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叛逆的小提琴手夏官鼎

文/陳芸英
圖/夏官鼎提供

從五歲開始學鋼琴的夏官鼎,沒想到高一突然決定改拉小提琴;大學畢業以榜首之姿考上輔仁大學音樂研究所,但只念一學期便休學,規劃未來的音樂工作。從小叛逆的他想自己掌舵。如今他走在自己期待的音樂路上了嗎?

視障小提琴手夏官鼎,得獎無數。

因早產影響視神經,官鼎沒看過這個世界。他生性活潑好動,靜不下來;由於兩個姐姐都學鋼琴,父母心想,何不讓他試試,沒想到這男孩一頭栽進鋼琴領域,小小年紀便發下豪語,立志將來要成為一名鋼琴家。

夏官鼎曾獲總統教育獎。

直到高一。

「我從收音機聽到小提琴家帕爾曼(曾為電影《辛德勒的名單》演奏主題曲)演奏的孟德爾頌《小提琴協奏曲》,那一瞬間,我被那飽滿又富有感情的聲音深深吸引,接著主持人介紹帕爾曼是小兒麻痺……」他勇敢走音樂路的故事啟發了官鼎,他鼓足勇氣告訴父母和老師,「我要學小提琴,大學主修要選小提琴。」大人一片譁然,「距離聯考只剩不到三年,你要換掉練習十幾年的鋼琴,你這孩子是不是瘋了?」

拗不過官鼎的堅持,同時也拉小提琴的鋼琴老師謝文婉只好從頭教起。

現實與理想是有差距的。他只跟學校社團練習,並沒有上個別課,光打基礎就花了一年多。第一次聽到自己拉出的小提琴聲,連自己都嚇了一大跳,「哇,怎麼這麼難聽!」但他想把從收音機裡聽到迷人的琴聲掌握在自己手中,這需要時間醞釀。

家中客廳擺著無數獎座。

官鼎畢竟是有天賦的孩子,高中三年都擔任學校合唱團鋼琴伴奏;高二參加一場音樂比賽報名兩項,獲鋼琴獨奏組第二名、西樂組以小提琴獲第二名;同時也展現領導才能,在高二、三這兩年擔任臺中啟明學校弦樂團團長兼首席並擔任學校國樂社社長兼二胡首席,帶領學校奪下臺中縣音樂比賽絲竹室內樂一甲等一優等。

「官鼎」的名字氣勢十足,他說是爺爺取的,上有兩個姐姐,身為家中的男孫,爺爺希望他有「陽剛」氣,是條硬漢,果然,這名字屢屢出現在視障音樂領域的獲獎名單,他只要參賽幾乎無往不利,而且如願以小提琴為主修考上輔大音樂系。

不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定向行動極好的官鼎,在輔大校園暢行無阻。

他在琴房練琴,聽到其他同學拉的琴音,「我的天啊!怎麼差這麼遠!」他只敢在宿舍偷拉小提琴,後來萌生退意,想退出音樂領域,轉學插班考其他學校。就在遞出報名表的前一天,他禮貌性的跟指導老師洪寅洲說明,老師面有難色的說:「決定權在你啦,但你的耳朵需要在一個高強度的環境下受刺激才會進步,你要想一想,是不是真的對小提琴沒興趣了?」他捫心自問,承認此舉只是「逃避」現實,還有一部分是自尊心受打擊。

幾經思考,官鼎決定留在輔大。

全班四十幾人,他是唯一的視障生,也是剛返國的洪寅洲老師遇到的第一個視障生。官鼎擅於溝通,師生間不到半年磨合,就漸入佳境。

官鼎在小提琴嶄露頭角,圖為2019年獨奏會的海報。

洪老師首先調整他的手型、姿勢、站姿。洪老師觀察其他視障者演奏樂器時普遍的問題——聲音對了但姿勢不對,希望他做到「聲音對了且姿勢也對」。

老師發現他夾琴時會「聳肩」,這姿勢日積月累肩膀容易受傷:另外聳肩會讓懂得音樂的人看出你拉琴時心情緊繃,「你除了要讓觀眾閉上眼睛沉浸在你的音色中,也要讓觀眾無意間張開眼睛,看到的是很美的狀態。」於是教他如何將琴弓放在正確的位置,並一次次帶著他的手練習,「我稱這叫『肌肉記憶』。」從零到記住到反射動作,則需要苦練。他每天拉琴七、八個小時,過著「苦行僧」的日子。

苦練奠定了基本基礎,也有不錯的成績。大一那年,官鼎參加全國身心障礙音樂大賽,同獲鋼琴、小提琴雙料冠軍。

大四畢業的暑假(2014年)他獨自赴美參加 Beverly Hills International Music Festival 接受烏克蘭役美籍小提琴大師 Oleh Krysa 指導。由於洪寅洲的老師是伊斯曼音樂學院(Eastman School of Music, ESM,美國五大音樂學院之一)的專任老師,在LA的比佛利山莊辦了為期兩周的國際音樂營,官鼎得知訊息參加徵選,很幸運地雀屏中選。

懷著忐忑又興奮的心情,官鼎第一次踏出出國。他是國際音樂營唯一的視障者。與會人士對他十分好奇。「怎麼會有這種事?你怎麼來的?」甚至有人懷疑他真能拉琴。個性隨和的官鼎隨手拉了一段,大夥覺得不可思議,其中一位教授說,這是奇蹟。

官鼎參加國際營與音樂大師Oleg krysa 的合照。

國際音樂營除了可以跟世界知名的老師上課之外,還可以跟各國的音樂愛好者交流。每個學員的國籍都不同,不一定每個人的英文都好,「我英文也不好,但我想盡各種辦法讓他們懂我,而他們也是。」他們從一開始的好奇,到慢慢地接受,最後變成好朋友,「我很享受整個過程。」

音樂營的最後一天是售票音樂會,固定的觀眾,人數不少。值得一提的是,官鼎獲教授推薦上臺獨奏,「我非常緊張,因為是我第一次在國外演出,觀眾都是外國人,我很害怕很沒有安全感……」一同出席的洪老師鼓勵他,這時要做的是證明自己的實力,想太多只會侷限自己的發揮。

這一天,他獨奏一曲Vitali 的Chaconne,獲得滿堂彩。有人說,看不到的他居然可以把全長十三多分鐘的譜背下來,不可思議;有人喜歡他的音色,說他的耳朵是敏銳的;有人讚美他細緻的控音,掌握音樂該有的內容……這些評價令他印象深刻,「我很開心,那兩周很累但很值得。」

官鼎的音樂之路正起步。他考上新北市和苗栗市的街頭藝人執照,不定期在兩地演出;他也接受商演,像是公司尾牙或春酒;另外也教小提琴,學生來源則透過朋友介紹、毛遂自薦還有從他的粉絲專頁(如備註1)而來,其中以朋友介紹最多,他悠悠的說,「念藝術,人脈很重要。」

街頭藝人是一種看天吃飯的工作,多半以唱歌為主,而小提琴感覺應該是在安靜的室內,那麼在廣大的戶外拉小提琴,他覺得自己的心態很重要,「如果你覺得不搭,那麼永遠無法融入這環境。」他憶起有一場在苗栗的南庄演出,當天和觀眾互動不錯,當晚的粉絲驟增一百多人。

官鼎對自己選擇的音樂之路,侃侃而談。

他說,在街頭演出最掙扎的是明明知道現場沒有觀眾,這時要不要把琴拿出來?「我想都來了,就拉吧!」他唸書時常有戶外演出的經驗,他把以前的經驗複製過來,怡然自得的拉起琴。有時候拉了幾小時,觀眾寥寥可數;有時琴音讓觀眾聚攏,但不論觀眾多寡,他能做的是拉起琴的那一刻是最好的狀況,每到一處都盡情演出。

以音樂為事業,他計畫以演出為主,「這是我的興趣也是我的專業,我希望把這兩項結合一起。」

他坦言,目前的生活接近自己的理想。雖然在視障音樂圈的輩份算小,還有不足之處,但能做的是儲備實力,站穩腳步,蓄勢待發。

備註1
夏官鼎粉絲專業

備註2
夏官鼎拉的小提琴曲梁祝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