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Batnews/batnews/2021/202111/20211178.htm)
bn(蝙蝠電子報2021年11月號)
title(【我與小妞的日常】疫情生活下的大小事)
incpag(bbsanc.php) 蝙蝠電子報2021年11月號 - 【我與小妞的日常】疫情生活下的大小事 -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
歡迎來 教育部華文視障電子圖書網教育部
  [登入/註冊]       
:::左側區塊
 主要選單 
* 歷屆考古題專區
* 網站導覽
* 個人書籤
* 近期新書
* 出版社圖書
* 點字教科書
* 書目查詢
* 新聞雜誌區
* 蝙蝠電子報
* 「身」命力電子報
* 推薦與書摘
* 出版快訊
* 行動數位圖書館
* 視障行動學習
* 網路博覽家&APP
* DAISY/有聲書書目
* 統計資料
* 會員專區
* 無障礙全球資訊網
:::中央區塊

分享到 Facebook 推至Plurk 推至twitter 

疫情生活下的大小事

文/喝歌

日子
不會停,只是一寸寸掠過
生命
不會停,只是歲數被人給堆疊了
那,疫情如果持續不停呢
就好好地活著吧
簡單地活著
帶著希勇敢活著
孩子呀!
黑夜過去
黎明總會來的

一早醒來,可能是昨晚窗簾未拉,外頭透進了幾縷微熱的光,印在了臉上。用手摸了摸,暖暖的,熱熱的,我揉了揉看不見的雙眼,天似乎早已亮了。拍了拍仍半睡未醒的臉,是該起床了。

我卻翻了個身,背對著陽光,懶得起來,似乎早已厭倦了每天複製、貼上的日子。這時,手機卻不識相地傳來了時間的播報聲。「現在時刻,上午八點整」,心裡嘀咕了一聲,又不用趕車上班,八點整就八點整,八點半也一樣呀!是呀,真的也很久沒設鬧鐘了,一段不用進辦公室,都是遠距上班的日子,幹嘛去記鬧鐘呢,等等再打卡、幹活就好。

就繼續賴著吧,在僅供一人棲息的客房床上,像條死魚般賴著。直到,隔壁房間,我那像個小魔頭的女兒開始蠢動,這次不是我打呼吵醒她的喔。老婆只得火急火燎地從房間衝了出來泡奶,我才慢悠悠地從床上坐了起來。拿起電話,準備要來叫全家人的早餐,關在家,總還是得吃飯的。

撥了個電話,叫好餐點,等等再出門去拿。過了約莫十分鐘,我換了件衣服,背了個袋子,戴上口罩,左邊褲袋放了鈔票、零錢,右邊口袋放了手機,袋子內踹了把鑰匙,似乎這樣可以隔絕些病毒。想想也覺得好笑,抄起手杖,趁著小魔頭還在喝奶,無法跑來纏我,趕緊出門拿早餐。我總對小小的她說,外面有病毒,盡量不要出門。畢竟,這疫情的節骨眼,帶個孩子在外面走,壓力挺大的,不小心踩到病毒怎辦?

出了門,走到巷口,我在一旁等著紅燈,順便感受著早晨九點多的陽光,夏季一樣酷熱,並沒什麼變,至少皮膚上的感覺是如此。這時,車流聲變了,橫向的車紛紛停了下來,我邁開腳步,沿著應該是斑馬線的位置走了過去,敲敲打打上了對面騎樓,接著右轉,往早餐店走去。

敲著敲著,邊走邊仔細感受著周遭的環境,畢竟現在疫情期間,行人較少,能問路的人更少,走錯、走過頭就麻煩。前天,我就在一排玻璃門的店家前,來回走了好幾趟,只不過是到門市繳個過期費用,卻還得一間、一間開門詢問,更嚇得店家一愣一愣的,搞得我像個病毒似的,有保持安全距離啦。幸好這次不用,走沒多久,就聽見早餐店老闆正跟客人說話的聲音,我趕緊走了過去。

「頭家,你還戴這個呀,對人在時行耶!」

「沒啦,這就護目鏡,今馬做生意攏要準備這款才會使!」

一聽,我不禁眨了眨眼,用手摸了摸眼眶周圍,我沒護目鏡,不知戴墨鏡行不行,不然我乾脆將眼睛閉上好了,反正也看不到。

「老闆,我有打電話,一份煎蛋吐司和草莓吐司,還有個蛋餅……」護目鏡有空再戴,先拿早餐回家比較實在,我邊說邊掏出錢來,要給老闆找。

「好,東西在桌上,我找你錢。」

疫情期間,少點手與手的接觸是好,但餐點在哪呀。我只好胡亂地伸出右手,在空中摸來摸去,終於在櫃台前抓到了一包,另一隻手接過了老闆找的零錢,感覺起來濕漉漉的。

「老闆,這包嗎?」

「對!」可能發覺我臉上的狐疑,補了一句:「這零錢有噴酒精,你放心!」

「喔,好,謝謝!」似乎有了老闆這席話的加持,手上的餐點,口袋裡的零錢也變得安全許多,就趕緊回家吧!

餐桌前,噴好酒精,洗好雙手的我跟小妞一起吃著早餐,老媽還在房間賴著,疫情下,很多人作息都亂了。

「爸爸,剛剛去哪堙H」小妞邊吃著草莓吐司邊問我。

「我去買早餐呀!」說完,趕緊換個話題,從袋子拿出了一包薯條。「妳要不要吃薯條?」

「好!」

我摸了摸她的頭,續道:「那快點吃,吃完去叫媽咪起床!」

「好!」

我知道妳想什麼啦,疫情減緩一些再帶妳出去,真的。

疫情期間,真的很不方便,甚至連去買東西都很困擾。下午去了家美廉社,在門口,我硬著頭皮學人家拿起手機,試圖要在商店門前來掃個QRcode。手機對來對去,就是掃不到條碼,急得我滿頭大汗,身後已經排了四五個人了。後面的人想幫我,又考慮到人與人的距離,只能著急地說:「左邊一點,對,上面一些,對,快了、快了。」好不容易,終於掃到了,回頭說了聲謝謝,走進美廉社,才發現架上東西好少,幾乎被搶光了。啊,疫情不是已經過了巔峰期,還需囤貨嗎?其實,乍看之下,世界表面似乎安靜了,街上沒車沒人的,但望了望牆上空蕩蕩的貨架,這麼強的消費力,就可看出大家心底的那份蠢動,這從啤酒區的荒蕪可見端倪。好險,店員最後還是幫我從倉庫拎了兩罐出來,似乎都能感受到她嘴角的微笑了,暖心呀。

晚上,喝著啤酒,聽著電視,瞧著大家為了疫苗而搶破頭,各行各業都使出渾身解數去搶,很多職業都標榜著,我們是維持社會秩序與功能的行業,需提早施打疫苗。也有些人擔心自己有慢性病,打了不知道會不會怎樣。我呢,一方面想早點打好疫苗,上班出門也不用緊張;另一方面又擔心我輕微的心臟二尖瓣會造成不良反應。是好是壞,都在一針與一念之間,人生有時就是這麼糾結,哈哈,孩子還小呀,當然會怕。

關掉電視,喝乾最後一口,伸展一下四肢,想在已經熄燈的客廳,稍做運動,做做體操也好。畢竟疫情關在家也不能都不動吧。宅在家,又不是在度假,人總不是機器,能隨意暫停,多吃、晚睡、喝啤酒、不運動,還沒染疫,人都快廢了,站直身,拍了拍肚子,苦笑道:「看這肥肚,確實挺廢的,明天叫小妞一起來拉彈力環。」

翌日,難得早起了些,換好衣服,想去買早餐了。這時,小妞卻跑了出來,三步當作兩步地跑到門口,拉著我的褲管問:「爸爸,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買早餐呀!」

「阿妞也想去。」

「外面有病毒耶!」

「我想去!」聲音都快哭了。

從她的聲音中,我感受到她的渴望。雖說,疫情期間,一個看不到的老爸帶著不到四歲,又有點過動的屁孩出門,壓力說真的挺大的。但,我也知道她足足已經在家悶了兩個多月,期盼的也就只是這樣出門買個早餐,過分了嗎?

我緩緩蹲下身,兩手環住她的肩頭,看不見的雙眼凝視著她的小臉問:「丫頭,妳很想跟阿爸出門去買早餐,是不是?」

「是」,手心感覺到她堅定地點了點頭。

想了想,吐了一口氣,說聲:「好,我們走,但妳要聽話喔,不聽話我們就立刻回家。」

「耶!我會聽話,走!」

牽著手,兩隻走在騎樓,怎麼有點相依為命的感覺,一步一步都小心翼翼,似乎深怕踩到什麼似的,哈哈,神經病嘛!都不知道關在家裡這麼久,身體跟腦子究竟有沒有退化,退到連追尋夢想的勇氣都沒了。夢想雖小,卻不敢去追,作夢會怕。出門更怕,人雖沒染疫,但已在疫情擔憂的摧殘下死去,屍骨無存。唉,戴好口罩,短短的一程,就出去走走吧!

走到早餐店,我抱起了小妞,讓她頭能超過高高的櫃台,示意要她跟老闆說。 「老闆,我們要來拿早餐,有草莓吐司的那個!」

聽著她稚嫩的聲音,老闆都笑了,就算隔著護目鏡,也能感受得到。

早上這樣的壯舉似乎也驚動了南部的長輩,晚上就有人打來問候了,你是在哈囉嗎?

「你足大膽,還帶妹妹出門買東西,都袂驚危險嘛!」

我說:「拜託啦,咱攏有做防護,出門掛喙罨,轉來厝就去消毒洗手,都做了,其他就沒什麼好煩惱的啦!兩個月了,總袂使攏莫出門吧!」

是呀,疫情下,幹嘛逕想著怎樣暫停自己,層層的封在家裡,封班封校封城封島,封掉整個世界,或許某天才發現,我們只是搞瘋了自己。日子不停,生命不停,那幹嘛總想停下自己的腳步呢!暫時的休息,生活的改變,不代表完全停擺,你我只需要好好的活著,勇敢地活著,小心之餘,我相信,我還是那個原來的我!

聊了一會,長輩也知拗不過我,只好說:「好啦好啦,細膩就好,足晚了,帶阿妞較早去睏吧!」

這時,小妞把頭湊過來,跟電話那頭說了聲byebye,還補了一句,「我今天有去買早餐喔!」妳是嫌不夠亂,來攪和的嗎,哈哈。

掛掉電話,我順勢把她抱了起來,貼著她的臉問:「今天出門買早餐,有開心嗎?」

她認真地回道:「有,很開心!」

「妳有好好戴口罩嗎?」我嚴肅地問。

「有,路上沒拔掉,回家有洗手,洗完才脫口罩喔!還有,還有,我沒有在外面吃,回家才吃。」

這樣是在炫耀嗎,摸了摸她的頭,將她放下來,一拍她屁股說:「有開心,有乖就好,去玩吧,等等要睡囉!」

聽著腳步聲,開心地跑走了。是呀,每天的早晨,太陽總會再次升起,提醒著人們記得去吃頓早餐。早餐一樣要吃,地球一樣在轉,日子一樣在過,人就是該好好的活著。睡前就來許個願,願自己跟家人永遠開心地過著日子,每天都能有個好夢,加油,我們值得這樣勇敢地去許個願。

晚安,丫頭,明天還要早起,我們一起吃早餐去!


本系統由淡江大學視障資源中心維護 如有任何建議歡迎來信
資源中心電話:(02)7730-0606, 傳真:(02)8631-9073, 地址:25137新北市淡水區英專路151號商館B125室
捐款劃撥帳號:17137650 淡江大學募款委員會 (請註明:視障資源中心視障系統研發專用)
本網站通過第一、第二及第三優先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