的交談,似乎在向台上拿著麥克風的老師宣示,「難道這幾年你們說得還不夠嗎?!」滿堂喧嘩的嘰嘰喳喳聲,眼前所見,像是迫不及待想振翅而去的鳥群。有些謝師宴索性也不安排老師說話,學生用完餐就點歌唱起卡拉OK,或者開始從每人帶來的小禮物中輪流摸彩。

現在的畢業生多把謝師宴當成離開學校後第一個社交場合,所以重點之一是精心打扮,同時穿上新購的正式服裝,或者直接租用禮服。從這個角度來觀察就知道:謝師宴的主角其實不是老師,而是學生自己。所以老師講不講話?講了什麼話?師生有什麼互動?也就不重要了。

畢業生當然就是畢業典禮的主角,但身為配角的老師坐在台下,這幾年也愈來愈心虛。看著學生依序領了畢業證書,總要自問:我這為人師者究竟教了他們什麼?他們學到了多少?都已經有足夠的準備,以迎接步入社會後的挑戰嗎?幾年來每次自問,但卻老得到否定的答案。想想近年每個課堂,多數學生都只顧低頭滑手機,成績表現則是一屆不如一屆。坦白講,不必刻意記每個學生的名字,也都能稱呼他們,現在的學生對學習愈來愈沒興趣,他們只有三種共通的名字:不在乎、沒關係、無所謂。

從旅人而成為居民,來到這小鎮落腳也將近二十年了,對於年年喧鬧的端午陣頭,竟也在徹夜無眠中逐漸甘之如飴。也許因為深知小鎮已是安居的所在,所以就這樣安下了自己的心。但是學生呢?這些來了四年就走的小鎮旅人,總想為他們多預備一些,才送他們走向下一段路。青春總是好的,「能為這些孩子多做一些什麼嗎?能安下他們的心嗎?」我一直在自問。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