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出版快訊
* 推薦與書摘
* 閱讀排行榜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阿寶和潘蜜拉,互相陪伴

文/陳芸英

「阿寶」與「豆爸」一樣,也以「陪跑」為樂。

二零一五年綽號「阿寶」的李桂芳體重超過八十公斤,她覺得該為自己的身體做點事,運動或許是個好方法。

阿寶先是騎單車減重,卻發現那是「寂寞」的運動。某日,單車騎一會兒,擱在路旁,她逕自跑起來,跑了很久很久,流了很多很多汗,跑累了,手按著膝蓋,彎下身劇烈喘氣,她想,當天的運動量應該夠了;然而,打開手機裡的運動應用程式一看,答案是三百公尺──零點三公里。

陪跑員阿寶(右)和潘蜜拉,兩人「攜手」參加2017年蘭嶼馬拉松的比賽。

兩年後,她瘦了二十多公斤,而且跑步的實力是一場馬拉松──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

阿寶在台灣唸書,畢業後返回香港,但工作沒著落,又回到台灣,目前在故宮博物院禮品部上班。她希望下班之餘可以做點助人的事,志工是選項。過去她在世界展望會和戒毒中心擔任志工,不過離住家遠,她想就近服務需要幫助的人,「而且,我希望他們也可以幫到我。」

她上網找,螢幕跳出「信義視障路跑團」。「視障」和「路跑」這兩樣,她都從零開始了解。

成為陪跑員後,二零一六年三月萬金石馬拉松十四公里賽組,她被分配與「張雅惠」搭配,一個很普通的名字。沒錯,台大團就有兩個「雅惠」,為了區別彼此,大家改叫她的英文名字Pamela(潘蜜拉)。

某日,阿寶到台大團找潘蜜拉,當她開口自我介紹時,一般人一聽口音就知道她不是台灣人,但潘蜜拉沒問;其實阿寶見到潘蜜拉也覺得她很特別,因為從外觀一看就知道那張臉被毀容過,但阿寶也沒問。

在那短短的幾分鐘,彼此都喜歡上對方,因為都覺得對方尊重自己,她們日後固若金石的友誼,應該是以此為基礎。

阿寶莫名地看重萬金石的比賽,特地準備一份禮物送給潘蜜拉,那是一條印有「生命之樹」圖案的圍巾,它是故宮博物院院藏的印度手工繪染掛飾,意即,不管你遇到什麼困難,那棵樹都向上蔓延,不會下垂。一包兩條,一人一條,開跑前,阿寶幫她圍在脖子上,紀念兩人第一次參賽。

阿寶非常喜歡「萬金石路跑」沿途風光,一邊是山一邊是海,無雲的藍天映著大海,海浪滾滾,頓覺氣象萬千。阿寶邊跑邊向潘蜜拉介紹,「右邊是海耶,你可以聞一下海的味道!」潘蜜拉很配合,「我有聞到。」這傳統的比賽動員萬里、金山、石門三地居民出來當啦啦隊,萬里以螃蟹聞名,阿寶說:「他們穿螃蟹裝正在跟你揮手喔!」阿寶拉她過去give me five,當時女生不多,所以啦啦隊對潘蜜拉特別熱情;接著「三太子」來了,「就在前面要不要過去打招呼,」她想想,好吧!阿寶拉她過去「give me five」,接著後面還有一群人戴著大手套,一路five five five……潘蜜拉就嗨了起來。

這一路潘蜜拉因腳傷剛復原,跑得痛苦,所以阿寶竭盡所能收集周圍的風景或話題轉移她的注意力,「我想讓她知道,任何痛苦都能從中找得到趣味。」她們還玩「文字接龍」,說出跟吃有關的詞彙,關鍵字是阿寶喜歡喝的「可樂」吧!阿寶率先喊出「可樂雞翅」,潘蜜拉跟著喊「檸檬可樂」……就這樣開始接龍遊戲。繞過折返點後,潘蜜拉答應完賽就請她喝可樂。

她們如期抵達終點站,沒想到潘蜜拉真的敲著手杖買了一瓶可樂給阿寶。在翡翠灣飯店,一來不容易買,二來貴,但潘蜜拉就是想謝謝她,那瓶可樂阿寶喝得格外過癮。

在阿寶心目中,台灣是美麗的寶島,但很多地方沒去過;潘蜜拉看不到,不方便外出,如果兩人可以結伴去外縣市(包括外島),可以遊玩又可以路跑,豈不一舉兩得?後來這成為兩人假日的生活模式。

潘蜜拉特別注意阿寶陌生的「外島」馬拉松。其中一場「蘭嶼馬」,潘蜜拉帶來一群「特別的朋友」:有聾啞者、肢障、年長的退休老師,加上視障的潘蜜拉,一共七人;看來「年輕力壯」的只有阿寶,她頭都暈了,緊急找朋友協助,那場比賽讓阿寶認識更多不同障別的朋友。

還有一次是二零一七年年初的金門馬,原本她們打算報半馬,可惜搶不到名額,只好轉報全馬,但賽前練跑潘蜜拉拉傷肌腱,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四十二點一九五公里的路,兩人用盡力氣,直到阿寶看到在終點站守候的朋友,「潘蜜拉,剩三十公尺,我們衝回去,好嗎?」她們互相打氣,互相扶持,「我們到了,我們跑完了,我們一起跑完了我們的初馬……」抵達終點時,她們興奮到無法自拔。

阿寶說:「我操控那根繩子,向左、向右、快一點、慢一點……全聽我指揮。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阿寶,卻遇到一個這麼信任我的人,這世界有誰會對你百分百信任,更何況我們才認識兩年。」自從當潘蜜拉的陪跑員起,阿寶就把她當朋友,這跟潘蜜拉是不是「視障者」已經沒有關係了。

二零一八年六月,潘蜜拉看起來格外憔悴,原來視力驟降。阿寶這才知道,「盲」有不同等級。假設潘蜜拉六月前可以看到百分之百的光線,六月後只剩百分之十,且隨時間逐漸變少,幾近全盲。這讓潘蜜拉心急如焚,心情跌入谷底。

某日凌晨兩點,阿寶收到潘蜜拉的LINE,「我需要有人陪,因為我不敢一個人睡……」

在阿寶心目中,潘蜜拉是個聰明進取、做事有效率且自信十足的女生,即使念碩士班因實驗爆炸毀了臉和眼,即使病痛層層疊疊,她常掛在嘴邊的話是,「這個我知道、那個我瞭解、男生都主動追我……」但收到LINE後,阿寶覺得,原來潘蜜拉也有脆弱的一面。

阿寶隔天上班前,帶了一包換洗衣物,展開或長或短的「陪睡」行動。阿寶不僅懂潘蜜拉的笑容,更懂藏在笑容背後的眼淚。

潘蜜拉每次路跑或陪睡結束,都會說:「謝謝阿寶陪我。」阿寶回,「我們是互相陪伴,我一個人在台灣,也需要有人陪啊!」

什麼是好朋友?就是當你遇到困難時,願意陪伴在你身邊的人;所謂的「陪伴」,人到、心到,如此而已。(待續)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