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閱讀排行榜
* 出版快訊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DAISY/有聲書書目
* 點字教科書
* 出版社圖書
* 推薦圖書
* 相關單位圖書區
* 蝙蝠電子報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網路博覽家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7. 「一根繩子」串起的情誼

文/陳芸英

這根繩子的功能也不經意地帶出場外。

銘俊以自己的經驗現身說法。婚前規律練跑的他其實有偏頭痛的毛病,曾連續三天痛得躺在床上,無法出門。他的按摩室兼住家在一樓,為了客人進出方便,平日門沒關,僅拉上紗門而已。這天,他聽到拉門的聲音,以為是來按摩的客人,沒想到竟是陪跑員吳文宗。做貿易的他工作忙碌,這天特地抽空過來,「我們好幾天都沒看到你來跑步了,你怎麼了嗎?」吳文宗的關心令銘俊非常感動。

那神奇般的繩子,彷彿有生命力似的,它能詮釋彼此的感覺,增進雙方的感情,並串連兩人的友誼,視障路跑賽道上的故事,俯拾即是。

鍾正章與張財銘,陪林信廷練習與比賽

視障朋友外出跑步有很多原因,為了健康、減肥……對林信廷來說,是想挑戰自己。他有兩位主要的陪跑員──練習時是鍾正章,比賽時是張財銘。

財銘和正章以前是馬拉松的競爭對手。某日,財銘帶著信廷到田徑場找老戰友,「鍾老大,麻煩你幫忙訓練信廷。」因為圈內流傳一句話,「只要你敢跟鍾正章練跑,你的成績就會突飛猛進。」

正章是田徑教練,他很快發現信廷跑步時上半身和下半身分開,姿勢不正確;信廷有運動底子,教練一提出糾正,他馬上心領神會。

鍾教練與信廷練習時,都以信廷當天的狀態決定該快或慢,該跑長距離或短距離;信廷狀況不好想休息時,鍾教練能分辨是不是惰性,他知道什麼時候該堅持,因為督促鞭策才會進步;在信廷意志力撐不過去時,鍾教練給他挺住的動力,信廷說:「那個堅持對我來說是有用的。」果不其然,改變姿勢後,他的速度明顯變快,成績步步高升,鍾教練也有成就感。

但有些視障跑者可能礙於陪跑員無私的付出,「不好意思」拒絕,埋頭繼續跑,結果傷了腳踝。信廷有一次撞傷,訓練時說:「鍾大哥,我今天狀況不好。」鍾教練確認他真的受傷了,二話不說:「好,今天暫停。」彼此沒有「不好意思」。

鍾教練陪跑時腦子想的是怎樣的指引會讓信廷跑得更好,「我提醒自己,不能出一點小差錯,要注意路況,千萬不能讓他跌倒……」鍾教練戰戰兢兢,沒發生過意外。

在信廷眼裡,鍾教練沉穩內斂,適合當練習的陪跑員;而財銘練習時雖然提不起勁,但一到比賽場地,整個腎上腺素激增,繩子一拿就往前衝,明明跑了很久仍然亢奮,「財銘鬥志高昂,有衝勁,只想贏;這個性適合比賽,我們兩人跑起來很過癮。」

沒錯,連財銘都自嘲是個懶惰的人,像在操場練跑,幾圈而已,他就覺得無聊。他喜愛享受,根本不想在大太陽下練跑;天氣熱不練、天氣冷不練、下雨不練、心情不好也不練、吃太飽更不想練……但一比賽,他馬上變成另外一個人。

財銘與信廷(左)速度相當,一起路跑很過癮。

財銘說:「很多人出來跑都說『我是來玩的。』不,我出來跑就是得名次,我得失心重,不是出來玩,是為了得名次。」他與信廷搭檔,的確贏得不少獎章。

信廷是財銘認識的第一個視障者,「我開了眼界,他把自己打理得很好,穿著、打扮、烹飪、食衣住行,樣樣自己來;我常常不知不覺忘記他是個看不見的人了。」財銘越了解信廷,投注的關懷也越多。

某日,他載信廷到捷運站,由於摩托車不能停放,他牽著車在出口到處拜託行人,「他看不見,麻煩你帶他下去搭捷運好嗎?」前兩個被問到的人一聽便匆匆跑走,財銘當場發飆,「搞什麼東西,帶一個人下去會死嗎?如果你家人看不到,在外一直被拒絕,你做何感想?」後來有個人經過,看他兇巴巴的,畏畏縮縮的說:「那……我帶他下去好了。」財銘立刻彎腰道謝。

信廷目前是「全方位創意按摩店」的負責人。他覺得自己的工作就是瞭解每個按摩師的個性,把他們放在對的位置,如此而已。

林福德與「豆爸」劉治群,連結上一代的感情

福德的路跑經驗比信廷晚了十五年。他與主要的陪跑員綽號「豆爸」的劉治群還有一段特殊的緣分。他提起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協會舉辦的「時時刻刻」路跑活動。那是個惡劣的天候,颳大風下大雨,但大佳河濱公園來了三千多人,場面壯觀。

福德參加五公里組,協會安排一位他從未配合過的陪跑員。然而鳴槍起跑後,陪跑員不見蹤影,半馬組的出發了、十公里組的出發了、五公里組的也出發了,福德非常緊張,所有參賽者都跑出去了,他還楞在原地,十萬火急中,「豆爸」自告奮勇帶他跑。然而就在此時,有個視障跑者突然尿急,「豆爸」先帶他上廁所,再趕回來帶福德時,已經過了好幾分鐘了。比賽分秒必爭,他們這一組白白浪費這麼多時間,兩人都心急。

「豆爸」回到福德身邊,揚起陪跑繩,大聲說了一句「衝啊!」兩人急起直追。這是他們第一次搭檔參賽,天雨路滑,「豆爸」怕他一個不小心滑倒,沿途小心翼翼,福德說:「我可以從跑繩感覺他的謹慎,他把繩子拉得很短,這樣更能掌握到我的狀況。」

兩人追過一組又一組,忘記過了多久,「豆爸」說:「咦,前面沒人了耶!」好像衝到最前面了。

2014年「豆爸」劉治群與林福德(左)參加「 十十刻刻,為EYE而跑」的比賽。一口氣衝到最前面,勇奪冠軍。

抵達終點,隨後大會公佈成績,他們勇奪第一。兩人高興得又叫又跳。他們一時興起,調皮得抬高球鞋,讓鞋子裡的水像水龍頭般流不停……

這次意外的合作建立兩人深厚的友誼。平日,福德會私下約「豆爸」一起練跑,也聊生活與工作。有一次,福德談起自己週末假日都在國父紀念館「翠湖畔」吹奏薩克斯風的情形。「什麼?」「豆爸」十分驚訝,因為他爸爸生病期間,最期盼的就是週末由母親陪同到國父紀念館的翠湖畔,聽薩克斯風演奏,「原來就是你?」「豆爸」這才驚覺,當年用音樂撫慰他父親病痛心靈的人,竟然就是身旁的福德,冥冥之中父親似乎指引他回報當年的恩人。

有了這份特殊的緣分,兩人不但經常搭檔,連兩家人也互動頻繁。

「豆爸」提及每次陪跑前準備清單的心情,他將水壺、毛巾、帽子、腰包等物品放入衣物保管袋,還有最重要的「參賽號碼布」和「計時晶片」,這時他嘴角不自主上揚,「這場賽事我不是主角,我沒有姓名,不會有成績,因為我叫『視障陪跑員』。」

雖然沒了自我,但成就別人比成就自己更快樂。(待續)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