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時間和不能預見的遭遇

文/姜佑潔

那是發生在他們開始共同訓練後剛好滿一週的事。

其實之前老師就已預告會有這麼一場測試,可他沒想到七天的時間一瞬就過去了,也許是因國一那年讀到了相關報導和書籍,整整期待了六年,好不容易盼來了十八歲,經過定向訓練後,終於與他念茲在茲的導盲犬相遇了。

此時此刻老師告訴他:「明天你要跟你的夥伴獨立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為確保安全我會在後方跟著,但不會提供任何幫助,因為你們才剛開始配對,所以不論用導盲犬、白手杖還是向路人求助皆可。」為了能順利完成測試,他先打了電話到要去的店家詢問如何前往──其實這家咖啡廳的老闆本身就是導盲犬的寄養媽媽,對話中他鉅細靡遺的重述每個細節──從捷運站3號出口出來後過馬路,遇到麥當勞後左轉,碰到全家後轉進第一條巷子……深怕有所遺漏或聽錯,同時在腦海中反覆畫著心理地圖。

隔天早上九點左右,測驗開始,才剛一出發狗狗就不聽使喚,下了好幾次口令才緩慢的前進(回想起來當時他因經驗不足,忘了可以在上路前先做些服從訓練,使狗狗的注意力更集中),好不容易抵達了捷運站,要找服務台,因是常走的車站,他已然記住櫃台的位置,只不過他也想試試這一個星期以來的訓練成果,不料再次體驗到感情的建立真非一朝一夕就能產生,空蕩的車站迴盪著他下指令的聲音,繞了許久這才抵達。

來到窗口,站務員主動詢問:「需要引導嗎?」這讓他鬆了口氣,因為有時他們還在處理其他業務但他無法察覺,因此時常裹足,不知該何時上前才好,結果站務員請一旁正在收垃圾的清潔阿姨做引導,她立刻爽快的答應了,在前往手扶梯時,阿姨對他說:「抱歉,我剛才以為你是訓練師,沒去幫忙。」他笑笑回答:「沒事。」

被誤認成明眼人對他而言是家常便飯,因為光從外表,短時間內實在看不出他的眼睛與旁人有何不同,這可以是優勢,也可能遭誤會;但通常聽到這樣的話時他是感到高興的──並非他以身為視障者為恥,而是他期許自己能藉由各種訓練,使儀態與氣質都自在且得體。

進行引導時狗狗會站在使用者左側,因此阿姨也就順勢讓他握著她的左手肘,上電扶梯後,雖然早已取消靠右側站立讓出左側通道的規定(事實上這不僅危險,對手扶梯的耗損也大,然而大家仍舊習慣如此。),於是阿姨站到比他上面一階,讓兩人靠右側前後站立,狗狗則跟他平行站著,那時還有些上班族模樣的人急著趕車,好幾個硬是擠過走上月台,一旁分明有樓梯……他只好盡量把導盲犬靠向自己,避免被踩到。這是他首次請站務員引導,起初還有些緊張,幸虧阿姨在等車時問了他幾個有關狗狗的問題,讓他稍微放鬆了些,車子進站後下車的人很多,阿姨帶著他上車並找到座位後,車子已然發動,因此她陪著他坐了一站才搭車返回,下車之際她還貼心的告知:「那我要下車囉!再見。」

一路從高架搭到地下,窗外的陽光消失,他也要轉車了,同一站要下車的人很多,好不容易擠過人群,這次是由保全帶他轉車,行進間他問道:「你是新手對吧?」他聽了有些疑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常搭車的狗狗都會認得站務員,一下車就會主動走向他們。」他這才明白過來,保全又補上一句:「也許是因為知道有了我們,牠們就可以放鬆一下的關係吧!」他聽了也不禁微笑。

這一路都在地下行駛,明知外頭是艷陽高照,車箱內的冷氣卻強到讓人發抖,陰暗的密閉空間使得旁人的好奇眼光變得格外清晰,他非常仔細的聽著靠站廣播,深怕錯過,可軌道摩擦與空調吹送的聲音之大,彷彿刻意要掩蓋掉這一切似的,他不時撫摸一下狗狗的頭,一方面安定自己的心神,同時也暗暗希望待會牠能發揮功用,專心工作。

在目標站引導的又是一位清潔阿姨,不知是否因忐忑之情全都寫在臉上,她主動詢問幾號出口之外,還另外問了最終目的地為何,得知他是第一次前往時,阿姨也替他緊張起來,本來引導人員最多只需要陪同至最靠近出口的馬路路緣,已稱得上十分盡責的了。3 號出口外是條雙向各有兩線道的大馬路,剛好行人是紅燈,烈陽照射在人們身上,水泥地上光影錯落,車流量很大;等候的人卻不多,阿姨帶他站到定點後沒有馬上離開。

他揣測:「是要提醒我什麼時候綠燈嗎?」突然之間他聽到阿姨向一個路人說:「小姐,不好意思,請問妳趕時間嗎?能否陪他過馬路呢?」他著實嚇了一跳,不知那位小姐是否亦然,他並沒有聽到她的回答,但顯然是答應了,接著阿姨便牽著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肘,正值盛夏,又是接近正午時分,氣溫極高,距離綠燈還有段時間,他因為擔心手汗流在對方手上而自動鬆了手。

「綠燈囉!」說話的同時她主動且自然的勾起他的手向對面走去,「你是要到麥當勞嗎?」

大概是方才阿姨告訴她的,於是他簡單說明了那只是前往目的地途中的一個路標。原本阿姨其實只有拜託她陪他到麥當勞而已,到了之後她主動向幾個店家詢問了那家咖啡廳所在的地址要怎麼走,但不知怎的沒有人知道那條路在哪裡。

「我直接陪你去好了!」當問完第三家後她忽然這麼說道,接下來由他指名方向,她便帶者他朝著目的地前進,不可思議的,雖然並非正確的人導法姿勢,她用著他自小就非常習慣的牽法勾著他前進,他們交談,彼此好像原本就已認識一般自在,期間不時需要從人行道下到馬路邊──整個騎樓都被機車占滿了,違停的。

終於,他們抵達那家咖啡廳,起先還有些不肯定,很快那位寄養媽媽熱情的聲音就出現了:「來來來,快進來!」他只來得及匆匆謝過那位小姐,就進入了店家,老師也隨後進來,接下來發生的一切:點餐、餵狗狗喝水、跟老師及老闆娘對話……好像都是在恍惚間進行的,不知道為何他感覺:如果當下或想或說太多,就會忍不住哭起來,他甚至不能確定是由於感動抑或無助。

直到那天傍晚,坐在回家的車上,他嘴裡咀嚼著早上沒吃完的餅乾,回憶今天的種種:過去十八年來,他總認為自己的境遇是再平凡不過的,他所受的考驗、壓力無非是人普遍受的──無知的殘酷、愚昧的傷人;唯一的不同可能在於一路上的幫助者不斷,這一趟小小旅程彷彿是他到目前為止人生的縮影,每個關鍵點總會適時的出現某人,這些協助促成了如今很大一部份的他,而今天這些人甚至是跟他素未謀面的,他試著在心裡衡量這些舉動與那些行為、談論與眼神,目前的他感到,在主觀上自己仍無法將兩者正負抵銷,仍然會放大惡而縮小善,但他相信將來不論是這個社會還是他的心都會更加進步、成熟,到時整個環境的氛圍一定也會完全不同吧!

夕陽穿過飛馳在高速公路的車窗,照亮了他腳邊狗狗的淡黃色毛皮,他深深吸氣,又緩緩吐出,咬了口手中的巧克力餅乾,用這個動作再次咀嚼,試著品嘗出這份無私的重量與珍貴。

備註:此單元已獲文薈獎主辦單位同意刊登,本文為2019年文學類大專社會組第一名作品,文章由文化部及國立彰化生活美學館提供。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